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牧野!勿忘那些長眠于邊防線上默默無聞的戰士

來源︰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寒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9 12:50

4

後來的十二年里我幾乎沒怎麼哭過,我猜測我所有的淚水都在和任務連的那場訣別里流干了。

思緒回到現在,飯桌前的牧野又給我斟了一杯酒:“這些年在營部、團部過得怎麼樣?肯定沒跟著我和隊長辛苦吧。”

我笑了笑,半天只說出三個字:“還行吧。”

我該怎麼跟他形容離開任務連的生活?我想起一位退役老戰士的一句話:原來以前的充實和簡單,現在就是一種奢求。

在團部,我會代表軍區出席一些活動,穿梭于社會與軍隊間。有時身著便衣走在大街上,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看著一棟棟摩天高樓,心里好害怕。我好想找回自己的槍,武裝起所有的裝備,和所有的任務連兄弟們在一起。我們團結在一起時,我從來不會害怕。

我不敢告訴牧野,當一名軍人從訓練場來到一個光速發展的現代化城市時,真的什麼都不是了。我有時很憤怒,很失望,我沒有想讓所有人都尊重軍人,我只希望人們不要嘲弄軍人在戰場上做出的犧牲。我可以原諒一個人眼里只有利益,但我無法原諒那些血染疆場、為他帶來安寧讓他安心謀取利益的戰士被他形容成笨蛋。

那些當兵當了很多年的人這輩子都再也成不了普通人。有些東西留在他們的靈魂里,就算有一天他們脫去了軍裝,他們也會在夢里看到鋼槍、迷彩和訓練場,那才是能讓他們安心的地方。

所以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告訴牧野隊長犧牲的消息。是隊長帶他走上了軍旅之路,是隊長讓他成為優秀的特種兵,隊長就是他的回憶的寄托。而現在,隊長犧牲了,我猜牧野在余生里都不會安心。

牧野將剛斟滿的酒一飲而盡:“你這次來不是有事要告訴我嗎?說吧。”

“其實我就是來看看你的,沒什麼事。”我撒了謊。我不打算告訴牧野這個消息了,我希望能瞞他一輩子。

“是隊長犧牲的事吧?”牧野低著頭一動不動,聲音有些苦澀,“隊長犧牲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我弟弟也在你們團,他告訴我的。”

我吃驚地望著牧野,他的冷靜讓我詫異。

“這些年一直為他提心吊膽,沒想到該走的還是要走,一點辦法都沒有。”牧野抬頭望著天花板,我看見一滴淚水從他眼角滑落。

“隊長的遺體還安置在任務連,你要不要去看最後一面?”

“不,別讓他面對現在的我,我也不想看到現在的他。就讓我們活在對方的記憶里,永遠年輕。”牧野輕輕擦了擦淚水,“如果人真有來生,我再回到任務連去見他。”

“如果有來生,所有的兄弟都會再見面。”我的眼楮酸澀,牧野在我的視線中變得模糊不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