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大漠深處,54年如一日,他說一生追尋一個夢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姚春明 程果 胡旭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14 03:05

“我這一輩子就有一個夢想,把中國的無人靶機研究好!”在趙煦的辦公室里,書架上泛黃的書籍和厚厚的靶機檔案,見證著他幾十年的大漠追夢。回望當年選擇,趙煦由衷感慨︰“人這一輩子能為國家干點事,是最大的幸福!” 指控艙內,屏幕上閃爍的飛行航線,仿佛映照著趙煦的追夢航跡。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漠深處,一生追尋一個夢

——記中國工程院院士、空軍某試訓基地高級工程師趙煦

■姚春明 程 果 胡 旭

上圖︰某型無人機放飛前,趙煦院士在機場一線指揮。楊 軍攝

初夏時節,空曠寧靜的戈壁灘響起發動機的轟鳴聲。

轟鳴聲中,中國工程院院士、空軍某試訓基地高級工程師趙煦正在指導官兵檢查靶機放飛前的最後工作。順著這位年近八旬老人的眼神望去,機場跑道上,一架無人靶機蓄勢待發。

“起飛!”指令傳來,靶機高速滑行、騰空而起。目送著靶機飛向天際,趙煦開始了他在戈壁灘上54年如一日的工作。

“我這一輩子就有一個夢想,把中國的無人靶機研究好!”在趙煦的辦公室里,書架上泛黃的書籍和厚厚的靶機檔案,見證著他幾十年的大漠追夢。回望當年選擇,趙煦由衷感慨︰“人這一輩子能為國家干點事,是最大的幸福!”

指控艙內,屏幕上閃爍的飛行航線,仿佛映照著趙煦的追夢航跡。

1964年9月,趙煦從北京航空學院畢業。在周恩來總理勉勵他們為祖國建設出力的感召下,那年秋天,趙煦放棄留京機會,只身一人來到西北戈壁深處的某試驗訓練部隊。

“黃沙漫天的戈壁灘、空白的無人機領域、緊迫的試驗任務需求、急缺的科技研究人才……”一談到黨和國家需要,院士的說話速度明顯加快;一說起無人機,老人更是如數家珍。

上世紀60年代初,我國還沒有無人靶機。沒有靶機,武器再好也定不了型。這是擺在那一代航空人面前的一個難題。

開疆拓土,意味著超越常人的挑戰、擔當和汗水。趙煦和團隊成員拿著本、筆、卷尺、萬用表,趴在飛機上一點一點測量,手工計算設計模型。

1966年12月6日,“長空一號”無人靶機首飛成功。從這一天開始,中國擁有了自己的無人靶機。

科研的路是漫長的,更需要不斷突破前進。隨著航空武器快速發展,一種更真實的靶機成為制約武器試驗的瓶頸。同樣性能的靶機,在國外需要花費上千萬元。

“國家的需要就是我努力的方向。”趙煦大膽提出把已退役的某型飛機改裝成無人靶機的設想。

經過數千次試驗驗證,退役多年的飛機被成功研制成全尺寸、實體型、高亞音速靶機。

“不管做什麼事,要想成功,除了認真還是認真。”又是千余個深夜、幾百個通宵,趙煦帶領團隊用4年時間攻克國外8年才解決的技術難題,超音速無人靶機一飛沖天……

多年來,在趙煦和團隊的不懈努力下,我國大型無人機實現了跨越發展,一條集研制生產、試驗試飛、提供使用、質量保障于一體的中國特色無人機發展道路已經形成,一支新型作戰部隊逐漸成型,多名專家和高層次科技人才脫穎而出。

“新時代要有新狀態!”近年來,看到國家和軍隊改革發展不斷向前邁進,趙煦既感到欣慰,又感到重任在肩。

激情不與歲月老,信念且隨年華堅。趙煦的學生說,現在趙老仍然活躍在科研一線,晚上、周末他常常像上班一樣來到辦公室,保持著年輕人一樣的激情干勁。

科研不停,腳步不止。前不久,某新型靶機在趙煦和團隊的努力下研制成功,為新裝備試驗提供了更貼近真實戰機的全新靶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