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開放40年,最寶貴的經驗是什麼?

來源︰中國網作者︰魏加寧責任編輯︰喬夢
2018-08-16 17:24

三、決策制度里,糾錯機制又是重中之重

決策制度如此重要,那麼決策制度里面又是什麼最為重要呢?我以為,最重要的是糾錯機制。

改革開放後,中國發生了變化,形成了糾錯機制。對于糾錯機制而言,一個重要前提就是信息渠道必須是通暢的,信息傳導機制必須是健全的,決策者要能夠及時掌握正確的信息,及時發現苗頭性錯誤,才有可能及時改正錯誤。

這就要求盡可能縮短信息傳遞的鏈條,減少傳遞的環節,以防信息在傳遞過程中漏損或失真。最可怕的是,信息傳遞鏈條過長,傳遞環節過多,層層報喜不報憂,層層信息打折扣,真實信息被有意無意地隱藏起來,使得決策者成為“聾子”和“瞎子”,使決策變成盲目決策。按照控制論的原理,當大船本身已經偏離航線時,如果反饋信號仍然顯示“航行正常”,就會造成駕駛員的誤判,最終導致大船撞上冰山。所以,根據“危機管理理論”,一旦發生危機,就說明現有信息渠道出了問題,信息被阻塞。只有掌握真實情況,才可能少犯錯誤,不犯錯誤。

四、實現“思想解放——改革開放——經濟增長”的理性循環

中國改革開放還有一條基本經驗(規律)就是︰每當我們遇到經濟困難,遇到經濟危機時,都是先有一個思想解放,通過思想解放帶動改革開放,通過改革開放帶動經濟增長。

其實,思想解放就是為了發現問題,糾正錯誤。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次思想解放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當時圍繞著“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展開了一場大討論,在這場思想解放運動的推動下,什麼聯產承包、經濟特區、吸引外資——這些文革時期連想都不敢想、說都不敢說的事情,到了80年代就真的在做了,以至于80年代里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甚至出現了兩次經濟過熱。

第二次思想解放是在90年代初,當時圍繞著“姓資姓社”的問題展開了一場大討論,在鄧小平“南方談話”的推動下,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改革開放進入了新階段,從而帶動中國經濟迅速升溫,以至于1993年不得不進行強有力的宏觀調控來抑制經濟過熱。

第三次思想解放是在90年代末,在外部亞洲金融危機愈演愈烈、國內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通貨緊縮,增長速度掉到了8%以下,在這種背景下,圍繞著“加入WTO究竟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的問題展開了一場大討論。于是,中國政府抓住機遇,果斷推動入市談判進程,大力推動國企改革、金融改革以及住房制度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從而帶來了本世紀初頭幾年的新一輪經濟快速增長。

如今,我們很高興地看到,習近平總書記今年1月23日在一次會議上強調,要“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如果我們能夠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真正開啟新的一輪思想解放,就能夠帶來新的一輪改革開放,從而帶來新的一輪經濟增長。那麼,中國經濟一定能夠邁上新的台階,實現中高速、邁上中高端,早日實現國民經濟和國家治理現代化。

(國務院參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 魏加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