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四月天,沁人心脾的何止是那槐花香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馮斌責任編輯︰董
2018-04-26 09:53

不僅如此,槐花還可以包成槐花包子。包子還沒出籠時,香氣已經燻吹著我們的面龐,直直地勾引著我們的味蕾。

槐花粥更加粘稠地讓人難忘,滿滿喝上一口,胸腑里全是暖熱,熱氣混著鄉味,沁入心肺。還有槐花清蒸魚滋味啊,才下舌尖,又上心尖。也許季鷹的蓴鱸之思的動人之處,就在于菰菜羹、鱸魚膾都是鄉味吧。而家鄉那槐花和魚的搭配,也成為我腦海里揮不去的感觸。細微的鄉情,就在一道道鄉味里,不舍不棄。

原來,人間至味的本質,就是呼喚。

(二)

槐花是一篇舊文,是歲月的一種散文體。

母親最喜歡和山中野味打交道,但是槐花飯的花樣,就格外多。春日里,那榆錢飯,活上點高粱面,加上薺菜蒸餃,類似這樣的時令農家小吃,無不在話下。做好後,總讓我帶給戰友嘗嘗鮮。

如果每次槐花用于做飯後,依舊剩下的不少,母親就開始泡槐菊茶。槐花荊芥飲,就是母親食譜里的一道美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