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講戰爭︰有的戰士犧牲時嘴里仍咬著敵人的耳朵

許克杰

來源︰中國軍網責任編輯︰姚遠
2017-05-13 04:03

人物小傳     許克杰,山西省榆次縣人,1928年8月出生,1940年6月入伍,1945年2月入黨,歷任戰士、參謀、團長、師長、副軍長。參加過百團大戰、挺進大別山、淮海、渡江、進軍大西南等戰役戰斗,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五次戰役,1987年11月離休。1949年12月被授予甲等戰斗英雄,1955年8月被授予三級獨立自由勛章,1988年7月被授予“獨立功勛榮譽章”。2016年7月當選陸軍第一次黨代會代表並出席大會。

谷雨已過,天氣轉暖。我翻出近些年來整理的軍史資料,著手備課,打算再去學校給孩子們講講革命故事。

記得有一次,干休所的同志問我,為什麼快90歲了,精神頭還那麼好?我開玩笑說,革命人永遠年輕!其實,之所以始終保持著一股勁頭,是因為我還想做很多事,趁著自己能動,給後人多留些精神財富,把軍隊的光榮傳統、優良作風傳承下去。

我是個孤兒,10歲就被送到地主家做工,經常挨打受氣。12歲那年,八路軍來到我們村,他們對村里人特別是孩子們非常好,我當時就想跟他們走,但因為年紀小扛不動槍,部隊沒接收我。我心一橫,連夜從地主家逃出來,跟著隊伍走了整整3天,感動了部隊領導,把我留下來。那是1940年,我終于成為一名光榮的八路軍游擊隊員。當時的我只有一個念頭︰共產黨好,跟著黨走!

我所在的是人稱“王瘋子”王近山的部隊,打起仗來不要命;只要有仗打,官兵就興奮!

要說最難忘的,還是1946年血戰大楊湖的那場戰斗。面對敵軍王牌3師這塊“硬骨頭”,縱隊長王近山向二野首長主動請纓︰“打得剩一個旅,我當旅長,老杜當旅政委。剩一個團,我當團長,老杜當團政委。剩一個連,我當連長,老杜當指導員。全縱隊打光了,我們對得起黨,對得起哺育我們的太行山父老鄉親!”當時,我是師里的偵察參謀。戰斗慘烈異常,雙方寸土必爭,感覺天都被打紅了。有的戰士犧牲了還和敵人死死抱在一起,嘴里咬著敵人的耳朵。那是定陶戰役取勝的關鍵一仗,我們能經過血戰全殲敵軍,活捉師長趙錫田,靠的就是面對強敵敢于亮劍的戰斗精神。

說起我的老首長王近山大家不會陌生,他就是電視劇《亮劍》主人公李雲龍的原型。離休後,自1988年起,為了緬懷老首長,我根據自己的回憶和多方調研取證,花4年時間主持編撰了《一代戰將︰回憶王近山》一書。據說,電視劇《亮劍》的主創人員把這本書翻看了很多遍,許多素材都取自于此書。後來,看到這部電視劇展現出了我們軍隊的精氣神並且很受觀眾歡迎,我感到非常欣慰。

《一代戰將︰回憶王近山》出版後,原部隊的一些老領導和幾位原軍區首長提出要編寫部隊軍史,邀請我主持編寫工作。我二話沒說,帶領編寫組的同志又花4年多的時間,風里來雨里去,到全國各地搜集資料、調查史實,通過忠實記錄,將老部隊的光榮傳統和優良戰斗作風寫入史冊。這部軍史,不僅反映了老部隊將士的功績,同時也是一部生動的教材,對激勵官兵發揚部隊傳統、強化戰斗精神發揮了積極作用。

2007年,我又參與到籌備集團軍軍史陳列館的“戰斗”中。對陳列館的修建、布展的結構、陳列的內容和文物的展示等,我都一一審核把關。3年後,集團軍隆重舉行軍史陳列館開館儀式,望著展板上一組組戰斗的畫面、一幅幅先烈的照片,我仿佛回到炮火硝煙的日子,不禁潸然淚下。

這幾年,閑不住的我還受聘擔任駐地機關、學校和部隊的編外輔導員,作為中宣部、原總政治部組織的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宣講團成員,先後到北京、沈陽、南京等地進行宣講。今年是建軍90周年,只要組織需要,我還會把亮劍精神繼續講下去。為了打贏,呼喚我們的軍隊代代都有“李雲龍”。

(李元慶、盧亮亮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