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到福州有多遠?這名“軍嫂”現身說法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楊春輝 林霞 李娟責任編輯︰董
2018-01-09 15:07

車票見證愛情

從軍嫂走向母親,有幸福,更有艱辛

2017年1月,我們有了愛情的“結晶”,我生下一個活潑可愛的“小軍娃”。從軍人成為一名特殊的軍嫂,再到母親,每一重身份都是榮幸的,都伴隨著幸福,但背後又各自伴隨著責任和使命。身份越多,使命越重。

還記得當丈夫得知我懷孕的消息後,高興得像個孩子。已經按捺不住內心興奮的他,卻因工作的原因不能陪伴在側。雙方父母又由于身體、家庭等原因,不能來隊照顧自己。懷孕後的我,只能獨自一人在福州。一邊上班工作、一邊自己照顧自己。好在得益于單位領導和戰友的幫助,我順利度過了頭三個月,漸漸穩定下來。

直到懷胎九月,身體突然出現的不適,讓我開始害怕。而此時丈夫單位正值重大活動期間,作為單位骨干的他,原本還有20天年假卻也只能臨時報休5天的事假。我能夠想象他是如何飛奔去的車站,懷著激動的心情來到我身邊。

久違的我們終于再次見面,一起買菜、一起做飯、一起散步……這些看似家常的事情,對于我而言,卻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幸福的時光總是很短暫。沒想到吃過飯後,丈夫低沉的跟我說,單位有事需要他馬上趕回去。話還沒有說完,我就哭了。我頂著9個月的大肚子,哭得像個淚人。

我問自己︰“為什麼我懷孕要自己做飯、自己煲湯、自己產檢,為什麼我的丈夫陪著我就這麼難?”後來我才知道,其實丈夫剛下火車,就接到了召回的電話。他極力爭取到了陪我一個下午的時間。

第二天早上5點多,丈夫便獨自一人悄悄離去。當時,他以為我睡著了,可是他不知道我只是在裝睡,他起身那一刻,我已經淚流不止了。過了一會兒,丈夫就發來短信,直到現在這條短信我還存在手機里︰“穿著這身衣服,就要對得起這份榮耀,單位有急召,急召必有因;是軍人,召必回,望理解。待到日後脫‘軍裝’,定還你一個‘風花雪月’‘浪漫陪伴’的愛情。”

那一刻我告訴自己,這是每一身軍裝都會有的“重量”。

好在回到單位後,丈夫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各項工作,在我臨產前兩周休假了。婆婆也從江西老家趕來,而我,終于感受到了一家團聚的幸福。

為了一家三口的小團聚,在寶寶出生未滿百日,我便獨自一人帶著孩子轉戰福建、江西、湖北、廣東。直到4月初,我們終于在廣東潮州丈夫的單位臨時團聚。可剛住不到一個月,丈夫單位就面臨轉隸。由于新單位還不具備住宿條件,我再一次帶著孩子,只身一人返回老家。

其實,有時候我也會問問自己︰委屈嗎?難過嗎?後悔麼?說真的,我心里也有委屈、也有難過。可是,我更清楚,我不僅是一位妻子、母親,我更是一名軍人、一名軍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