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頭”的他,也渴望著被稱一聲“好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範洋晨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3-26 16:34

《兵心無悔》片段

在電視劇《兵心無悔》中,主人公秦銳從學校畢業後參軍入伍,可是到了部隊卻發現理想和現實差距太大。在平常訓練中,若和同齡戰友相比,內務次,體能差,訓練拖後腿,可能還會被別的士兵嘲笑。可是劇中這名讓副班長頭疼的“刺頭”兵最終在班長的鼓勵下,發奮訓練,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戰士。在部隊,有個和秦銳一樣的兵。

滇南三月,微風和煦,筆者向迎面走來的隊伍望去,小莫面孔黑  ,笑容略靦腆,完全看不出班長口中“刺頭”的樣子,更像是一名听話的好兵。

去年9月,這位來自沿海地區的“小商人”,填完入伍志願書,便在筆記本的扉頁上立誓︰“在高山,在海島/駐守在青春的黎明/以夢為馬,逐夢天涯……”

然而,詩歌中的熱血豪情並未自動轉化為一個個踏實的腳印。入伍後,第一次內務檢查,他就站在副班長面前,小聲問副班長︰“被子疊不出稜角,怎麼辦?”副班長答: “沒有盡力,怎能知道疊不好?”

他解釋說︰“當兵前,我只蓋被子,從來不疊被子,副班長,‘豆腐塊’能這麼快疊好嗎?”

“萬事開頭難,疊被子其實是新兵入伍最基礎的第一課。”聞聲而來的班長鼓勵道。

那次,他在床頭折騰了半天,效果還是不理想。性格急躁的他在冰冷的現實面前,對部隊的憧憬第一次被擊成一地破碎的玻璃碴子。

“選擇入伍是對還是錯?”他第一次在日記本上畫下大大的問號。入伍前,懷有“英雄夢”的他和眾多踴躍參軍的年輕人一樣渴望像《我是特種兵》那樣風風火火,沖鋒陷陣。可是,面對新兵的養成教育階段訓練,他心里一直嘀咕︰整不完的內務,走不完的隊列……這些“花拳繡腿”的“假把戲”,能迎敵制勝嗎?“對一名合格的軍人來說,形象就是政治,形象里面就有功夫,想把真功夫練好,就要流血又流汗。”明事理的班長在一次班務會上特意拉高聲音分貝。

是的,不當兵後悔一輩子,當了兵榮耀一生。成長為一名合格士兵,通常要經歷同齡人難以想象的磨練和考驗。

短暫新訓結束後,表現不盡人意的他被班長帶下老中隊,夜崗、五公里越野、警棍盾牌……盡管其中有他感興趣的實彈射擊,但是緊張而快節奏的中隊生活讓這位有股傲氣的“小商人”有點吃不消,對部隊的滿腔激情也在一天天的正常操課中消磨怠盡。入伍前,那位立志要當就當特種兵,不在硝煙中磨礪,就在戰斗中成長的熱血青年在日復一日“平淡”的現實面前也開始變得沒有耐心起來。

在大隊調整組建後第一次組織的體能摸底考核中,任性的他因害怕拖累連隊平均成績而主動棄考,獨自跑去靶場隱藏半天,直至考核結束後,他才出現在中隊戰士面前。為此,在大隊成立後召開的第一次軍人大會上,中隊主官和班長都作出了深刻檢討,同時,他的出格表現似乎也更加固了中隊戰友對他“刺頭”兵的印象。

“喜歡挑戰傳統規矩,可是干什麼都不積極主動;敢于質疑連隊骨干,可是卻常常拖集體後腿;性格大大咧咧,卻又會偷偷摸摸的違規違紀;看上去不在意集體榮譽,有時卻又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為大家打抱不平……”這是中隊干部在向支隊政委匯報個別人時對他這個“刺頭”兵的刻畫像。

“用心帶兵,以情帶兵,沒有帶不好的兵,就像沒有教不好的學生一樣是一個道理。” 蹲點臨走前,支隊政委特意叮囑他的中隊主官,並勸誡他︰“莫負光陰與前程,努力實現偉大而勇敢的軍旅夢。” 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爾後響亮地回答了一聲 “是”。

昨晚,筆者在辦公室整理各大隊崗位練兵比武競賽人員名冊時,踫巧發現“刺頭”兵的名字。“也許真的懂事了。”看著他的名字,筆者愣了一會兒又繼續碼字。這次,筆者默默地祝福他從今開始換羽飛翔,用實力贏得一聲“好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