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涉軍舉報平台

領袖之子犧牲在金達萊花盛開的地方

       1950年10月初,時任北京機器總廠黨委副書記的毛岸英得知中國將組成志願軍出兵朝鮮的消息,立即找到剛剛被任命為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的彭德懷要求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

       對于毛岸英的這一要求,彭德懷沒有立即答應,他知道毛岸英在毛澤東心里的分量。毛岸英5歲時,毛澤東就因革命需要離開了他。他陪母親楊開慧坐過國民黨的監獄。母親被殺害後,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毛岸龍流落街頭,受盡了苦。後經黨組織的多方尋找,才在上海找到了他和毛岸青,而毛岸龍則一直生死不明。

       1936年,毛岸英經法國到蘇聯。1939年,他加入蘇聯列寧共產主義青年團,後曾進入著名的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毛岸英報名參加蘇聯衛國戰爭,並加入蘇聯共產黨,任蘇軍坦克連黨代表。因作戰勇敢,斯大林親自送給他一支手槍以示鼓勵。1946年,毛岸英回到延安,終于見到了闊別近20年的父親。

       為了讓毛岸英得到鍛煉,更好地成長,毛澤東沒有讓他留在自己身邊,而是讓他去當農民,去了解中國農村。當時的延安乃至全國,都流傳著毛岸英拜農民為師的故事。

       當毛岸英說出自己的決定時,毛澤東支持他的選擇。他對人說︰“誰讓他是毛澤東的兒子,他不去誰去?”有毛澤東的支持,毛岸英如願以償成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一員,擔任彭德懷辦公室秘書(俄語翻譯)。

      後來彭德懷曾對志願軍政治部主任杜平說︰“毛岸英是我們志願軍的第一個志願兵。黨中央、毛主席剛任命我當志願軍司令員,他就找我報名了!”

“禍從天降”

      毛岸英除擔負俄語翻譯任務外,辦公室未分配他作戰值班任務,但他積極主動地做辦公室的其他一些工作。據彭德懷秘書、志願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楊鳳安回憶︰11月7日,第一次戰役剛結束時,金日成首相和蘇聯駐朝大使拉佐瓦耶夫到志願軍總部大榆洞和彭德懷會晤。毛岸英首次在朝鮮擔任翻譯工作。他用流利的俄語向拉佐瓦耶夫翻譯了彭德懷關于志願軍第一次戰役的情況及發動第二次戰役的計劃介紹。會談結束後,當夜毛岸英即在辦公室蠟燭光下整理會談記錄。

      1950年11月24日,“聯合國軍”發起聖誕節前結束戰爭的“總攻勢”。此時,彭德懷和其他志願軍首長都在研究敵情,掌握敵軍動態,準備于25日晚上對“聯合國軍”發起大規模反擊。彭德懷辦公室的全體成員,包括毛岸英在內,忙了大半夜才休息。下半夜大家休息後,只有辦公室副主任楊鳳安以及參謀龔杰留在彭德懷辦公室,負責安全保衛工作。毛岸英、高瑞欣二人在志願軍政治部的山洞里休息,25日9時以後才回到辦公室。

      上午11時左右,4架美軍飛機突然飛到志願軍總部駐地——大榆洞上空,自西南向東北方向從司令部辦公室上空飛過,後又飛來4架美軍轟炸機,一股腦兒地向志願軍司令部辦公室所在的南山坡投下了大量的凝固汽油彈。

      原來,幾天來志願軍司令部緊張地準備著第二次戰役,收發的電報很多。不同尋常的眾多無線電信號,引起美軍的注意。11月24日黃昏,有幾架美軍偵察機在大榆洞上空盤旋偵察!通過空中偵察和無線電測向,他們發現了志願軍司令部的位置。

      美軍轟炸機過後,作戰室的木板房和周圍的山林、小屋已是烈火熊熊、濃煙滾滾了。幸好,彭德懷在此之前由負責志司防空的洪學智等的強拉下進了防空洞。

      美軍飛機轟炸時,作戰處副處長成普、參謀徐畝元和彭德懷的兩個警衛員從火海中跑了出來,成普臉部受了輕傷。忙了大半夜才休息的毛岸英和參謀高瑞欣還沒有吃早飯,當時他倆正圍著火爐熱飯,來不及跑出,不幸壯烈犧牲。犧牲時毛岸英年僅28歲。由于無情的烈火肆虐,已經無法辨認哪個是毛岸英哪個是高瑞欣,因為毛岸英戴著一塊蘇聯手表,人們這才能夠斷定他們的身份。

      幾個小時後,行政處的張仲三副處長叫工兵釘了兩口薄木棺材,並用白布將兩位烈士的遺體包裹好,將兩位烈士安葬在大榆洞上。

      志願軍總部的許多同志為失去戰友失聲痛哭。彭德懷脫帽佇立,心情十分沉重,連中飯都沒有吃。毛澤東和周恩來曾幾次來電督促彭德懷要注意司令部的安全。11月24日深夜,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的一封電報中還特別提到“請你們充分注意機關的安全,千萬不可大意。此次戰役中敵人可能使用汽油彈,請研究對策”。

      對總部機關的防空問題,彭德懷也是很重視的。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11月中旬,志願軍黨委常委專門開會研究志願軍司令部的防空問題。會議決定,志司機關全體人員在25日拂曉前疏散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並注意防空。

      毛岸英犧牲的當天下午3時,彭德懷和志司黨委成員商量後,決定把這次不幸事件報告軍委。電文如下︰

      我們今日七時已進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個參謀在房子內。十一時敵機四架經過時,他們四人已出來。敵機過後,他們四人返回房子內,忽又來敵機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燒彈,命中房子。當時有兩名參謀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燒死。其他無損失。志司25日16時。

      中央機要室收到電報後,立即將電報送給周恩來。周恩來考慮到正在病中的毛澤東還在通宵達旦地指揮剛剛開始的第二次戰役,決定先不把這一噩耗告訴毛澤東,他在電報上寫道︰“劉(少奇)、朱(德),因主席這兩天身體不好,故未給他看。”周恩來又找劉少奇商量此事,並要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和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暫時不要將毛岸英犧牲一事告訴毛澤東。

“岸英也是志願軍戰士,就讓他和犧牲了的志願軍同志在一起吧。”

      第二次戰役志願軍取得巨大的勝利,第三次戰役又一舉突破“聯合國軍”在三八線的既設陣地,毛澤東非常高興。因此,周恩來1951年1月2日致毛澤東和江青的信中講了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犧牲的情況,並隨信附去志願軍司令部11月25日的來電。

      周恩來在信中說,岸英的犧牲是光榮的。一同犧牲的高瑞欣亦是一個很好的機要參謀,待戰爭結束後,“當在大榆洞及其他許多戰場立些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烈士墓碑”。他還在信中解釋說,遲告的原因是毛澤東和江青當時都在病中。

      听到這一不幸的消息,毛澤東內心充滿痛苦是可以想見的。據毛澤東機要秘書葉子龍回憶,毛澤東得知這一噩耗後,只說了一句︰“唉!戰爭嘛,總要有傷亡,沒關系。”當天,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楊尚昆在日記中寫道︰

      岸英死訊,今天已不能不告訴李得勝(即毛澤東)了!在他見了程頌雲(即程潛,時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等之後,即將此息告他。長嘆了一聲之後,他說︰犧牲的成千成萬,無法只顧及此一人。事已過去,不必說了。精神偉大,而實際的打擊則不小!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有下鄉休息之意。

      一些人包括金日成建議把毛岸英的遺體運回中國安葬。彭德懷從大局考慮,沒有同意這個建議。11月25日當天,他給周恩來寫信,明確表示︰

      我意即埋在朝北,以志司或志願軍司令員名義刊碑,說明自願參軍和犧牲經過,不愧為毛澤東兒子,與其同時犧牲的另一參謀高瑞欣合埋一處,似此對朝鮮人民教育意義較好,其他死難烈士家屬亦無異議。

中央采納了彭德懷的這一建議

      1951年2月,彭德懷回國向毛澤東報告戰場形勢、討論國內部隊輪番出國作戰安排和空軍出動計劃等問題;在玉泉山靜明園,彭德懷向毛澤東說明了毛岸英犧牲和遺體處理的情況。彭德懷說︰“您讓岸英隨我到朝鮮前線後,岸英工作很積極,他和高參謀不幸犧牲,我應承擔責任,我和志願軍司令部的同志至今還很悲痛。”

      據楊得志說,彭德懷曾向他講過當時的情景。毛澤東沒等彭德懷講完,就說︰志願軍的英雄兒女與敵人浴血奮戰,犧牲了成千上萬的優秀戰士,岸英也是犧牲的千萬英烈中的一員。不要因為他是我的兒女就特殊。毛澤東還說︰“岸英也是志願軍戰土,就讓他和犧牲了的志願軍同志在一起吧。”“你們做得對,做得很好。”

      朝鮮實現停戰後,坐落在朝鮮平安南道檜倉郡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中出現了一座水泥建造的“毛岸英同志之墓”。這是中國抗美援朝總會為他立的碑。在大理石的墓碑上鐫刻著這樣一段話︰

      毛岸英同志原籍湖南省湘潭縣韶山沖,是中國人民領袖毛澤東同志的長子。一九五零年他堅決請求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于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英勇犧牲。毛岸英同志的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的精神將永遠教育和鼓舞著青年的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