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國第一藍軍旅︰我願你踩著我的肩背,高舉勝利的旗幟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孫偉帥 發布︰2018-01-11 09:16:1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紅藍對抗演習中,藍軍旅某營指揮員正在借著馬燈部署作戰任務。陸學權

三、“什麼是創新?就是拿破侖率軍翻越阿爾卑斯山”

推開門的一剎那,我與屋里的人對視,彼此都愣在了原地——

這里是藍軍旅某機步營的研訓室。屋里的人大概沒有想到會有記者“夜襲中軍帳”;我也沒有想到,已經過了晚上十點,這里竟然還在開戰法研討會,何況這個營部是我隨便挑的。

在這間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八、九個人正圍在地圖桌前。他們中有干部,有士官,甚至還有列兵。環顧四周,發現這間小小的研訓室里,地圖、沙盤、投影儀等一應俱全。

營教導員楊世偉站在人群當中,兩只棉手套一高一低地吊在胸前。他的頭發有些蓬亂,眼神里卻透著一股專注。我推門時,他手里的長桿正指著一處高地。這處高地,將是三天後他們的主陣地,他們的對手是現在與他們相隔不過200米的另一個營。

此時此刻,楊世偉正帶著大家研究怎麼“讓‘敵人’進入埋伏圈”。這已經是他們“大戰之前”,挑燈夜戰的第三個晚上了。

從營部出來,我下意識地抬頭望向夜空。因為沒有燈火,夜空的每顆星都看得真切。回頭透過窗戶再看看那間研訓室,發現那名年輕的列兵正在發言。

同行的干事告訴我,這樣的研訓室,這樣的熱烈討論,在藍軍旅不是什麼新鮮事。每個營部,甚至是每個連部,都有一個專門的房間供官兵們研究打仗。在這人人都想“貓冬”的寒夜尚且如此,只是一場單位內部的小型對抗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在每年的“跨越”系列演習開始之前,這一個個小房間里該是怎樣一幅熱烈的畫面。

難怪有人這麼講,朱日和對于軍人來說只有一個季節——“打仗季”。

追溯源頭,營連戰法研究室其實是另一個地方的微縮版。這個地方,就是藍軍研訓中心。那些讓紅軍部隊意想不到、吃盡苦頭的戰法訓法都來源于此地。

曾兩次參加過利比里亞維和任務的徐武韜,是藍軍研訓中心的元老。見到他時,他正在翻譯一本資料。回憶起建立藍軍研訓中心的場景,徐武韜感慨頗多︰“剛接到任務時,我們連一頁資料都沒有。電腦一開,除了系統文件,連C盤都是空的。”

從零起步,異常艱難。從總部機關到軍隊院校,從自己的戰友到院校的教授,全國各地都留下了徐武韜和戰友們的足印。2013年夏天,來自軍內各大院校的專家學者匯聚藍軍旅。當他們看到會議室里整齊擺放的大綱、配套教材等7大類研究成果時,驚嘆不已。一位將軍翻看著徐武韜和戰友們自主研究編寫的教材,感嘆到︰“一個旅級單位,沒有專業人才,在環境如此艱苦、演訓任務這麼繁重的情況下,研究出這麼多成果,真是不簡單!”

趟過了這條連“石頭”都少有的“河”,徐武韜和戰友們其實才邁出了“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徐武韜愛人在北京工作,每次探親休假,徐武韜總是要借著回北京看愛人的機會,到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等院校去跑一跑,每次“總能有收獲”。看著徐武韜拿回家的資料,愛人埋怨︰“真不知道你休假回來到底是為了看誰。”

原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的邸驗剛教授,是徐武韜的“忘年交”。偵察兵出身的邸教授現在每年都會到朱日和去走上一遭。在這里,他能看到院校的研究成果究竟能在部隊作戰上發揮多少效能,也能听到來自這支具有創新活力的部隊的一手建議。

見記者的目光落在牆角堆著的幾大摞資料上,徐武韜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這可不能看,我們的秘密都在這兒呢!”

在藍軍旅,創新因子已滲透到肌體的每一個“神經末梢”。裝步連班長于輝最願意做的事,就是“和高學歷的人聊天”。他覺得,跟他們聊天“長知識,長見識”。2014年,于班長帶著兩個人搞起了戰法創新,他們要將高深理論變成戰場上可行的具體戰法。

“到後來,我們連長都快被我問煩了。”于輝憨憨地笑著。那一次,他們的研究不僅提前一周完成,而且還在“跨越-2014”中得到檢驗,打了個漂亮仗。

“當所有人都認為拿破侖無法翻越阿爾卑斯山時,他用實際行動震撼了整個歐洲戰場。什麼是創新?就是拿破侖率軍翻越阿爾卑斯山!戰場上,就是要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才能出奇制勝。”班長于輝自豪地對記者說。

藍軍旅政委周勛告訴我︰“這個時代,最大的不變就是變化。對于變化,我們藍軍早就習以為常。”

習以為常的底氣從何而來?來自創新。創新讓藍軍旅緊跟時代發展的腳步,緊跟中國軍隊變革的腳步。

一支沒有創新活力的軍隊,不可能打贏明天的戰爭。對中國軍人來說,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將戰場上的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勇氣和智慧。

1 2 3 4 5

責任編輯︰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