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曾叫囂著仗劍走天涯的”少年,怎麼突然回家了?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作者︰龍亞蒙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7-08 20:49

我遲疑地看著母親,想說些什麼,嘴張開又閉下,那句“媽媽,在部隊,我其實挺想你的!”還是沒有吐出口。

其實不僅僅是這一句,還有很多想說出的話,都不敢講出口,比如現在工作壓力大,要求嚴格,最近受到了批評。

那些話,看著母親開心的臉,就又咽了回去。

以前在軍校學習,是報喜不報憂,那些“憂”多半是訓練艱苦,成績不好之類的小事情,現在工作後的那些“憂”是無法言說的,說了也只能讓他們更加擔心憂慮。

就像村上春樹說︰“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不準情緒化,不準偷偷想念,不準回頭看。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話,不是所有魚都會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我看著母親的背影,忽然想到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和爸媽圍坐在一起看電視劇,屏幕上閃現著老舊套路的情節,我覺得無聊,喝光了杯子里的茶水,起身就要走。

父親一把拉住我,我說我對電視劇不感興趣。

他說︰“沒意思你也坐會兒,當有一天我們都不在了,你就會懷念這個時刻,一家人坐在一起,哪怕不說話,也是很好的。”

當我要坐上軍列,背井離鄉時,我突然很懷念那個時刻。

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身處軍營的我還想念著家里的很多時候,和父親一起坐著聊國際大事的時候,和他們一起逛街的時候,一家人看著電視包餃子的時候,那些曾經毫不在意的瞬間都在夜深人靜的時刻涌現,一點點敲擊著神經。

還記得參軍入伍,在車站送別的時候,母親一直拉著我的手,眼楮濕潤著,帶著哭腔說︰“你要是不長大,那該多好!”

時光總是以一種令人捉摸不透,又恍然大悟的方式改變了一切,父母越來越離不開我們,而我們越來越戀家了。

我想起高中時,朋友們坐在草地上听著裝著干電池的MP3放著許巍的歌,我們說以後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彼時覺得“遠走高飛”真的很酷,帶著浪子的不羈和放縱。後來經歷了歲月的分離後才明白,或許這個詞很有個性,可它背後沉澱著多少無法言說的無奈和苦楚。

那個曾經叫囂著要仗劍走天涯的少年,你在哪兒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