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四月天,沁人心脾的何止是那槐花香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馮斌責任編輯︰董
2018-04-26 09:53

槐花蜜水細啜慢飲下,滌煩益思、振奮心神。而大黃槐花蜜飲,光听名字,就覺得色澤撞擊著心靈,而飲下去,更覺得味道非同凡響。

槐花能減少血管通透性,降血脂和防止血管硬化。當我看到槐花有如此多的功效時,便提醒母親多吃些槐花。

而前幾天,看到母親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個下午,把半座山的槐花都擼得光禿禿了。今晚蒸槐花,菜呢——槐花炒雞蛋!”

我想起母親從來炒不糊菜,因為她每次做菜,油都放得格外多。

槐花炒雞蛋,油放的不可太多,不然會拭去槐花的清香。然而——母親放油時總收不住閘。她覺得孩子在學校吃飯,油水不夠,每每我們在家時,她就要猛猛地傾一勺油,听油與熱鍋接觸的滋啦聲瓢潑而起,她方心滿意足地笑了。她笑說,在家吃飯,油一定要“糊”滿嘴。

這與過日子極細的奶奶形成了鮮明對比。奶奶每每因為舍不得放油,香椿掌蛋變成了炒蛋。而母親攤雞蛋從來都油漉漉,出盤後簡直像油浸泡過。這已經不是攤雞蛋,而成了煎雞蛋。而奶奶的攤蛋為什麼總能攤成餅?原來,節儉的奶奶在攪拌雞蛋的盆里,會不吝嗇地灑進一捧面,這樣攤出來的雞蛋顯得格外多,更重要的是,省下了雞蛋。母親卻不喜歡這樣的做法,她覺得給孩子做飯,不能這樣“偷工減料”。

小時候喜歡母親的槐花攤雞蛋。長大後懷念奶奶的槐花攤雞蛋。

現在,不論哪種攤雞蛋,都足以樸實地讓自己深深眷戀。

念的腳兒不停。

思的步兒不斷。

鄉情彌漫著一種很玄的思緒。

這都是歲月的散文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