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牧野!勿忘那些長眠于邊防線上默默無聞的戰士

來源︰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寒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9 12:50

2

嫂子很熱情,那種像家一樣的感覺自從離開家以後我就沒有觸摸到了。

“阿辰啊,你都不知道,你每次寫信來他都特別開心,你、隊長,還有任務連的其他兄弟,他能說上你們一天。”嫂子一邊盛飯一邊說道。

“瞎扯個什麼?”牧野瞅了嫂子一眼,又羞赧地看了看我,“你小子也是,這都什麼年代還寫信,有事不能打電話嗎?想听听聲音都難……”

“你也知道,我說得不行,寫得還湊合。有些話不好說,就只能寫給你了。”

“你這話讓我想起來了,還記得當初你剛進我們任務連嗎?你愛寫寫東西,我就拿這事兒成天刁難你。你小子也倔,總想和我對著干。”

“不說我還忘了,你這個副隊長當年為啥對我特別不滿意?我不就是喜歡寫寫畫畫,你搞得好像我違了多大紀一樣。”

“嘿嘿,怪我對號入座。帶你之前我帶過多屆高才生新兵,他們有的就像你一樣,訓練之余總愛弄筆墨。但他們中間很多人卻看不起普通士兵,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和他人交流,也不好好訓練,我怕你變成他們。”

“我沒記錯的話,是從那次全能個人軍事比賽我奪冠後,你才開始改變對我的態度的。”

“那次比賽你的確讓我很驚異,但真正讓我從心底接納你的是當年的雪地阻擊戰。”牧野緩緩吐口氣,“那是你的第一次實戰。”

我沒說話,心里卻有一股暗流在涌動。那場戰役,列隊站在我旁邊的平川犧牲了。

我至今忘不了那場阻擊戰,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尸體,死去的卻是我視之如兄弟的戰友。就在我眼前一百米的地方,一條矯健生氣的身軀緩緩倒下,逐漸冰冷。

我背著還有氣息的平川奔跑時,他用盡力氣說出的最後人生三個字是︰“別管我。”我清晰地感受到他貼在我背後的胸膛漸漸地停止了起伏。我哭不出聲音,淚水卻像下雨般流個不停。

沒有人會懂那種感覺,除了親身經歷過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