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新疆,三代從軍,這是屬于他們的守土情懷……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作者︰蘇爽 殷宇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1-06 23:39

不久前,新疆軍區某步兵團新兵蘇爽高興地撥通了家里的電話,和家人說起這一個半月來自己在軍營取得的進步和成績。

爺爺和父親都曾投身軍營,深受父輩影響的他在大學畢業後也選擇了參軍入伍,續寫光榮。

三代從軍,扎根新疆,這個家庭背後有著怎樣特別的軍旅故事?今天,我們一起听這位“疆三代”為我們說一說……

參軍入伍。

“進了部隊可就是軍人了,干出成績,爸相信你!”上車之前,父親理了理我面前的紅花對我說道。我莊重地向父親敬了個禮,這是我的回應,也是我的承諾。

我叫蘇爽,1996年出生,2018年入伍,來自新疆伊犁。朋友問我為什麼22歲還要去當兵,我告訴他︰“如果生來就是半個軍人,不去部隊走一走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我的祖籍本在重慶黔江,但從我爺爺開始,我們一家三代便與新疆這片土地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紅色革命、綠色長廊”是這片土地留給我的最深刻的印象。

爺爺蘇--路(上排左三)。

我的爺爺蘇--路是個老黨員、老革命,一生曾多次被評為優秀黨員和先進工作者。1949年,戰亂後剛剛安定下來的爺爺,便隨王震將軍大部一同進入新疆,開始了他後半生的駐疆故事。

常听父親說起,爺爺一生數次與死神擦肩。爺爺初來新疆的時候,便主動請纓參與剿匪,盡管一次次面臨生死考驗,爺爺卻從未想過退縮。經過幾年艱苦卓絕的斗爭,剿匪終于成功。在剿匪過程中留下的那些傷口也被他看作是一生的“軍功章”。

後來,爺爺轉業,到了伊犁昭蘇,他腳步未歇,手持鍬鎬,投入到荒原的開墾當中。

爺爺(右一)和大家一起開墾荒地。

修路成為當時的一大難題。爺爺是個不服輸的人,不管什麼事一定要干好才肯罷休,于是率領工人開始修建公路。置身于北域荒沙之中,他們住的是隨時可能被大風刮走的帳篷屋。每逢夜晚,爺爺便一直處在半睡半醒之間,只為沙塵暴來臨之前搖醒工友,做好防範措施。

半山腰,北風呼嘯而來。爺爺的手腳經常會被凍爛。雖然身上疼痛難忍,但他還是保持著那股傲勁兒,捂著生瘡的手,在冰雪間奔波。

父親常說奶奶是個堅強的女人。沒有爺爺的陪伴,生小姑時十分不順,她都不曾哭過。可有一年冬天,爺爺終于回到了家里,看到他幾乎已經變形的雙手,奶奶忍不住放聲大哭。

爺爺奶奶的合影。

公路周遭陡峭得令人絕望。爺爺總說,他是幸運的,再苦再難的日子,他也走了過來。秉承越艱苦越光榮的傳統,爺爺堅守在屯墾戍邊的路上。1999年,爺爺去世。50年時光,他深深扎根在了新疆這片熱土上。

爺爺常年奔波在外,難得回家一次。父親小的時候,總是听鄉親們說爺爺是個英雄,是個了不起的人。但什麼是英雄,那時還年幼的父親並不能完全體會。

那年冬天,父親還不到十歲,許久沒有看見爺爺,父親便求奶奶給爺爺寄了封信,說自己過完年就去找他,但爺爺卻回信拒絕了,說自己很快就會回來。兩三個月過去了,父親始終不見爺爺的身影。拗不過父親的要求,奶奶最終答應帶父親去看望爺爺。

全家福(下排左二奶奶,左三爺爺,上排左一父親)。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探親路曲折坎坷,他們一路詢問,一路前行。老式的舊車無法直接抵達終點,他們又接著走路,翻過山嶺來到了爺爺所在的工地。

那時正當春季,工地卻還停留在冬天。在工友的帶領下,父親終于見到了這個大家口中了不起的人。他扭曲著身體不停地用鐵鍬敲打著沙坑,突然興奮地向工友大喊︰“你們快來,這里有水了!”

蓬亂的頭發,布滿塵土的衣服,父親當時怎樣也無法將眼前這個略顯窘迫的男人和英雄聯系起來,他跑過去抱住爺爺,爺爺不停地安慰著父親。那一幕深深地烙印在了父親心里。

爺爺和工友們在休息。

隨著父親逐漸長大,他對英雄的定義也越來越清晰。雖然爺爺不能夠常常陪伴在他身邊,但爺爺的事跡卻深深感染了他。

在爺爺的影響下,懷著一腔熱血,我的父親蘇文忠于1986年入伍。沿著天山向東出發,父親來到石河子參加挖鹽、運鹽工作,與星辰相伴、與霜雪為友,每天起早貪黑地工作為當地用鹽提供支持。

為了在戈壁上開出綠洲,父親還擔負了修路100公里的任務。他夜以繼日地進行修築,仿佛不知疲倦。那時,爺爺常去父親所在地方探望,為父親打氣。戈壁荒涼,爺爺的鼓勵給了父親力量,使他能夠保持著樂觀向上的心態,堅定“人定勝天”的意志。

父親蘇文忠。

這身從小就令他著迷的軍裝,父親一穿便是十年。歲月的痕跡早已深深刻在父親的臉上,可他依然笑容滿面、精神抖擻。每當和我談起當年在部隊的生活,他常跟我說︰“年輕時吃的苦,一生都是有用的。”

父親在爺爺的感染下從軍報國,而我也是在父親的影響下參軍入伍。小時候,父親常常帶我去哈桑等地感受邊防軍人的風采。有一次父親讓我對他們敬禮,鄭重地跟我說︰“如果沒有這些人,就沒有我們的現在,希望你能記住他們的樣子。”

我曾經在想,父輩們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到底是為了什麼?當我看見這片土地燈火羅布、民生安穩,再去翻看曾經亙古荒原的歷史,才明白他們的一片苦心。

蘇爽敬禮。

都說子承父業,既然父輩們都是這麼走過來的,我也不能落後。2018年9月,大學畢業的我也選擇了參軍,希望在軍營實現自己的理想。

初入軍營的我踫到了不少難題,生活上的不適應、訓練上的煎熬……每當難受的時候,我就會想起父親曾經對我說過的話,深刻地體會到爺爺和父親一路堅持的不容易,我必須沉住氣,闖過這些難關。

班長告訴我想要當尖兵,必須把基礎打好。經過營區柏油路上的熱血奔襲、單杠場上的數次較量,現在的我較剛來的時候還是有了不少提升。

蘇爽訓練照片。

長路漫漫,而我前進的步伐卻不會停止。現在的生活條件相比以前已經有了質的飛躍,我們不用再拿起鍬鎬去深山荒野開墾。但我會苦練技能,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合格的軍人,光榮地繼承父輩的事業。奮斗的形式在變,可我們為這片土地奉獻的熱血不會變!

行走在綠色軍營,我又想起了臨走時,父親的那句“干出成績,爸相信你!”堅守初心,不忘來路。身為“疆三代”,只有守好這片熱土,才不辜負先輩們為這片美麗山河做出的奉獻和犧牲。

加油,軍人!

加油,“疆三代”!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國軍網微信•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