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牧野!勿忘那些長眠于邊防線上默默無聞的戰士

來源︰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寒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9 12:50

3

牧野離開任務連的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一年。回憶成了洪水,沖刷著那片戰場上所有的故事和人。

中國北疆到南疆的距離有多遠?我十二年前在直升機上得出一個答案:一個夢的距離。那一場遠行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是我在任務連這幾年艱苦訓練的片段。醒來的時候我還罵了一句︰“覺都睡不安穩,我快被任務連折磨成神經病了!”

二級戰備,上面下達命令讓我們從漠河緊急趕往西南邊境,極度困乏的我們只能在直升機里休息。極速調動兵力,我能感覺到形勢的緊張。但對于長期活躍在邊防線的我們,幾乎可以說是偷渡賊的天敵,根本不會把他們放在眼里。

所以當我們第一次看見偷渡賊訓練有素、身手矯捷、藏有重型武器時,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更可怕的是,他們還有增援。

當我們終于意識到他們是國外精銳組織,上級立刻下達命令讓我們撤退,但那時我們已經身陷重圍。

我至今還能想起那晚的一切。一簇一簇的火光從天而降,在我們身邊綻放。我緊緊匍匐在地面,炸飛的泥土一層一層鋪在我身上。轟鳴聲和暴雨聲交織一起,我再也听不見其他聲音。我在一片朦朧里跟著隊伍一次又一次突圍,死神仿佛就在離我咫尺間。

如果不是當年那場及時雨干擾了對方的炮火,也許我們連真的全軍覆滅。

我們的增援部隊在午夜時分趕到,我被抬上直升機時已經被炮彈轟得天旋地轉。在昏迷前的一秒鐘,我從探照燈的燈光里看到了好多血肉模糊的戰友。整整兩天,那畫面都在我眼前浮現著。

那次戰役,任務連傷亡人數超過總人數四分之三,和我同宿舍的三個戰友全部犧牲。

最可怕的不是生離死別發生的那一瞬間,而是它烙印你後半生的那漫長凝重的孤獨。就好像後來我在宿舍讀到一個笑話,急忙扭頭想去分享,卻發現宿舍早已空空蕩蕩,再也不會有人和你一同歡笑。

我出院的第二天就收到上調營部的命令,我急忙跑到辦公室,看到隊長呆呆地望著窗外,他紅紅的眼楮顯然又哭過。

“我不走。”剛進門我便直接甩出這句話。

“走吧,”隊長聲音有些沙啞,“團里向我要人好多次,說你文武兼備,是難得的人才。前幾次我都拒絕了。但不能總不給人家面子吧,是不是?這一次……”

“我不走!”我望著隊長,淚水流了下來。

“這是命令!上級已經下達命令,你必須走!”隊長側過身子,我看見他在偷偷抹眼淚。“阿辰,你們副隊長今天也要離開我們任務連了。你去看一看他吧,他在宿舍等你。”

“副隊長要走?”我吃驚地看了隊長一眼,趕忙往牧野的宿舍跑去。

牧野坐在輪椅上,後面是靜靜地站著的嫂子。他們好像等了我很長時間。

“副隊長,你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傷痊愈了嗎?”

嫂子抬頭望了一下我,眼里藏著淚光,欲言又止。

“我的傷需要長期調理,不方便一直住在我們軍區醫院。”牧野輕輕地開口道。

“隊長說你要離開任務連,是去養傷?”

“不,是退役。”牧野望著我,“醫生說我的腿……好不了了,本來是想偷偷離開的,但接到你上調的通知,隊長猜到你不肯走,讓我勸勸你。”

我站在原地,如同遭受晴天霹靂:“不,我不會走的!你也不能走!”

“阿辰,你的上調命令已經下達,不要為難隊長,他現在很難過。”牧野眼里噙滿淚水,“阿辰,當初和你同一批進入任務連的新兵現在只剩你一個了,你要活下去。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副隊長,就執行上級的命令,離開任務連。這是我在這里最後的心願。”

嫂子推著牧野離開,十米遠,牧野示意嫂子停下來,回頭沖我擠出一絲微笑:“臭小子,我折騰了你這麼些年,沒少生我氣吧。下次見面叫我牧野,比那個副隊長好听多了。”

我在任務連最後的記憶就是牧野離開時的寥落的背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