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國第一藍軍旅︰我願你踩著我的肩背,高舉勝利的旗幟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孫偉帥 發布︰2018-01-11 09:16:1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戰狼勛章。在該旅,只有參加過20場以上紅藍對抗演習的官兵才有資格獲得這枚勛章。申冬冬

四、“我希望自己強大,但我更希望我的‘對手’更強大”

藍軍旅的多功能大廳里,傳來一陣陣笑聲。這笑聲來自藍軍旅官兵,此時台上正在演小品《戰損收容所》。

這是一個根據演兵場上真實事件改編的節目——紅軍和藍軍的“傷員”在戰損收容所踫面,戰場上的相互不服氣延續到了這里。一番口舌之戰後,兩名小戰士才知道,自己的班長是曾經的戰友。

這樣的場景,于輝並不陌生——

那是2015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朱日和草原上的硝煙與塵土還未完全散去。藍軍班長于輝快步走上山坡四處張望,好像在尋找什麼。

“嘿!看啥呢!”于輝背後傳來一聲詢問。

他一回頭,樂了︰“排長!可找著你了!”

原來,從演習開始前,于輝就知道這次對抗的紅軍部隊是自己曾經的老部隊。幾經打听,他得到了一個“情報”︰他當新兵時的排長龔文明也來了。演習一結束,于輝迫不及待地想見見老戰友。

兩人看看彼此,都是滿身的泥土,相視一笑,走上山坡的制高點,席地而坐。

一陣寒暄後,龔文明突然扭過臉問︰“小子,你們藍軍下手也太狠了!到底用的是啥戰法?”

于輝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也一臉認真地說︰“排長,我現在不能告訴你,等最後的復盤總結會你就知道了。”于輝轉過臉,仰頭面對耀眼的陽光,把眼楮眯成一條線。他長舒一口氣,接著說︰“我們要是現在不狠點,有一天你們真上了戰場,那是要丟命的。”

相對于輝,偵察兵佘永林的表述要“柔和”許多。

對抗演練前,接到軍校同學的電話,他會故意逗對方一句︰“看著點,別讓我端了你們老窩!”

話雖這樣說,可不管是于輝還是佘永林,如今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那就是“仗越來越難打,紅軍越來越難對付了”。

“對我們來說,這是好事。”藍軍旅參謀長陳軍說,“不管外界對我們的贊譽有多少,但我們作為藍軍的職能使命不會變。我看到網上有人說,我們就是要把紅軍‘虐哭’,其實我們更希望紅軍贏。他們贏了,我們‘磨刀石’的價值才算體現出來了。”

副參謀長孟龍第一次參加“跨越”系列演習時,“激動得一宿沒合眼”。當他站在頭車的車頂向後望去,他第一次知道什麼叫“鐵流滾滾”。那一刻,孟龍覺得自己就像矢志“踏破賀蘭山闕”的岳飛,他的心里就一個想法︰無論如何都得贏。

2014年,7戰6捷的戰績,讓朱日和成了焦點,更讓藍軍旅成了“明星”。可接下來的“跨越-2015”演習,孟龍的想法發生了變化。

“不是不想贏,只是在想,我們這樣做對跨區而來的紅軍部隊,到底能不能起到鍛煉的作用。我們這塊‘磨刀石’,能不能讓對手變得更加鋒利。” 孟龍笑著說。

走進藍軍旅的營區,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刻有“能打仗,打勝仗”的“磨刀石”。立在大門口,就是要提醒每一名官兵︰勝利誰都渴望,藍軍贏,是實戰化訓練成效的體現;紅軍贏,是“磨刀石”真正磨出了一把鋒利的好刀!

問起張遠望的“戰狼勛章”是怎麼得來的,他的回答令記者有些意外。對如何得到這三枚勛章的過程,張遠望描述得風輕雲淡,倒是對得到勛章前的驚險與失利記憶猶新。

是他怕輸嗎?不是。

《孫子兵法•九地》里講︰“透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張遠望和戰友們記得勝利的喜悅,但他們的勝利並不是為了證明“我很行”,而是要讓紅軍戰友和自己都清楚地知道“我哪里不行”。懂得了“輸”的意義,才是實戰化訓練的最大收獲。

也正是在這一次次實戰對抗演習里,藍軍旅磨練了紅軍,也磨練了自己。

有人問滿廣志︰“您輸過嗎?”

滿廣志回答︰“輸過。”

兩個字的回答干脆而坦然。繼續追問輸給了誰,怎麼輸的,滿廣志神情淡定,娓娓道來。

滿廣志不在乎輸贏嗎?不,他在乎。只是他知道,什麼時候輸不丟人,什麼時候絕對不能輸。

藍軍旅官兵不在乎輸贏嗎?不,他們在乎。只是他們知道,什麼時候輸不丟人,什麼時候絕對不能輸。

正如藍軍旅官兵們掛在嘴上的那句話︰“我們不是要拿金牌的選手,但我們可以培養拿金牌的選手。”

藍軍旅官兵在“壓艙石”前莊嚴宣誓。申冬冬

1 2 3 4 5

責任編輯︰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