網絡涉軍舉報平台

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作用不容否定

       如何評價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的重要地位作用?中國共產黨稱不稱得上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在互聯網上常常能看到類似的爭論。不少網文網帖更是通過裁剪史實或憑空捏造,來攻擊和否定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將“中流砥柱”視為我們黨一廂情願的歷史定性。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有著堅實的史實支撐,是完全說得通、立得住、站得穩的。

       毛澤東1941年5月25日為中共中央起草《關于揭破遠東慕尼黑新陰謀》的通知,指出“共產黨領導的武力和民眾已成了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該通知在編入《毛澤東選集》時,題為《揭破遠東慕尼黑的陰謀》。習主席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明確指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是中國共產黨發揮中流砥柱作用的偉大勝利。”確實,在民族危亡的歷史關頭,中國共產黨以自身的政治主張、堅定意志和模範行動,在全民族抗戰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這是抗日戰爭取得完全勝利的決定性因素。

中國共產黨率先高舉武裝抗日旗幟

       “九一八”事變後,中共中央于9月20日發表《中國共產黨為日本帝國主義強暴佔領東三省事件宣言》,9月22日作出《中央關于日本帝國主義強佔滿洲事變的決議》,9月30日發表《中國共產黨為日帝國主義強佔東三省第二次宣言》,旗幟鮮明地號召全國人民動員並武裝起來,反對日本侵略者。中共滿洲省委指示各地黨組織開展抗日斗爭。黨中央派周保中、趙一曼等到東北,加強黨組織力量。到1933年初,由共產黨直接領導的巴彥、南滿、海龍、東滿、寧安、湯原、海倫等抗日游擊隊相繼成立,逐漸成為東北主要抗日武裝力量。中國人民在白山黑水間的奮起抵抗,成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起點。1933年9月和1936年2月,先後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東北抗日聯軍,開闢了東南滿、北滿和吉東三大游擊區,到1937年全民族抗戰爆發前後發展為11個軍3萬余人,同日、偽軍進行了大小幾千次戰斗。中國共產黨還積極加強在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中的工作,開創了同國民黨人局部合作抗日的新局面。上海“一•二八”事變後,在第十九路軍英勇抵抗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上海民眾反日救國聯合會,就是在中共江蘇省委領導下成立的。

       這與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政府實行的不抵抗政策形成了鮮明對比。“九一八”事變發生時,國民黨政府電告東北軍︰“為免除事件擴大起見,絕對抱不抵抗主義”。《淞滬停戰協定》後不久,蔣介石正式宣布“攘外必先安內”為國民黨處理對內對外關系的基本國策。這種不抵抗政策,不僅助長了日本帝國主義用武力大規模進攻中國的囂張氣焰,而且極大壓制了抗日武裝和愛國群眾的抗日活動。

中國共產黨始終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幟

       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積極倡導者組織者。1933年1月17日,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中國工農紅軍革命軍事委員會發表的宣言中提出,“中國工農紅軍準備與任何武裝部隊訂立作戰協定,來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條件是“立即停止進攻蘇維埃區域”“立即保證民眾的民主權利(集會、結社、言論、罷工、出版之自由等)”“立即武裝民眾創立武裝的義勇軍,以保衛中國及爭取中國的獨立統一與領土的完整”,這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已經朝著建立全民族的抗日統一戰線邁進了一步,對促進一部分國民黨愛國軍隊和愛國人士同共產黨人合作抗日產生了積極作用。國民黨統治區的共產黨員堅持斗爭,利用各種陣地開展工作,為促進抗日救亡運動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5年8月1日,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草擬《中國蘇維埃政府、中國共產黨中央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不久後公開發表,強調建立包括上層在內的統一戰線,擴大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範圍。1935年12月召開的瓦窯堡會議,明確提出黨的基本策略任務是建立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1936年12月,中國共產黨推動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對建立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起到了重要作用。“七七”事變後,黨中央派周恩來等將《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交給蔣介石,希望以此作為兩黨合作的政治基礎。1937年9月22日,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發表中共中央的宣言,次日蔣介石發表實際上承認共產黨合法地位的談話,標志著國共兩黨重新合作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形成。

       此後,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決維護、鞏固、發展統一戰線,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方針,提出“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基本政策,連續打退或制止國民黨頑固派三次反共高潮,維護了團結抗戰大局,使全民族抗日戰爭朝著正確方向發展。中國共產黨還提出民主聯合政府口號,極大提高了全國人民的民主抗日熱情。

中國共產黨指引了中國抗戰的前進方向

       1937年8月召開的洛川會議,通過《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確定了黨的全面抗戰路線,確定八路軍的戰略方針是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爭。1938年5月,毛澤東撰寫《論持久戰》,有力駁斥“速勝論”和“亡國論”的錯誤觀點,提出了持久戰的戰略總方針,科學預見到抗日戰爭將經過戰略防御、戰略相持、戰略反攻三個階段,指明了必須持久抗戰才能取得最後勝利的前景,並且提出了一整套動員人民群眾以及在持久戰爭中不斷削弱敵方的優勢、生長自己的力量、以奪取最後勝利的切實可行的辦法,大大增強了人們堅持抗戰的決心和信心。

       1939-1940年,毛澤東接連發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等重要著作,系統闡述新民主主義理論,使廣大黨員和人民群眾清楚地看到中國革命的發展規律和前景,成為引導中國人民自覺地在復雜環境中不斷前進的旗幟,對中國革命的勝利發展起了重大指導作用。1945年召開的黨的七大,將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相結合而形成的毛澤東思想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並寫入黨章。毛澤東思想對抗日戰爭發揮了重要的思想和戰略指導作用,是全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為奪取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在全國的勝利英勇奮斗的指導思想。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後戰場逐漸成為抗日戰爭主戰場

       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後,迅速開赴抗日前線,取得平型關大捷,配合友軍進行忻口戰役並取得雁門關伏擊戰、夜襲陽明堡日軍機場等勝利,極大振奮了全國軍民的抗戰信心。1937年11月太原失守後,以中國共產黨為主體的游擊戰爭在華北上升到主要地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武裝建立多個抗日根據地,形成了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為主體的敵後戰場,成為取得抗戰勝利的決定因素。而要開展持久廣泛的游擊戰爭,就必須建立鞏固的根據地,作為保存、發展自己和消滅敵人的戰略基地。因此攻擊中國共產黨及人民軍隊“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只發展不抗日”,認為創建抗日根據地是為了“佔領地盤”等觀點都是完全錯誤的。

       在敵後的艱苦環境中,人民軍隊長期堅持極端殘酷的抗日戰爭,既進行過百團大戰那樣的大規模戰役,也采取過對敵奇襲、伏擊、圍殲等作戰方式,但更多還是扎根于人民群眾之中以分散游擊的方式進行無數次小的戰斗。這種作戰方式與樣態,是由當時的戰爭形勢與客觀條件決定的,不能以此為由攻擊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游而不擊”,也不能單純以戰役規模或犧牲將領多少作為評價國共兩黨在抗戰中地位作用的標準。天天進行、處處發生的無數次小的戰斗,積小勝為大勝,逐步消滅著日軍的有生力量,不斷改變著敵我力量對比,使日軍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敵後戰場的發展壯大,吸引了大量的日本兵力,是抗日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到戰略相持的一個重要條件;同時也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戰場作戰,減輕了國民黨正面戰場的壓力,成為促使國民黨抗戰到底的重要因素之一。從1938年至1945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抗擊侵華日軍的比例分別為近59%、62%、58%、75%、63%、58%、64%、69%。在全民族抗戰中,八路軍、新四軍和其他人民抗日武裝對敵作戰12.5萬余次,鉗制日軍大量兵力,斃傷日軍520463人,殲滅大部分偽軍,敵後戰場逐漸成為抗日戰爭的主戰場。從上述數據中可以直觀地看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與敵後戰場在抗日戰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美國投下原子彈,顯示了一定的威懾作用;蘇聯紅軍開赴東北戰場,加速了徹底打敗日本侵略者的進程,但二者均非抗戰勝利的決定性因素。

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廣大人民鑄就偉大抗戰精神

       偉大抗戰精神是在抗日戰爭的壯闊進程中孕育而成的,具體內容包括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不畏強暴、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必勝信念。面對國家和民族生死存亡,全體中華兒女同仇敵愾、眾志成城,奏響了氣吞山河的愛國主義壯歌。其中,中國共產黨人勇敢戰斗在抗日戰爭最前線,支撐起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希望,成為領導中國人民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堅強核心。

       在抗日戰爭中,黨內涌現出了楊靖宇、趙尚志、左權、彭雪楓等殉國將領,也出現了八路軍“狼牙山五壯士”、新四軍“劉老莊連”、東北抗聯八位女戰士等黨領導下的英雄群體。廣大共產黨員表現出的在一切艱難困苦面前無所畏懼的英雄主義精神,為人民利益貢獻出一切的自我犧牲精神,深深地打動和感染了廣大同胞,激勵著他們同仇敵愾、共赴國難,全民族抗戰的覺悟程度和組織程度大大提高,黨同廣大人民群眾建立了血肉不可分割的聯系。越來越多的人民群眾開始認識和了解了中國共產黨,自發團結在黨的正確路線和方針周圍,前赴後繼地投身于爭取民族解放的革命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