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挑戰和機遇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趙長茂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02 12:50

核心閱讀

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證明,我們黨善于審時度勢,善于發現和抓住機遇,善打游擊戰、持久戰、攻堅戰,善于化危為機,化被動為主動。面對貿易戰,不能臨戰而怯,自亂陣腳,爭取勝利的重要前提是保持戰略定力,萬眾一心,群策群力。在未來的現代化進程中,中國將通過全面深化改革不斷加長體制短板,通過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高效率配置資源,實現高質量發展。

中美貿易戰為什麼必須打

或者說,這場貿易戰能不能避免?結論是︰不以我方的意志為轉移,不能不打。

第一,打不打的主動權不在我方。美方主動挑起爭端,步步緊逼,極限施壓和訛詐,言而無信,反復無常,蠻橫無理。打不打貿易戰,顯然不以中國意志為轉移。面對直奔而來的制裁大棒,中國只有兩條選擇︰要麼屈服于美國的霸凌,從此忍辱負重;要麼進行反抗,樹立應有的大國形象,讓對方知道中國人不是好欺負的。

第二,就貿易戰的性質而言不能不打。本次貿易戰不同以往,不局限于貿易,甚至不限于高科技產業領域,而是一場事關國運的戰略博弈。我國歷來在原則問題上不妥協,貧窮落後時不妥協,現在發展起來了,更沒有理由妥協。

第三,就特朗普這樣一個商人性格的人而言不能不打。特朗普在其自傳《做生意的藝術》中,談到做生意的四個階段︰一是提出驚人的目標;二是大肆宣傳;三是決策反復搖擺;四是獲得直觀的結果。他寫道︰“一個遠高于預期的條件讓對手無從下手——反復無常的變化給對手施加壓力——給出次優條件讓對手急于接受了事——達到最初想要的結果。”特朗普顯然把中美經貿談判看成是一筆“大生意”。

第四,美國的文化性格是欺弱服強。美國歷來欺軟怕硬,“揀軟柿子捏”是美國的歷來做法,“不撞南牆不回頭”是美國的習慣性思維。

中美貿易戰怎麼打

從戰略上說,中國文化強調後發制人,守正出奇,以靜制動,四兩撥千斤,長于以柔克剛,“柔弱勝剛強”。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證明,我們黨善于審時度勢,善于發現和抓住機遇,善打游擊戰、持久戰、攻堅戰,善于化危為機,化被動為主動。

就戰術而言,就是邊打邊談,邊談邊打,在打談中相互妥協,推動中美關系走向新的平衡。中國對貿易戰的態度經歷了一個爭取談、準備打、先禮後兵、漸趨強硬的過程。鑒于中美實力對比,中國將采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措施。

基本戰法是︰

佔據道義制高點。在全球化大背景下,損人利己甚至損人不利己的單邊主義不得人心。美國帶頭破壞國際規則,已成功自我塑造了國際秩序攪局者、世界經濟破壞者的霸蠻形象。

形成對照的是,中國在反擊美國的同時,順應全球化趨勢,高舉自由貿易大旗,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加快對外開放步伐。公道自在人心。一段時間以來,為中國說話的人多了起來。比如,有德國媒體評論說︰“中國早已立足于世界經濟,不僅展示著勤奮,也掌握了技術,想阻止中國發展技術不可能,也沒道理。”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歡迎中國對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的堅定承諾,認為中國最近宣布的一攬子開放政策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步伐。

美國發動貿易戰,已經引發國際社會的擔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指出︰美國需要對給世界貿易體系造成的“關稅之傷”承擔後果。世界貿易組織總干事阿澤維多已發出警告,全球貿易體系正在開始動搖。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認為,美國對外加征的關稅,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買單。英國央行行長卡尼稱,美國將成為全面貿易戰的最大輸家。

合縱連橫。打贏中美貿易戰的一個基本戰略思維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有西方學者分析說,中國很幸運,作為老大的美國,不但沒有聯合其他國家一起對付中國,反而以發動全球貿易戰的方式和中國開打。美國在貿易戰中劍指中國,四面出擊,自我孤立,顯然犯了兵家之大忌,使中國有機會化競爭對手為合作伙伴,為合縱連橫提供了可能。

第一,美國與其西方盟友已心生嫌隙。先是在價值觀上與歐盟不同調。歐洲在人權問題上一貫高調,特朗普一上台就宣布放棄人權外交。在貿易戰中,特朗普政府引用232條款對加拿大、歐盟、日本等鐵桿盟友加征鋼鋁產品關稅,六親不認,盡顯霸蠻姿態。加拿大、歐盟對美國反制裁,提出的報復清單接近3000億美元,日本隨之跟進。盡管最新消息是美歐就停止貿易戰達成共識,但從特朗普反復無常的個性看,美歐經貿關系依然充滿不確定性。

第二,對印度、南非等新興國家加征鋼鋁關稅顯現戰略矛盾。特朗普政府一方面推行“印太戰略”,拉印度制衡中國,另一方面對印度產品加征關稅,傷害印度利益,迫使印度對美反制並調整與中國關系。

第三,捅中東“馬蜂窩”導致麻煩纏身。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造成新的危機。在攪動敘利亞戰局的同時,不顧相關國家反對,退出伊核協議,對伊朗進行制裁甚至揚言軍事打擊,與伊朗關系劍拔弩張。

中國在貿易戰過程中,一方面與美國針鋒相對,一方面爭取國際社會支持。一是調整改善與周邊國家關系,加強雙邊經濟合作。二是將爭端訴諸世貿組織,尋求世貿組織規則和國際輿論支持。三是在反制美國,對美國大豆加征25%關稅的同時,豁免了包括印度等國家大豆和動物飼料的進口關稅。四是繼續推進雙邊和多邊自由貿易。2002年以來,我國已經與24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16個自由貿易協定,目前正在進行的自貿區談判有13個,與10個國家開展自貿協定聯合可研或升級聯合研究。

精準打擊。利用好貿易戰的“飛去來器”效應。我國貨物出口的40%、高科技產品出口的2/3都是在華外資企業實現的。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在不同程度上轉化為對自己企業的“制裁”。因貿易戰引起成本上升,一些受影響的美國企業已開始減產或裁員,有的企業正在謀劃把生產線遷出美國。美國商會發出警告稱,共計26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可能面臨風險。

針對美國痛點進行“定向打擊”。中國對等對美國農產品加征關稅後,美國農業遭受較大損失,已迫使特朗普政府不得不給農場主補貼。對原產于美國的汽車加征關稅,美國汽車對華出口受到影響,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受到擠壓。

下一步,我國可以根據事態發展情況,考慮采取新的針對性措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