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終于成了你的樣子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強天林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12 03:41

“我是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某旅新畢業學員排長強天林,來自四川青川。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一名解放軍叔叔把我救了出來……如今10年過去了,我成了和你一樣的人。叔叔你能看見嗎?我一直在找你,你在哪里……” 今年1月,強天林通過媒體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條尋人視頻。其實,“尋找”的念頭他一直都有,只是總覺得還沒到合適的時候。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約定•追隨

“我是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某旅新畢業學員排長強天林,來自四川青川。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一名解放軍叔叔把我救了出來……如今10年過去了,我成了和你一樣的人。叔叔你能看見嗎?我一直在找你,你在哪里……”

今年1月,強天林通過媒體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條尋人視頻。其實,“尋找”的念頭他一直都有,只是總覺得還沒到合適的時候。

因為,“尋找”的背後,是一個約定,是一次追隨。時光流淌,記憶模糊,那位解放軍叔叔的模樣在強天林的腦海中已漸成輪廓。但他刻骨銘心的,是那雙托舉他生命的大手散發出的溫暖,是那抹迷彩綠帶給他的安心與希望,是“我會成為你”與“我等你”之間的約定。

這一次,他覺得時機到了。10年,不只是一個時間的節點和紀念,對強天林而言,更有了一種身份的輪回和契合。那個月,他在中國國際救援隊任職排長,而這支隊伍,曾參與過汶川大地震的救援。

“用時間煮一杯酒,里面融入記憶,釀成最香醇的想念,掬一杯下咽,在腸肚里酣暢。”平日里,強天林喜歡用文字對生活做些記錄,這10年的追隨和成長,他用這句話做了描述,有些文縐縐,但他並不覺得矯情,因為那份“想念”,那種“酣暢”,在他的講述中,都坦露無遺。

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終于成了你

■強天林

“叔叔,這就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嗎?”

“不!這是一個軍人的承諾!”

青川,這個位于四川北部邊緣的小縣城,山清水秀,民風淳樸,我從小便在這里長大。沒有高樓林立,沒有車水馬龍,但我們的生活怡然自樂。清晨,爸媽扛著鋤頭下地干活,我背著書包和小伙伴們一路且歌且行,走上十幾里地去學校。傍晚,爸媽“帶月荷鋤歸”,和放學歸家的我在飯桌上愉快地聊著一天的見聞。

這一切,都在2008年5月12日發生了改變。讀初二的我正和同學們在宿舍里享受著午休愜意的時光,剎那間地震襲來,磚瓦剝落,屋牆坍塌,從未有過此種經歷的我們內心充滿恐懼。一時聯系不上父母的我,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回家!

我偷偷溜出學校,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山體塌方後的碎石布滿道路,我艱難地穿行其間,身邊偶爾會有鄉親鄰里從山里走出來到鎮上避難,只有我一個人逆向而行。我生平第一次覺得,回家的路那麼難,那麼遠。

忽然,余震來襲,我身旁的山體出現滑坡。“躲開!”在我驚慌失措之際,一個綠色身影一個箭步上前將我夾起,帶我脫離險境,一塊飛石卻狠狠砸在他的背上。“營長!”幾名軍人趕忙沖過來扶起他。

起身後他沖我笑了笑,“跟我們走,我帶你去找家里人!”一路上,他一直緊緊牽著我的手,把我送到了集中安置區。

兩天後,他和一群解放軍叔叔帶著我的家人走出山區,我們一家人得以團圓。他佇立在一旁,一臉滿足地說︰“小家伙,我沒有騙你吧!”

我淚眼朦朧地瞅了瞅他,他臉上布滿了倦容。

“謝謝你,叔叔!”

“不客氣,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叔叔,這就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嗎?”

“不!這是一個軍人的承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