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一名女指導員的“育嬰日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丁慧蓮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11 23:52

一次次產檢就像打游戲過關,除了血尿常規、體重血壓、宮高腹圍胎心,還有唐氏綜合征篩查、大排畸檢查、妊娠糖尿病篩查……每次產檢前一顆心都懸在半空,生怕麥麥有什麼不好。還好整個孕期基本順利,不過也是大毛病沒有、小毛病不斷。忘了從多少孕周開始,B超一直報胎兒面部有血池,臍帶繞頸一周,心髒有點狀強回聲,醫生一直讓不要擔心,繼續觀察。還有一次產檢,甲功7項的最後2項抗體都超標。桃桃姐姐就是生妹妹時甲狀腺出現了問題,她囑咐我一定要重視一定要復查。頓時,我也非常緊張,又去看內分泌科,醫生說超得不多,不必用藥,每月復查。神奇的是到了孕晚期又不超標了,自己好了!

還有一次孕晚期做B超顯示羊水少,過半個月檢查更少了,少到了最下限,嚇得我回去拼命喝水,真的把羊水喝上去了。以前睡眠質量很好,沾枕頭就著,一覺睡到大天亮,孕晚期開始失眠,凌晨4點左右經常醒來,有時是被小腿肚子抽筋的劇痛疼醒,躺差不多一個小時再睡著。新兵5點多躡手躡腳地起床,我都听得見。抽筋想必是因為缺鈣,不想吃鈣片之類亂七八糟的補品,只是每天吃雞蛋喝牛奶,卻沒有明顯的改善,不過生完就好了。按照書上和App的建議左側臥,直到突然有一天晚上被左胸里的刺痛疼醒,先後去看了產科、普外科、胸外科、心外科,醫生都說沒事,卻在做B超時發現右側乳腺長了一個結節。左胸里的刺痛和右乳腺里的結節都在麥麥出生後哺乳的過程中自動痊愈。

醫院的孕婦課上,講課的醫生拼命安利愛爾惠母的孕婦課,听孕早期的課時麥爸還在外地學習,我自己听的;孕晚期的課,麥爸回京了,我們一起听,並且成功被洗腦,乖乖交了錢。麥爸一向摳門,為了麥麥花錢居然眼楮都沒眨一下。課程設計很科學很全面,涵蓋了分娩、坐月子、嬰幼兒科學喂養、常見疾病、意外預防、早期智力開發一共9節課。我們听課非常認真,又是拍老師的PPT,又是記筆記,確實刷新了很多陳舊觀念,只是現在大部分都不記得了。

元旦爸爸媽媽來北京。我們很久沒見,媽媽居然恢復得非常好了,走路雖然有點慢,但是基本流暢。爸爸過了兩天回去上班,媽媽留下陪我待產。

報名孕婦課的時候麥麥已經8個月了,周末隔一周值一次班,有時麥爸加班,或者趕上別的事,我們的課听得非常緊張,有時一天都在孕婦學校,有時兩天都在來回趕路。

2017年1月21號,匆匆忙忙听完最後一次課,去公公婆婆家吃午飯、睡午覺,一覺醒來上廁所時發現見紅了。在孕婦課上已經把4個臨產指征背得滾瓜爛熟︰破水,10分鐘一次規律宮縮,出血量大、暗紅色,超過42周。見紅並不是臨產指征,所以沒有驚慌。打電話告訴爸爸媽媽,他們卻很緊張,一定要我去醫院看看。正好有有表哥和軍軍表哥去給公公婆婆送年貨,于是搭他們的車去了醫院。周六晚上醫院只有急診,醫生用PH試紙測了羊水沒破,又讓做B超,值班醫生可能不是做婦產B超的,不太清楚需要查什麼,簡單看了看就讓走了。

第二天照常去上班,跟領導報告了一下可能會提前分娩的情況。晚上下班打了輛滴滴順風車回家,把這些年在連隊過日子的家當收拾收拾拿回家。平時上下班都坐公交地鐵,偏偏我的肚子不明顯,也可能有人看出來卻假裝看不見,總共只遇到過3個好心人讓座。秀秀幫我拎著大包小包,一路送到大門口。

懷胎十月,照顧我最多的人,當然不是麥爸,我照顧他還來不及;也不是爸爸媽媽,他們遠在外地,而且媽媽也需要照顧。照顧我最多的人是秀秀,無論工作生活,方方面面,秀秀都非常周到非常勤快,常常在一些細小的地方讓人感到又溫暖又貼心。

誰說90後個性強、不懂事?我們中隊就有很多小女兵活潑又開朗、勤勞又善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