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網關注>>正文

朱日和演習︰立體攻防,步兵旅長經受體系大考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梁蓬飛 林貴鵬 易曉春責任編輯︰毛志文2014-06-27 04:16

立體攻防,步兵旅長經受“體系大考”

——“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系列演習新聞觀察之二

仲夏時節,夜幕下的內蒙古錫林郭勒草原伸手不見五指,一場信息化條件下的實兵對抗如箭在弦。

對抗雙方,是扮演“紅軍”的第41集團軍某機步旅和扮演“藍軍”的北京軍區某機步旅。仗未開打,兩個旅的力量編成就吸引了眾多目光——除了坦克、步戰車、火炮等傳統武器裝備,空軍航空兵、陸軍航空兵、無人偵察機、特種作戰、電子對抗等新型作戰力量也各有配屬。現場觀戰的訓練專家認為,這場紅藍對抗,不再是簡單的火力比拼,而是系統對系統的體系之爭。

這意味著,即將開始的一戰,擔任紅藍指揮員的兩位步兵旅長將經受“體系大考”。

真正的考驗開始了。組織籌劃戰斗階段,眼看手里突然增添這麼多“寶貝”,“紅軍”旅長楊勇一開始有些不太適應︰各軍兵種如何編組?空中力量如何使用?空地如何協同?一連串以往極少遇到的作戰指揮難題,都亟待他一一破解。

幾易其稿,一份作戰方案艱難出爐。這份方案,能否通過實戰的檢驗?

戰斗,在凌晨3時正式打響。“紅軍”使出一套“組合拳”︰派出電子對抗分隊,對“藍軍”防空分隊進行全頻高強度干擾。緊接著,2架戰機騰空而起,對“敵”縱深炮陣地、兵力集結地域、指揮所實施臨空轟炸。

“藍軍”似乎早有警覺。旅長夏明龍立即指揮部隊轉移部署,同時派出直-9機降特戰分隊偷襲“紅軍”基本指揮所,展開“斬首行動”……

暗夜下的激烈搏殺,實時呈現在導調指揮中心的電子顯示屏上。見此情景,坐鎮指揮的總部領導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這一次,新型作戰力量終于大顯身手了!”

讓我們把目光轉回此前進行的演習。那一次,參加紅藍對抗的陸軍旅長首度執掌“聯合帥印”。同樣的火力配置、同樣的戰斗編成、同樣的作戰樣式,一仗打下來令人疑竇重生——戰場偵察,“紅軍”很少使用無人機,更多地依靠偵察兵的“腳底板”和望遠鏡;實兵交戰階段,雙方指揮員首選坦克、火炮,而對空中力量重視不夠。更尷尬的一幕是,為支援地面前沿突擊群,“藍軍”兩次派出直升機,兩次都被己方防空火力摧毀……

“變身”之難難在哪?戰後復盤,聯合作戰意識不強、體系作戰素養不高等問題成為大家檢討的焦點。更深層的追問接踵而至︰這種意識和素養從何而來?

答案,或許可以從正在激戰的這場演習中尋找。

微曦初露,迷霧重重的戰場態勢開始漸漸明朗。有了以往對抗演練的“前車之鑒”,某機步旅越打越成熟,持續電子干擾壓制、炮兵全程快打、陸航適時精打、空軍航空兵擇要遠打,一整套立體攻防創新戰法令人眼花繚亂。愈戰愈狡猾的“藍軍”也不甘示弱,合理確定打擊目標、打擊時機,綜合運用信息欺騙、信息壓制、火力遮斷、火力襲擾等多種手段,破“敵”外殼、打“敵”節點、癱“敵”體系……狹路相逢的兩個對手,終于打出了現代戰爭的味道。

這是一次全新的作戰體驗。復盤檢討,飽經實戰洗禮的紅藍雙方指揮員,不約而同地談到了“變身”感悟——聯合作戰指揮能力,不是僅靠推想定、背腳本就能得來的,必須在真刀真槍的練兵場上去錘煉。跨不過軍事訓練實戰化這道門檻,就領不到指揮下一場戰爭的“資格證”。

(本報內蒙古朱日和6月26日電) 

《解放軍報》(2014年6月27日 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