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動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融合會通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作者︰祝和軍責任編輯︰孫智英
2018-10-29 19:43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堅持馬克思主義、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多次發表重要講話,闡述了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大意義、基本原則、主要任務、重要途徑和重要保證,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觀,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現中國傳統文化的創新性轉化和創造性發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但是,圍繞著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之間的關系,一些理論工作者仍然感到迷茫。尤其是在“國學熱”、“文化熱”的時代潮流下,有人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在意識形態領域已經開始轉向中國本土文化,而不再堅守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這種觀點無疑是偏頗的,因為它固守了一種非此即彼的知性思維,從而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置于了一種機械的外在關系中。事實上,自從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伊始,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就成為了彼此闡釋、相互發明的契機和視野。一方面,中國傳統文化構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在尺度,是讓馬克思主義“說中國話”、“辦中國事”的前提條件。另一方面,馬克思主義又構成了中國傳統文化發展和創新的外在機緣,是促進中國自身文化完成現代性轉化,展現當代價值的推動力量。正如黨的十九大報告所指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熔鑄于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中創造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根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

可見,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在中國社會革命、建設、改革的偉大實踐中已經發生了事實上的融合,從而形成了具有鮮明民族特點和實踐主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只不過,在理論層面系統闡釋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之間的關系,還沒有以文化自覺的姿態進行,尚處于“日用而不知”的階段。馬克思曾言︰“理論在一個國家實現的程度,總是決定于理論滿足這個國家的需要的程度。”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突出的是“戰爭和革命”的主題;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中國共產黨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突出的是“社會主義革命”的主題;在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中,中國共產黨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突出的則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們正在從事帶有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實踐,文化的主題必然凸顯。一方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中國文化世界意義的彰顯。我們要樹立文化自信,加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另一方面,我們要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點相結合,以更加寬闊的眼界審視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發展的現實基礎和實踐需要。這雙重訴求意味著,以理論自覺的姿態思考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之間的關系的歷史條件已經成熟。我們既需要將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帶入到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研究中去,同時也要把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核豐富到馬克思主義的學說中來。這既是中國傳統文化煥發生機、完成時代轉換的需要,更是發展21 世紀馬克思主義的需要。總體來看,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唯有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中國傳統文化才能在根本處完成現代性轉換

從歷史形態上看,中國傳統文化是處于“前現代”的文化,而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則彰顯了其“後現代”的維度。按照兩極相通的辯證法思維,二者確實存在相通之處。比如,我們可以在儒家思想的“大同社會”的理想中看到馬克思所昭示的“共產主義”的影子。但我們更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這種“大同”理想是沒有歷史感作為基礎的。這也正是中國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淪為了浪漫主義的根源。也正因為此,中國古代社會雖然孜孜以求地追尋“內聖”和“外王”的內在統一,但在實際的歷史進程中,“內聖”和“外王”非但沒有貫通,反而卻是經常性地處于斷裂之中。新儒家的“老內聖開出新外王”雖然代表著一種努力的姿態,但由于其囿于“書齋里的革命”,不可能成為一種改變現實的物質力量。如果我們仍然固守中國傳統文化的古典價值,漠視物質基礎,忽略歷史條件,我們所堅守的道德家園就存在著凌虛踏空的危險,民族復興也會淪為一句空話。實際上,中國近代知識分子之所以對中國文化喪失信心,通過“睜眼看世界”尋求民族救亡之路,正是看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軟肋——不精于長技。正如魏源所說︰“自古有不王道之富強,但絕無不富強之王道。”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在這里,“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在邏輯上是依次遞進關系,後者唯有以前者為條件才具有了現實性和可能性。因此,民族復興的邏輯,就是要牢牢把握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之間的內在關系,積極揚棄中國古代社會 “內聖”和“外王”的外在對立,既要重視道德文化資源所煥發出來的集體主義力量和內在超越精神,更要正視“富強”對于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根本性作用。可見,唯有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正視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基本原理,我們才能真正做到“闡舊邦以輔新命”,完成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性轉換。

二、馬克思主義唯有立足中華民族的文化視野,才能進一步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

在空間維度上講,中國傳統文化生長于東方的中國大地,而馬克思主義則誕生于西方的歐洲世界。對于這兩種思想資源之間的“異質性”,我們應該予以正視。以前,我們的研究中對二者之間 “同質性”關注較多,而對二者之間的“異質性”重視不夠。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發展,正是在這種“同質性”和“異質性”的辯證運動中得以推動的。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兩個相互矛盾方面的共存、斗爭以及融合成一個新範疇,就是辯證運動。誰要給自己提出消除壞的方面的問題,就是立即切斷了辯證法。”片面地強調“同質性”而忽視“異質性”,我們的研究不但會陷入“解釋世界”的保守立場,而且也無法推動二者構建面向未來的建設性對話。實際上,二者之間的“異質性”非但不是它們溝通交流的障礙, 反而是二者富有張力地展開對話的優勢所在。因為只有“從它的矛盾中去理解”,才能在更高的層面同時揚棄二者,實現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的統一。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本來就是中國學者和共產黨人立足于東方大地“續寫”的。事實上, 唯有“接著講”而不是“照著講”,才會有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面臨著開闢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新境界的歷史使命。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內涵的進一步拓展,它不僅要進一步關注“中國化”,更要拓展到“世界化”,以深化對“時代性”問題的研究︰對當代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我們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對其進行內在批判的有效性何在?馬克思主義在新的時代條件下若要回答這一問題,就迫切需要到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尋找思想資源、汲取精神養料,以完成自身的進一步發展。唯有如此,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才能放射出更加燦爛的真理光芒。

馬克思曾言︰“具體之所以具體,因為它是許多規定的綜合,因而是多樣性的統一。”中國21世紀的文化建設方向,必然是古代與現代、東方與西方、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這一系列“矛盾體”歷史地走向辯證統一的過程。這種統一既不是“東風壓倒西風”,也不是“西風壓倒東風”,而只有在多方建設性的“對話”中彼此揚棄對方才會成為可能。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立足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尋找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之間開展建設性對話的恰當契機。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要善于融通古今中外的各類文化資源。這里的文化資源主要有三類︰一是馬克思主義資源,二是優秀傳統文化資源,三是國外社會科學資源。這里所謂的“融通”, 在筆者看來,就是要堅持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不斷推進知識創新、理論創新、方法創新。唯有如此,馬克思主義才能不斷開闢出新境界,而中國文化才能真正的走向世界,走向未來。

本文系北京高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北京外國語大學) 階段性成果

(作者系北京外國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黨總支書記、副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