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涉軍舉報平台

不能讓詆毀英烈劉胡蘭的謠言頻繁上演

15歲就英勇就義的共產黨員劉胡蘭,是一位為了革命事業而英勇獻身的少年英雄,這一點早已成為歷史公論,毛澤東主席曾為她的事跡兩次親筆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然而,近年來,網上不斷出現一些污蔑詆毀英烈劉胡蘭的謠言,如“劉胡蘭是最終被鄉親們,而非國民黨反動派,鍘死的”“劉胡蘭是部隊首長的小三”等等,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

一、劉胡蘭被國民黨軍閻錫山部所殺害,這是不容質疑的史實

山西省文水縣劉胡蘭紀念館中陳列著這樣一份文獻,是1947年1月11日國民黨軍閻錫山部第72師師長艾子謙下給第215團第1營的指令,上面這樣寫道︰“該營此次開展工作進行松懈,做法太軟……今後做法要硬,去掉書生氣,勿存婦人之仁,速將馮德照、劉胡蘭等扣獲歸案法辦……。”該指令明確要求將劉胡蘭抓獲並法辦,證實了閻錫山部殺害劉胡蘭的動機。

1951年5月19日,山西省原萬泉縣縣長王沁聲致信毛澤東,報告了抓獲殺害劉胡蘭的主犯之一張全寶,張承認殺害劉胡蘭的全部罪行。同日,王沁聲還寫信給劉胡蘭後母胡文秀,並隨信寄了份張全寶的供狀。這兩封信是國民黨軍閻錫山部殺害劉胡蘭的有力證據。山西省檔案館目前完好地保存著這份名為《殘害劉胡蘭的凶手張匪全寶的供詞》的供狀原件,能夠清晰地還原敵人殺害劉胡蘭的過程︰夏歷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即1947年1月12日)晨,徐得勝、張全寶和呂德芳三個匪徒,帶領閻匪軍第二連和復仇自衛隊,包圍雲周西村,捉住劉胡蘭等七人,並強迫群眾二百余人到村南大廟旁廣場開會。張匪全寶問群眾說︰“劉胡蘭是好人還是壞人?”一個老漢說是好人,張匪全寶說︰“你說是好人先鍘你。”當時,全場群眾哀求寬恕劉胡蘭等人,張匪全寶說︰“決不能饒恕。……”接著,徐匪得勝宣布劉胡蘭等人的所謂“罪狀”。徐匪得勝問︰“劉胡蘭,你們村中還有誰是共產黨員?”劉胡蘭說︰“再沒有只是我一個。”張匪全寶又說“你自白”。劉胡蘭堅決不說,她說︰“死了沒關系。再過十幾年我又是這麼大!”匪徒先後鍘死六個村民,鍘死一個就問她︰“你怕不怕?你說出共產黨員來,就不殺你。”劉胡蘭說︰“我死也沒說的。”匪徒又說︰“你自白了,給你家里一份地。”劉胡蘭說︰“你給我抬一個金人來,我也不自白。”說完就自動躺到鍘刀上。供詞最後,寫著張全寶畫押字樣,有紅色指印,注明的時間地點為“一九五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于文水縣雲周西村”,並蓋有文水縣人民法院印。

劉胡蘭的父親劉景謙、繼母胡文秀撰寫的《紀念我們的女兒——胡蘭子》(載于1957年1月12日《人民日報》)文章中這樣寫道︰ “胡蘭子死了,她是叫敵人殺死的,敵人捆她、嚇唬她、逼問她,她沒有暴露一點革命秘密,沒連累一個革命同志,她只告訴敵人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

2017年12月17日去世的劉玉堂老人,生前任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員時曾核準判處殺害劉胡蘭烈士的凶手死刑。當時的公訴書這樣寫道︰1947年1月8日,閻軍將石五則、張生兒等5人抓回大象鎮,石五則為保全自己性命叛黨投敵,不僅自白了自己的一些事實,還把劉胡蘭、陳德照等人是黨員,與黨組織有聯系的石六兒、石三槐等向敵人進行告密。石五則與張生兒在殘殺劉胡蘭等7人的過程中主動積極,手段殘忍,將石三槐等6人拿木棍打昏後,用鍘刀鍘死。尤其嚴重的是,閻軍威脅拷打群眾逼迫用鍘刀鍘劉胡蘭而人們拒不執行時,石五則、張生兒積極上前,手扶鍘刀將劉胡蘭鍘死。這段文字清晰準確地記載了石五則、張生兒親自用鍘刀行凶的事實。鑒于此案事實確鑿,證據扎實,劉玉堂代表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死刑。1963年2月14日,石五則被執行槍決。

山西省軍區唐亞平干事曾于2007年1月赴劉胡蘭村,現場采訪了該村當年目擊劉胡蘭就義場面的村民高二成(文水縣雲周西村人,1932年出生,1955年入黨,解放後曾任雲周西村村委會主任)和白天廣(文水縣雲周西村人,1930年11月16日出生,1955年入黨,解放後曾任雲周西村黨支部書記)。兩位老人憤慨地說︰“閻匪軍和復仇隊太殘忍了,是敵人殺害的劉胡蘭!”

因此,殺害劉胡蘭等七烈士的是國民黨軍閻錫山部和叛徒,絕不是雲周西村的群眾。

二、劉胡蘭的感情世界非常純真,不容污蔑詆毀

網傳劉胡蘭是部隊首長的小三,這是對一個15歲就犧牲了的少年英雄的污蔑詆毀。據劉胡蘭的鄰居陳德鄰和劉胡蘭的妹妹劉芳蘭回憶,劉胡蘭和一位在雲周西村養病的王本固連長有過一段純真的感情。

王本固,時任晉中軍區第十二團連長,作戰非常勇敢,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基層指戰員。他在雲周西村養病的時候認識了劉胡蘭,劉胡蘭工作積極負責,對待同志熱情,在這期間,兩個都非常優秀的年輕人互相產生了好感。

劉胡蘭最小的弟弟劉繼烈在2015年接受《中國婦女報》記者采訪時談及劉胡蘭和王本固之間的感情︰“這個不好判斷是戀情還是革命友情……王連長歸隊時的確留下了三樣東西,但是這三樣東西是對劉胡蘭精心照顧他的感謝還是兩個人真的有感情說不清楚,因為從來沒有听父母提起過。”

1957年紀念劉胡蘭烈士犧牲10周年之際,王本固在山西人民廣播電台發表了一篇回憶劉胡蘭的廣播談話,刊登在《山西日報》上。文章這樣寫道︰“劉胡蘭在村里做婦女工作,我們去了以後,她和部隊接觸比較多。她經常發動婦女幫助部隊縫補衣服。後來我在這個村養病,常和胡蘭在一起,我們的感情逐漸親密起來了。金仙就提出,你們倆很好,是不是談一談婚姻問題?當時我說,因為情況不許可,環境也不好,所以我不同意這樣做。劉胡蘭表示,這沒有什麼,一兩年以後也可以,我現在年紀還小,也不需要馬上結婚,這是以後的事情。因為當時斗爭很殘酷,究竟哪一天勝利,由于水平關系,我們很難想到的。當然,勝利我們是可以想得到的。劉胡蘭對我說,勝利不會有多長時間的。從這里可以看出,她對勝利充滿了信心。以後,我就答應了這件事情。”

王本固還于1964年1月16日在《戰友報》發表了一篇悼念劉胡蘭的文章,文中寫道︰“劉胡蘭同志甩開了強盜們,然後理了理頭發,整了整衣服,從容地走向敵人設下的刑具。劉胡蘭同志的父母說到這里,已經泣不成聲。我也滿腔怒火,抬頭一看,整個院子擠滿了村里的鄉親,大家都低著頭,握著拳。當時,我去到劉胡蘭同志就義前隱蔽過的草垛旁,在那里找到了她的鋼筆和我以前送給她的一個筆記本。我看著這些珍貴的遺物,深深地感到︰劉胡蘭同志在生死關頭,念念不忘的仍然是工作、斗爭、革命!劉胡蘭同志雖然犧牲了,但她那偉大的英雄形象永遠活在我們的心里。”

三、警惕歷史虛無主義,絕不能讓污蔑詆毀英模反復上演

在劉胡蘭紀念館,可以看到很多外國參觀者的留言。這是兩位奧地利友人的留言︰

這位年輕的中國姑娘為了她的偉大理想而獻出了生命,這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願她的形象成為中國人民奮斗中的榜樣,但願她的犧牲將永遠具有偉大的意義……。

莫格堡•瓦格納

陳爾伯特•瓦格納

1967年5月28日

前蘇聯學者A•賈托夫1958年在為梁信所著《劉胡蘭》俄譯本作的序言中,這樣評價劉胡蘭︰

《劉胡蘭》的名字,就像我國的卓婭和其他許多英雄的名字一樣,對于巨人是如此的親切和珍重。劉胡蘭是在中國最艱苦的年代入的黨。她像董存瑞、王孝和、黃繼光一樣,像其他成千上萬的無畏英魂一樣,為了把祖國從帝國主義及其僕從——封建主義的桎梏下解放出來,而英勇獻出了自己的年輕生命。劉胡蘭雖然早早地中斷了自己光輝的生命,但是她的精神還仍然活在並將永遠活在中國人民的心中;它將鼓舞中國人民在建設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偉大事業中不斷創造出新的奇跡。

連外國人都高度贊揚劉胡蘭及劉胡蘭精神,那些污蔑詆毀劉胡蘭的人不覺得可恥嗎?

欲滅其國,先毀其史;欲滅其人,先毀其志。近年來,歷史虛無主義利用新媒體散播錯誤歷史觀,肆意篡改歷史的影視作品霸屏,嘩眾取寵的歷史人物解密、無中生有的虛假歷史編造充斥媒體平台,它們歪曲既定史實、抹黑英模人物、惡意謾罵攻擊、惡搞紅色經典,直接影響人們特別是少年兒童對歷史的正確認知,其不攻城掠地但掠民心,摧毀民族意志于無形,必須引起足夠警惕和重視。

去年某學校開展向劉胡蘭學習的活動,一位“熊父親”非常激動地告知學校“不想讓孩子參與這些殘酷的政治斗爭,更不想讓自己的孩子那麼小就被一些大人教導著去殺人,而後又被別人殘酷的殺害。”信口雌黃地認定黃繼光、雷鋒的事跡不存在,污蔑董存瑞是受騙炸碉堡,污蔑劉胡蘭是“小三”“精神病”,這些毫無底線的違法行為嚴重地挑戰正義良知,旨在摧毀我們的民族認同和文化自信。

網絡時代,內外勾聯的敵對勢力在意識形態的滲透方面更加隱蔽,他們借助思想交流、文化傳播、價值溝通等柔性手段,充分利用大量歷史檔案、歷史故事、歷史人物信息在互聯網上廣泛傳播的現實,加緊推出海量的偽歷史和低俗文化產品,影響正確認知,貶損民族自信。丟失了互聯網陣地,就是在縮小歷史文化傳播範圍,就是主動讓出歷史教育工作的生存空間。針對網上低俗文化泛濫的現實,有關部門要盡快完善工作機制,設立舉報獎勵制度,優化兒童健康成長的社會文化環境,從促進少年兒童身心健康和維護國家長遠發展著眼,加大對以游戲、文學、直播、視頻等為代表的網絡精神產品的監管整治力度,提高違法成本,有效震懾那些肆意制造、擴散不良文化產品和抹黑英雄模範人物的企業、網絡大V、網民,同時讓青少年自覺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沐浴和洗禮,從榜樣中汲取強大的精神動力和不竭的力量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