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說雷鋒︰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來源︰前衛文學微信公眾號作者︰焦凡洪責任編輯︰董
2018-03-01 08:15

2011年清明節前夕,雷鋒生前的工友易秀珍冒著大雪從鞍山來撫順為雷鋒掃墓,我特意把她請到部隊休息。下午,我又陪她來到“雷鋒公園”。70歲的易秀珍老人把從鞍山捧來的一籃鮮花莊重地獻在雷鋒墓前,爾後,她又掏出一塊毛巾,輕輕地擦拭雷鋒的墓冢,她一邊擦著一邊對雷鋒絮語,熱淚一滴滴灑在那花崗岩的墓牆上——

我是1958年11月在長沙火車站與雷鋒認識的,這是鞍鋼在湖南招收的最後一批工人離開家鄉奔向工作崗位。在車站,鞍鋼招工小組的同志指定雷鋒為第三小組的組長,我被編在了雷鋒的小組。當時我17歲,高中還沒畢業,雷鋒僅比我大一歲,比同行的許多伙伴兒都小。在列車上,雷鋒像位大哥哥一樣照顧著我們,使大家一路興高采烈地從湘江岸邊來到東北鋼城。在鞍鋼,雷鋒被分到化工總廠的洗煤車間,我分到了煉焦車間。我們工人都住在一棟宿舍樓,男的住一、二層,女的住三層,我的宿舍是305,雷鋒的寢室是207。吃飯在一個大食堂,由于人多,打飯得排號,我與雷鋒分了工,我排隊買飯,雷鋒排隊買菜。那時,每個工人一個月只有4斤細糧,其他的都是大碴子、高粱米飯和苞米面窩頭。我在老家吃慣了大米飯,乍吃那窩頭實在咽不下,雷鋒就鼓勵我說︰“來東北要有兩不怕精神,一不怕冷,二不怕啃窩頭。”同時,他把自己的細糧省給我吃。有時因我們倒班吃飯湊不到一起,雷鋒就把買的饅頭、大米飯用手絹包起來,送到我的宿舍。我見他光吃粗糧,心疼地說︰“雷鋒,我吃粗糧慢慢就習慣了,你的細糧不要省給我了,這樣你的身體會垮的。”雷鋒笑呵呵地說︰“我吃什麼都行,你一個女同志,吃好了不想家!”

1959年夏天,鞍鋼決定在弓長嶺新建一個焦化廠。雷鋒積極報名,從大城市來到了小山溝。雷鋒是8月份到新焦化廠的,我9月份也趕來了。這里的條件與鞍山沒法比,吃飯在一個草席棚里,住在老百姓家的土炕上,漫天是灰塵,遍地是泥水。就是在這種艱苦的環境里,雷鋒與工友們開展了勞動競賽,工地每星期評選一次“生產標兵”,雷鋒18次榜上有名。那次下雨,雷鋒抱出自己的被子、衣服蓋公家水泥的故事,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床被雨水澆濕的棉被就是我給他拆洗重縫的。後來,雷鋒參軍臨走前的一天,工友們為他打點行裝,他把自己用過的衣物包了一包,讓我代送給他經常幫助的牧羊老人,然後,他把我給他重新拆洗縫制過的那床棉被疊得整整齊齊地交給我,說︰“小易,山溝里天氣冷,你別再蓋我那床硬撅撅的棉絮了。”我一愣︰“你怎麼知道的?”雷鋒說︰“你幫我縫被的第二天,我趁你不在屋,就翻看了你被里的棉絮……”當時,我心里感到特別慰藉和幸福。這床棉被,我一直沒舍得用。

雷鋒犧牲後,我一看到這件物品就大哭一場!後來,我又把雷鋒的那床棉絮進行了加工,重新縫到了他的被罩里,恢復了棉被的原樣。這是雷鋒精神的寶貴遺產,也是我們親如兄妹的美好情感的見證啊!整整50年,我一直珍藏著它……曾有老板出高價要買這床被子,就是出座金山銀山我也不賣呀!2010年9月28日,我把這床棉被無償地捐獻給了遼陽市弓長嶺“雷鋒紀念館”。讓雷鋒精神去永遠溫暖更多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