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校“00後”的“開學第一課”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匡大鎮 王牧原 楊亞雄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05 13:31

今年,“00 後”學員開始大批走進軍校。他們稚氣未脫、個性鮮 明、富有理想,期待火熱的軍營生活。在他們身上,你可以看到這一 代人鮮明的時代印記、獨特的青春符號。 第一次站軍姿、第一次爬戰術……無論懷揣怎樣的初心,他們 都將面臨相同的考驗。初入校門的這些“第一次”皆是全新課程,是 他們的“開學第一課”。 青春“成人禮”與時代“接力棒”不期而遇的背後,是他們從塑 形到塑魂的轉變。在陣痛之後,“00 後”學員們認識了軍營,學會了 獨立行走。更為重要的是,屬于強軍新一代的使命擔當,開始在他 們心中悄然萌芽。 讓我們從他們的“開學第一課”中,見證他們的成長蛻變。

——編 者

見證陸軍步兵學院2018級新學員的成長蛻變——

軍校“00後”的“開學第一課”

■匡大鎮 王牧原 楊亞雄

“太苦了,與想象相差十萬八千里”“第一天上午就把以前一年的勞動量完成了”……說起入學體驗,新學員燕雲旭憋了一肚子的話。

這位來自山東的“00後”小伙子打小酷愛軍旅題材劇,熒屏上火熱的訓練畫面,堅定了燕雲旭從軍報國的信念。然而,等到親身經歷高強度訓練時,理想與現實的反差讓他嘗足了苦頭。

8月17日,燕雲旭和800余名戰友相約來到軍旗升起的地方——南昌。在陸軍步兵學院,他們的“開學第一課”在為期兩個月的入伍入學軍政基礎教育訓練中拉開序幕。期待已久的軍校生活,就這樣突然闖進現實。

板寸、操課、內務……“00後”的軍校生活在一個個新名詞里正式上演

“連站軍姿都這麼累,做一名軍人真沒那麼簡單……”半夜,下起瓢潑大雨,學員郭盼峰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仿佛每一滴雨都拍打在心窩里。

9月的南昌,太陽依舊炙烤著大地。軍姿定型訓練剛過去兩分鐘,汗珠已經從郭盼峰泛紅的臉上一個接一個順勢滑落……

“‘00後’給人的感覺是個性多元。”隊長熊俊說,很多學員站軍姿時眼楮到處看,很難摸透他們在想什麼。

母親挽著手,父親拎著包。從河北到江西,學員李文健就這樣來到學校。隊里統一理完發,他對著軍容鏡打量自己3毫米的板寸頭,反復摸著後腦勺。以前他十分在意發型,時不時擺弄頭發,現在那種感覺再也找不到了。

父母走了,李文健一個人坐在地上呆呆地對著手機,看著陌生的環境,他說第一次感覺自己像個“傻子”。

在家是個寶,來到這兒他們有了新的名稱——新兵蛋子、“蛋蛋”後。

對一路闖關沖過高考的“00後”來說,這里是“到”和“是”命名的新課堂。尖利的哨音、嚴厲的批評連同“必須……必須……”的句式,成為“開學第一課”的標配,折磨著在蜜罐里長大的他們。

什麼時候戴帽子,什麼時候不戴帽子,3分鐘要集合完畢,隊列里不許講話……李文健經常被這些弄得蒙圈。

“第一次听說出公差,還以為是要出差,到了現地一看原來是拔草……”學員陳江浩苦笑。

最讓學員陳宏宇犯難的是整內務,以前家務活能不干就不干,現在什麼都要高標準。

“說好了100個俯臥撐,可數到99,我才知道原來30個99才能到100。說好了10秒平板撐,我才知道1和0之間還有0.9、0.8、0.7……”學員于洪安痛苦地說,挫敗感、委屈感隨時可以發酵成眼淚。

“根本不知道怎麼幫別人打飯。”說起第一次當小值日的經歷,學員鄭棟梁記憶猶新,他完全無從下手,不得已在班長的輔助下才完成。

種種“第一次”接連出現,讓“00後”應接不暇,慌張無措。正是在各種不適應中,他們開始審視軍校生活,邁開軍旅生涯第一步。

隊列、戰術、拉練……每一種訓練都是全新一課,“絕望”成為高頻詞匯

“軍校雖然比較苦,咬咬牙也就過去了。”當初,“佛系”少年陸博文抱著這樣的心態來到軍校。

本以為逛完了知乎、貼吧,刷了一遍微博、微信,對軍校里的一切已經了如指掌。沒成想,短短幾天,陸博文的認知被顛覆得體無完膚。

報到第二天,起床哨吹得陸博文心髒怦怦跳。剛穿上褲子,士兵學員已經下了樓。火急火燎地集合,他還是被列入最後幾名。

當晚,班長拿著秒表卡時間,訓練內容就是穿衣服速度。

“第一天起床慢後,就不敢脫衣服睡覺。”這種小伎倆沒堅持幾天,便被班長制止了。

每種訓練都是全新的領域。談論“開學第一課”,他們提到最多的關鍵詞是︰絕望。

“第一次爬戰術差點要了半條命,那是人生最長的100米……”燕雲旭說,手掌破皮出血,還好勉強通過。第二天訓練,剛結殼的地方又被磨破。

一直渴望實彈射擊,然而,拿起槍的那一刻,學員劉恩瑞發現,自己想得太簡單。這位2001年出生的小伙子說︰“第一發子彈打出去,我兩眼發黑,雙耳發鳴,全身出汗,以後每開一槍就閉一下眼楮,導致每一槍都脫靶。”

陳江浩難以忘懷的是第一次拉練。為讓學員適應長途負重行軍,首次拉練在學院內展開。隊伍抵達門口,听到還剩最後10分鐘,陳江浩使出渾身力氣堅持,沒想到無盡的10分鐘在繼續。他說︰“回到宿舍整個人躺在地上,腳繃得很緊,從內到外的疲憊。”

這是一堂成長之課。在“花式”的“開學第一課”里,盡管累到“絕望”,但一些細微變化開始在他們身上出現——

于洪安說︰“以前覺得大學要往死里玩,手機從睜開眼玩到睡覺,如今已經‘戒了’。”

陳江浩說︰“隊列、單雙杠這些原來很抵觸的東西,現在練起來很興奮。”

年紀最小的學員李承第一次拉單杠,手掌多出5個繭。穿平底鞋行軍經常磨出水泡,踫巧3個泡都在同一個地方,于是,他把“泡中泡”當成“炫耀”的資本。

在學員5隊體能訓練檔案中,單雙杠項目95%的學員實現了零的突破;3公里長跑65%的學員從跑不了到合格……

責任感、戰友情……軍人的屬性在悄然萌發,他們逐漸長成軍人的模樣

舉起右拳的那一刻,學員張子恆的胸膛劇烈起伏著。他強烈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有了變化。

10月12日上午9時,他被授予學員軍銜,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共和國軍人。

“那種感覺前所未有,些許興奮,些許沉重!但軍人特有的榮譽感在心中升騰。”張子恆說。

“每次拉練總是吸引很多百姓的目光。每一個齊步,每一個轉體,每一個指揮員下的口令,我都會努力做到標準,做到軍人應該有的樣子。”于洪安突然發現,從今往後不僅要為自己負責,還要為國家、為人民負責。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調查問卷結果顯示,72.7%的學員報考軍校是“圓了當軍人、當軍官的夢”“想在軍隊轟轟烈烈干一番事業”,24.2%的學員表示“想為我軍現代化建設作點貢獻”。

每一代人都要經歷自己的成長。“00後”身上有與以往年輕人不同的時代氣質。教導員游禮說,即便他們心里有落差、彷徨,但很快就會被集體的溫暖、真摯的戰友情化解。

“從未有過交集的兩個人,因戰友二字讓我們多了一份厚重情感。”讓燕雲旭難忘的是新訓排長,他在日記里寫道,“新訓的苦與累,汗與淚,讓我明白什麼是軍人,什麼是戰友情。”

在被問到如何用一句話總結“開學第一課”時,張子恆說︰“有欣喜有緊張,雖然我還不是一名合格軍人,但體驗到成長的滿足感。”

第一課里的酸甜苦辣已在成長記憶里流淌,而屬于這一代人的青春精彩剛剛掀開新的一頁……

新戰友,我想對你說……

■馮旭鑫

3年前的那個九月,我懷著從軍報國的夢想,走進陸軍工程大學訓練基地,開啟了難忘的軍旅生涯第一課——新訓。我的新訓班長叫王騰遠。起初,我們都很害怕班長。因為他總是瞪著眼盯著我們,我們只要稍不留神,就會受到他的批評。但是,一次單兵戰術訓練改變了我對班長的印象。訓練中,我一直掌握不好動作要領,班長在一旁急得直跺腳,狠狠訓了我一頓。倔強的我,為了證明自己能行,咬牙忍著被碎石劃得滿身是傷的疼痛,一聲不吭通過了終點。訓練結束,班長走到我面前,挽起我的袖口和褲腿,“我知道你肯定受傷了”。說著,他用消毒紙巾替我擦淨傷口。“受傷了也不告訴我,我又要批評你了!”班長一邊心疼地念叨,一邊拿棉簽蘸上碘伏,涂在我的傷口上。听著班長的“批評”,一股暖流瞬間涌上我的心頭。我突然明白,雖然班長在訓練場上嚴厲,但他心里十分關心我們,渴望看到我們的成長。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訓練,絕不辜負班長的期望。最終,我以優秀的成績完成單兵戰術課目考核。

3年過去了,曾經懵懂的我,也成為一名新訓班長。新戰友們,我想對你們說︰3年前的我與你們一樣,在新訓中經歷了傷痛與汗水的“煎熬”。你們也許會吐槽班長的嚴苛,抱怨訓練的艱苦,想念家鄉的親人。但是,請你們牢記,軍營里的你不會孤獨。無論是陪你摸爬滾打的戰友,還是替你牽腸掛肚的班長,都會陪伴在你身邊,見證你的人生蛻變,與你共同品味成長的辛酸與甘甜。穿上軍裝,踏上征途,你們準備好了嗎?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