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國第一藍軍旅︰我願你踩著我的肩背,高舉勝利的旗幟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孫偉帥 發布︰2018-01-11 09:16:1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紅藍對抗演習中,旅長滿廣志(右)正在和副參謀長孟龍商討戰法。陸學權

一、滿廣志“陣亡”了,這一仗怎麼打?

有人說,一支部隊指揮員的氣質某種程度上決定著這支部隊的氣質。

要說藍軍旅,首先要說說這支部隊的指揮員滿廣志。

在朱日和演兵場上,流傳著太多關于滿廣志的傳奇︰派人喬裝成老百姓慰問紅軍官兵,結果直接端了人家的指揮所;紅軍剛剛到達集結地域,就被他設的圈套搞得“死傷”大半;剛剛“開戰”,他安排的電子干擾打亂了紅軍部隊所有的作戰計劃……

可是,如果滿廣志“陣亡”了,這仗還能打贏嗎?

2016年夏天,這個“如果”成了現實——

“跨越-2016”的第一場演習剛開打,滿廣志“陣亡”的消息就順著無線電波,從導演部傳遍了朱日和戰場上的每一個角落。

“旅長‘陣亡了’?”身在電抗指揮所內的李光皺緊了眉頭,他看了看手表,演習才開始不到6個小時。

“我們旅長可是個懂行的人。”在李光眼中,滿廣志滿腦子都是克敵妙計。 在一場對抗演習中,李光奉滿廣志之命帶領一支電抗分隊用一道道假指令,欺騙紅軍直升機飛至空無一人的高地。直到整場演習結束,紅軍直升機飛行員才知道自己上了當。

現在滿廣志“陣亡”了,這仗怎麼打?

一樣皺眉的還有正趴在草叢里的偵察兵佘永林。旁邊的戰友嘀咕︰“班長,旅長‘陣亡’了,咋辦?”

“小點兒聲,別說話!”這是佘永林的口頭禪。說完話,他又拿起望遠鏡,機警地盯著不遠處紅軍剛剛發動的裝甲車。

就在剛剛,佘永林和連長打了一個漂亮的配合戰。他們趁著茫茫夜色,巧用一招“聲東擊西”,在紅軍五米一哨的警戒“人牆”中找到了突破口,在“大戰”之前,將兩組偵察兵成功送進了紅軍的前沿陣地。

再次摸黑回來的佘永林與連長相視一笑——旅機關大樓里張貼的《孫子兵法》警句,不知不覺被他們運用在實戰中。

“旅長‘陣亡’了,這仗咱該怎麼打還怎麼打。”佘永林輕輕拍了拍身邊的戰友。

負責藍軍陣地左翼防守的孟龍,乍一听說旅長“陣亡”了,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時任機步營營長的他,看看身旁兩個一臉驚訝的戰友,深吸一口氣︰“繼續觀察!”

此時草原上的風透著絲絲涼意。孟龍還記得那一次在滿廣志指揮下,他帶領的警戒分隊和紅軍分隊在凌晨3點“開戰”。他們利用警戒陣地有利地形,同時安排一小隊兵力打游擊。天還未亮,紅軍部隊的戰損率已達到30%。孟龍還記得向指揮部報告時,滿廣志那一聲響亮的“好”。

不過,現在滿廣志“陣亡”,這仗怎麼打?

導演部緊接著發出指令︰“指揮權移交,由藍軍旅參謀長繼續指揮作戰!”

那一仗,在沒有滿廣志指揮的情況下繼續進行。

結果呢?藍軍依然大獲全勝。

紅軍旅旅長丁煒在復盤總結會上這樣說︰“我看見自己滿腳泥漿,看見戰損的坦克冒著白煙,看見我的兵眼中無奈的眼神,我被深深地刺激了。”

丁旅長內心受到的沖擊,不單是源于演習的失敗。或許,當時的他和現在的我們一樣,在思考同一個問題︰一支沒有了滿廣志的藍軍為何還能取勝?一群沒有了頭狼的狼群,為何還能展現出如此強大的戰斗力,在關鍵時刻用鋒利的牙齒給對手致命一擊?

被網友稱為“六邊形旅長”的滿廣志給出了這樣的解釋︰《狼圖騰》中狼群合圍黃羊的場景讓人印象深刻,每一匹狼深知自己應該在什麼時機、用什麼方式配合狼群去圍捕獵物。頭狼固然重要,但群狼的密切配合才是它們成為草原主宰的真正原因。

正如一位網友看過滿廣志與丁煒在電視節目中的復盤後評論︰“一個滿廣志‘陣亡’了,但藍軍里還有許許多多個滿廣志。”

在外人看來,滿廣志是一個傳奇。而滿廣志說,他“只是在軍隊轉型的舞台上,不經意間被時代的鏡頭捕捉”,真正的傳奇是藍軍旅廣大官兵們。

在滿廣志看來,他心中追求的不是演習場上的勝利,而是真正戰場對決的勝利,“軍人最大的奉獻,不是犧牲而是勝利”。

我們再將時針撥回到2016年的夏天,將鏡頭對準李光、佘永林、孟龍這些藍軍旅普通的指戰員們,我們看到了他們听到滿廣志“陣亡”後的驚訝神情,我們也看到了片刻驚訝後的從容與淡定。

能夠在如此突然的情況下依然保持從容與淡定,並可以繼續戰斗直至勝利,可想而知,他們的內心深處有多麼足的底氣。

作為和平時期的軍人,他們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經歷戰爭,但他們願意用一輩子時刻為戰爭做準備。“誰都可以講和平,唯有軍人不能講。從我們這一代起,中國疆土將不再給任何國度的軍人提供創造榮譽建立功勛的機會!”

1 2 3 4 5

責任編輯︰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