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孤島”,導航台的大比拼

來源︰軍事故事會雜志作者︰韓明坤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09 12:18

插圖︰雲 萍

這座導航台坐落在塞北邊疆的茫茫草原上,距離營區30余公里,用新兵牛津的話說,這就是一座孤島,被營區遠遠地甩在了外頭。班長王衛軍卻把它比作寶島台灣︰“雖然遠離大陸,卻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戰士們也為導航台總結了“一二三四”︰一根天線、兩扇門、三名戰士、四條狗,這些就是這個導航台的所有家當了。

剛剛到這里來的人都想著怎麼回去,身為班長的王衛軍卻整天樂呵呵的,“越是苦,越要有人在這里,這麼艱苦還要在這里,說明這里重要,想走的人沒有錯,錯的只是留不住他們的班長”。

雖然條件差了一些,可是這些人卻不甘寂寞,和自己較上了勁,拼了起來。

打油詩大比拼

話說新兵下連一個星期以後上等兵王強在打掃衛生時發現雪白的牆上不知被誰寫上了一首打油詩,詩文如下︰

來到軍營走一走,

誰想來到這里頭。

各種條件各種差,

日子要到啥時候?

說不知道是誰,那能不知道嗎?!總共才仨兵,班長你在這里干了三年了,我也快兩年了,剩下的就是我們“牛大博士”了唄。

說起“牛大博士”那可是值得一提,地方大學生入伍,能寫會畫,電腦計算機更不在話下,就是有一條,來了幾天就想回去。

慢著!王衛軍看著牆上的詩樂了,別,這個有點兒意思,我看這面牆啊,就作為咱們開展導航台文化的第一個作品,王班長也拿起了筆在下面寫了起來,有詩雲︰

萬里綿亙大青山,

戍守邊疆為哪般?

一點小罪受不了,

怎稱軍營男子漢!

第二天,又有新作上了牆︰

放眼只能數山頭,

側耳僅聞北風吼。

生活簡單又乏味,

你說犯愁不犯愁?

王班長看後馬上跟上︰

你的狀態我不依,

說聲兄弟別泄氣。

環境慢慢會改變,

說到頭來靠自己。

就這樣,你一首,我一首,牛津的心結也一點點地隨著牆上的打油詩在改變,跟著班長干起了種菜、養雞的活計,慢慢地小院兒里有了綠色……直到又一次由于道路損壞,給養車一個星期沒來,不但這哥仨沒有餓肚子,還讓送給養的同志吃上了一頓“東遠特產”——沙蔥炒雞蛋,讓連隊的司務長刮目相看。

興奮之余牆上又多了首“牛博士”的詩篇︰

自己事來自己辦,

牢騷不能當飯吃。

豐衣足食靠自己,

甩開膀子咱就干。

才藝大比拼

導航台的條件是越來越好,可是王衛軍的心里還是感覺少點什麼。為什麼有些同志總是想調走呢?業余生活也是不可少的,總不能讓大家延續著以往的“光榮傳統”——“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吧”?于是他利用連隊開會的節骨眼兒走進了被大家稱之為“才華橫溢”的教導員的宿舍,討教方法。

于是經過半年的努力,導航台的“博物館”里“陳列”了許多的版刻、用一次性筷子做的航母、沙畫、根雕等等“大作”。唯一的一部電腦里面還有一部“牛博士”只有在領導來了才舍得放出來的微電影《小Q無言》。

咱們“牛博士”把那條叫作“小Q”的拉布拉多犬拍成了微電影,結果還給單位拿出去參賽,獲了個一等獎。“牛博士”從此自稱“牛導演”,據說他用老榆樹的樹根給“小Q”雕了一個“小金人兒”,至于“小Q”同志喜不喜歡就不知道了。用王班長的話說︰“可能不如一根骨頭來得實惠。”“牛博士”卻左手拿著小金人兒,右手拍著“小Q”同志的頭說︰“你要有更深層次的追求。”

大家知道,這句話也許是“牛博士”說給自己的。

男子漢大比拼

別看牛博士是個“博士”但是力量卻不小,每次髒活累活搶著干,每次掰手腕班長總是“敗北”……這也讓“牛博士”一直自詡“神力牛”,一直以為自己很MAN!然而正月十五晚上的一件事卻讓他改變了看法。

春節過後,塞外草原氣候依然寒冷,正月十五晚上,哥仨正在忙著煮元宵、看晚會……“打開障礙燈,三架運輸機將在機場降落”。電話不合時宜地響起,也就是這個電話“攪黃”了東遠距導航台的所有“節日進程”。

在王衛軍打開導航機之後,牛博士發現一只障礙燈沒有正常工作,立即向班長王衛軍報告。王衛軍跑到線桿下面一看,果然右側障礙燈沒有發光。

飛機馬上就要著陸,如果沒有障礙燈的引導,極有可能釀成事故。情急之下,王衛軍脫下大衣︰“我上去看看。”

班長,我去!

不行,上面的空中風很大,你沒有經驗,很危險!

可……

可什麼可,拿著!

把大衣交給牛津,王衛軍自己爬到了線桿頂端,他發現,由于低溫和強風導致障礙燈一處焊點脫落,不能正常供電。回去再拿焊接設備顯然已經來不及。只能用手扶著開關,保持正常供電。

堅持,堅持,一定要堅持到飛行結束。塞北的寒風突破了作訓服的最後一道防線,把絲絲涼意從骨頭縫兒里滲透到王衛軍的全身,腳已經麻得不能再麻,手已經酸得不能再酸,然而,他卻不能放手……

夜幕中,牛津看著班長在28米高的線桿上,一手抱著線桿,一手穩穩地扶著障礙燈,在寒風中一動不動,不禁淚流滿面。這時候,他才發現,班長才是真正的大力士,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就這樣,王衛軍站在28米高的線桿頂端,一手抱著線桿架,一手托著障礙燈的開關,一動不動堅持了兩個多小時,直到飛機平穩著陸。

身上蓋著三件大衣,手捧著牛博士“獨家秘制胡辣湯”,看著天空中的星星,他突然覺得,導航台的月亮是那樣的亮,心是那樣的暖。

後來,牛博士如願考上了士官學校,臨走前,他抱著班長、抱著王強、抱著“小Q”、抱著一切能抱的東西哭了個痛快。

班長,我畢業了還來這里,這里有我的魂,留下了我的根!

那天誰也沒有注意到那面牆上多出了一首“五絕”︰

塞外北風襲,

邊關號角急。

壯士守山河,

雪霜滿甲衣!

旁邊還有一行小字︰把這首詩獻給駐守邊疆的所有戰友們!我還會回來!

(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