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弋大洋,听祖國戰艦命名背後的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國全 代宗鋒 等責任編輯︰董
2018-04-18 14:44

戰艦,祖國為你命名

——人民海軍艦艇命名背後的故事

■徐 巍 張 千 解放軍報記者 劉亞迅

縱觀世界,每個有海軍的國家,都擁有象征國家尊嚴、標志綜合國力的艦艇。

有艦就有艦名,人民海軍的艦艇也不例外。那麼,共和國的“流動國土”究竟是怎樣命名的呢?這些名字的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星星之火,在萬里海疆燎原

1978年11月18日,海軍正式頒布《海軍艦艇命名條例》,對人民海軍艦艇命名作出規範。往前追溯,那段特殊歷史背景下人民海軍所采用的艦艇命名方法,依然讓今天的我們回味無窮。

1949年4月23日,劃時代的旗幟在江蘇泰州白馬廟升起——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海軍宣告誕生。當時,大家對已有的艦艇如何命名進行了討論,有人提議用領袖和將軍的人名,有人提議用戰斗英雄的人名。毛主席听到議論後笑著說,歷史是人民創造的,用人名不妥。我們的海軍剛剛組建,現有的戰艦是我們的海上根據地,是星星之火。

1949年9月19日,國民黨海防第一艦隊旗艦——“長治”號在上海吳淞口外起義編入人民海軍序列,而後更名為“南昌”艦,其意不言而喻。

1950年4月23日,在南京江面舉行的華東軍區海軍一周年生日慶典暨艦艇命名典禮上,由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命名的人民海軍第一批艦艇展示了嶄新的艦容和艦名——“井岡山”“南昌”“延安”“遵義”“古田”“興國”……寓意以革命聖地的“星星之火”燎原祖國的“藍色國土”。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中國政府決心加快人民海軍的建設步伐。1953年6月4日,中國和蘇聯簽訂了“海軍訂貨協定”,從蘇聯進口部分戰斗艦艇,其中包括4艘驅逐艦。

時任海軍司令員蕭勁光認為,這4艘艦艇雖然都是蘇聯二戰時期戰功卓著的戰艦,但它們畢竟不是我們自己建造的。我國要自力更生、奮發圖強,爭取早日擁有自己設計建造的大型軍艦。而這一切必須依靠強大的工業基礎,因此,這4艘軍艦的艦名定為當時中國的四大工業重鎮“鞍山”“撫順”“長春”“太原”。

規範命名,擦亮流動國土名片

為了便于實施領導指揮,開展國際交往,擴大政治影響,激發全體官兵愛祖國、愛艦艇的熱情,1986年7月10日,海軍對艦艇命名條例又作了補充和修改。

這次修改總的原則是︰區別于國際上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艦艇命名;區別于國內地方船名;條理性強,便于記憶;字音清楚,不易相互混淆;名稱響亮,有意義,能夠體現祖國的尊嚴,表現出中國的悠久歷史和文化;能夠經得起歷史的考驗,使用長久,在相當長時間內,能夠滿足裝備發展的需要。

條例規定,艦艇的艦名、舷號,是艦艇編入戰斗序列時,由領導機關授予的部隊番號和代號。具體命名規定是︰巡洋艦以行政省(區)命名;驅逐艦、護衛艦以大、中城市命名;核潛艇以“長征”加序號命名;常規導彈潛艇以“遠征”加序號命名;常規魚雷潛艇以“長城”加序號命名;掃布雷艦以“州”命名;獵潛艇以“縣”命名;船塢登陸艦、坦克登陸艦均以“山”命名;步兵登陸艦以“河”命名;輔助船艇均以表明所在海區和性質的名稱再加序號的形式命名。

不拘一格,“流動國土”承載民族精神

我們所熟知的艦艇,多以省、市(州)、縣,湖泊、高山為艦名,那麼人民海軍的戰斗序列里,到底有沒有用人名命名的艦艇?

還真有。用人名命名的艦艇,最出名的莫過于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的鄭和艦和世昌艦。1987年4月,我國第一艘遠洋航海訓練艦在上海求新造船廠下水交付海軍,歸屬大連艦艇學院,命名“鄭和”,舷號81。這艘現代化新型軍艦,可單艦環球半圈無需加油。學員在這艘艦上,可同時進行航海、觀通、機電、武備、船藝、醫療等40多個科目的實習訓練。時隔10年,國防動員艦世昌艦也交付海軍。

大家所熟知的竺可楨船、錢學森船、畢--艦、華羅庚艦也以人名命名,這些人無一不是在中國歷史上或者在新中國建設中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巨匠。以他們的名字命名,就是要紀念他們的豐功偉績,勉勵後人。

在人民海軍編制序列中,還有一艘極為特殊的艦船,其命名沒有受到任何規則限制,也是迄今海軍艦船中名字最長的,那就是隸屬于東海艦隊的外交明星船——和平方舟醫院船,其地位作用,讀其名便可知。

此外,還有數艘以星系命名的電子偵察船,這些星系都是中國古代天文歷法里為民間所熟知的,如北極星船、天權星船、開陽星船,等等。天權星船所命名的天權星,在古代是文曲星,而開陽星船中的開陽星,是古人所說的武曲星。

以城市之名 牽家國之情

■徐有銘

艦艇是浮動的國土、流動的名片,經常遠涉重洋、分散獨立或與其他兵種共同執行各種戰斗勤務,是國家尊嚴、綜合國力和軍事實力的象征。

“歷史是人民創造的,用人名不妥。我們的海軍剛剛組建,現有的戰艦是我們的海上根據地,是星星之火。”這是1949年人民海軍剛剛成立時,毛主席在听到大家對戰艦命名的議論後指出的。隨後,一批以“井岡山”“南昌”“延安”“遵義”“古田”“興國”等革命聖地地名命名的戰艦,在中國的“藍色國土”上點燃了“星星之火”。從此,以城市命名戰艦、用戰艦宣傳城市,成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軍民共建“海上長城”的一個具體展現,是我國特有的制度傳承和文化傳承。

中國擁有5000年的歷史,每一座城市無不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一艘戰艦,從它被命名的那一刻起,就與命名城市拉起了一條無形的紐帶,魚水情深、心心相連。城市厚重的底蘊與優秀的文化,在紐帶連接中嫁接傳承,得到升華與新生。泰州艦,以海軍誕生地命名,威猛的驅逐艦再度啟航,踏上海軍發展壯大的新征程;湘潭艦,以偉人故里命名,時隔28年,鳳凰涅--、浴火重生,再續優良傳統、傳承紅色基因。

艦為城榮,城因艦威。對于一座城市來說,命名戰艦,是一種無上榮光,不僅會增強市民的自豪感,而且點燃了精神文明建設的火炬,更是拳拳愛國情的有效載體。對水兵們來說,艦艇命名帶來的不僅僅是“榮譽市民”的榮譽,更意味著一份牽掛、一種責任、一份動力、幾多鞭策。

2011年,徐州艦不負眾望,順利完成撤離我在利比亞人員的護航任務,開創海軍護航編隊遠洋遂行任務的“五個首次”,受到習主席和中央軍委的褒獎,榮立一等功。2016年,湘潭艦繼承海戰功勛艦的優良傳統,入列僅43天就遠赴亞丁灣、索馬里海域,圓滿完成第23批護航任務,充分體現了“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鐵血忠魂,展示了人民海軍新型艦艇的威武雄姿和海軍官兵的良好形象。一艘艘威武戰艦,總是用最質樸的語言、最實際的行動為命名城市添光增彩,成為城市最亮麗的名片。

習主席強調指出︰“我們的軍隊是人民軍隊,我們的國防是全民國防。我們要加強全民國防教育,鞏固軍政軍民團結,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凝聚強大力量!”戰艦與城市的共建共鳴,承載著中國道路、中國制度和中國文化的結晶,必將凝聚“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的磅礡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