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溝溝里的外訓,通信女兵綻放鏗鏘之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郭柳娉責任編輯︰馮開華
2018-10-28 03:08

對于女兵們來說,外訓的不易,不僅在于要克服生活上的不便,更多的是面臨訓練上的壓力。春節剛過,來自第71集團軍某旅指揮通信連的女兵們開始了她們的第一次外訓。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鏗鏘玫瑰綻放山間

■郭柳娉

春節剛過,來自第71集團軍某旅指揮通信連的女兵們坐上軍卡,經過3小時的顛簸,到達位于蘇皖交界處的外訓場。

“天啊,這真是山溝溝!”不知是誰的一聲輕呼,大家紛紛探出頭去張望,遠處兩座白茫茫的山間纏繞著輕霧。“ 當”一下,軍卡被營區門口的減速帶震得彈起來,女兵們跟著被彈起又落下,尾椎骨撞擊車廂底板的疼痛讓她們徹底清醒。雖說做了心理準備,但下車後環顧四周,她們還是有些失落——所謂的營區,是由三座兩層樓房,一座�鐵門圍成的院子,房間玻璃大多有裂縫,院子中央孤零零立著一棵大松樹。在這里,她們將與連隊男兵一起度過三個月的外訓生活。

早在一個月前,當得知連隊即將外訓,女兵班班長沈雨婷就代表全體女兵主動請纓,向連隊黨支部提出︰“我們也要一起去。”這成為了她們的第一次外訓,同時也給連隊提出不少“難題”。

連長對女兵們的吃苦能力沒有懷疑過,但在野外,生活條件簡陋,這里從來都是小伙子們待的地方,一群姑娘家,去哪上廁所,在哪曬衣服,洗漱怎麼辦?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些對女兵們來說,都不在話下。

背囊剛放下,沈雨婷雙手一揮︰“跟我來!”大家合力把物資車上裝的一大捆偽裝網抬下車,然後揣上鉗子、錘子、背包繩,圍著住的小樓勘察了一番,決定在樓後圍起一小片空地,當作“女兵專屬活動區”。

女兵們分工明確,都在忙著各自的任務。“啊!”突然,傳來一聲持續5秒的尖叫!這一聲叫,把附近的人都吸引了過來,只見離上等兵張秋瑾5米遠的地方,一條手腕粗、一人長的蛇正與她“四目相對”,仿佛在宣告自己的領地。“別動!”一個男兵拿來炊事班的火鉗,瞅準時機一個箭步上去,叉住了蛇,另幾人也趕緊沖過去,用重物壓住蛇身。最終,這條蛇成了為連隊接風洗塵的加餐。

訓練間隙,女兵們留下合影,甜美的笑容綻放成長的喜悅。(作者供圖)

女兵們從駐地來到“山溝溝”,改造營房、疏通旱廁、站連值日、幫廚搬煤……她們樣樣在行,做得有模有樣。周末有戰友過生日,女兵們集體表演節目,看著大家拍著巴掌一個勁兒叫好,連長很是欣慰︰自己的顧慮多余了。

開春後,雨季到了。即使踫上雨天,早晨出操也一樣風雨無阻。下過雨的田間小路,到處都是泥坑,迷彩鞋粘上泥越來越重,跑著跑著,女兵中有人開始跟不上男兵的速度。還有的人,鞋子被泥粘住,趕緊“蹦”著回去撿鞋,滿是泥的腳,毫不猶豫地捅進鞋里,再迅速往前趕,沒有一個人中途停下來。

對于女兵們來說,外訓的不易,不僅在于要克服生活上的不便,更多的是面臨訓練上的壓力。她們瞅準這次強化訓練的機會,讓所有人瞧瞧,“鏗鏘玫瑰”不是溫室里的花朵,戎裝女兵敢打敢拼。

野外開展20公里高強度戰斗體能課目訓練,既考驗體能,也帶有一定危險性。上等兵余媛媛主動申請背電台,跟隨“尖刀班”行動。男兵們提出疑問︰“行不行啊?”“班長,我跟你們打賭。” 余媛媛說完,就迅速跟著“尖刀班”出發了。

“前方50米發現染毒地段,請求進行防護快速通過……”一路上她緊跟隊伍,遇上突發情況,即時用電台進行溝通。終點處,她舉著旗守在路邊,等待後續隊伍到達。她指著旗子問戰友︰“看到沒?‘尖刀’,就問你們服不服?”戰友們紛紛豎起大拇指︰“服!”

要說敢向男兵“叫板”的,可不止余媛媛一個。在這片野外訓練場上,女兵們挑戰爬桿、裝甲車駕駛、摩托駕駛等以往在營區沒有接觸過的課目。男兵們看到姑娘們都如此拼,也都不好意思了,主動找到骨干給自己“開小灶”。

從隆冬到初夏,外訓接近尾聲,為了慶祝此次外訓圓滿完成任務,連長特意把最後一次體能項目定為爬山。女兵們再次向男兵發起挑戰。她們手腳並用,一路高歌,登上山頂,在夕陽下定格了最美的剪影。那抹青春而富有朝氣的身姿,成為盛開在山中最嬌艷的玫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