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目!光榮的母親想光榮的兵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胥得意責任編輯︰李晶
2018-11-09 20:45

9月12日,一束燦爛的生命火焰永遠湮滅在了23歲。這天凌晨4時,參加武警山東總隊第三季度“魔鬼周”極限訓練的濟南支隊機動大隊特戰中隊第一小隊小隊長王成龍,在一輛嚴重超載的大貨車失控沖向隊伍的危急關頭,毅然舍身救下戰友,壯烈犧牲。這位帥氣、陽光、有為的優秀青年猝然離去,讓多少人為之扼腕痛心,更令多少人對其肅然起敬!

11月6日,王成龍烈士被追記一等功。紅彤彤的證章證書和沉甸甸的獻身國防金質紀念章,成為這個強軍尖兵短暫而厚重一生的見證,也給予英雄母親無比珍視的心靈慰藉。

—編 者

光榮的母親想光榮的兵

■胥得意

軍人家庭從不是難念的經,而是一冊翻開就合不上的《書劍恩愛錄》。所有甜蜜的風雲,都等待愛來一統“江湖”。

初冬時節的早晨已經有了寒意。緩步在濟南支隊機動大隊營院的水泥路上,管修梅不由得把目光撒向營區的角角落落。目光所及之處,一個又一個關于她兒子的故事正在風中傳播。

這天是2018年11月6日,她努力地提振起精神頭兒。因為,9點的時候,有一場關于她兒子王成龍的大會即將舉行。孩子榮立了一等功,這是一件多麼讓人驕傲和自豪的事呀!可這驕傲與自豪的背後,還有管修梅狠狠掩蓋著的悲痛。

對于山東臨沂的農家婦女管修梅來說,兒子王成龍一直讓她深感榮耀。2017年6月下旬,王成龍以學員旅綜合評定第一名的成績,完成了在武警工程大學的本科學業。管修梅作為優秀學員家長,被邀請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此前,她只知道孩子非常刻苦,但她從來沒想過兒子會成為第一名。

管修梅坐汽車、倒火車,去往西安。路上,兒子小時候的那些事一幕一幕地在她腦海中放起了電影。

1995年4月,大胖小子呱呱墜地。為了給兒子取個好听的名字,管修梅和丈夫著實商量了好久,最後才定下來叫成龍。沒錯,他們就是望子成龍。

從小,王成龍就是左鄰右舍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他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拿到了625分的高考成績,早早便成了“龍”。其實,憑王成龍的分數,有許多優秀的地方高校可供挑選。可對他來說,再好的地方大學也沒有吸引力,早在初中時,他就已經確定了目標——考軍校。

從一個地方青年向一個合格軍校生轉變,這中間相隔的距離很遠。王成龍如願以償成為武警工程大學的一名軍校生後,從前埋頭苦讀的生活被日復一日的嚴格訓練取代。這不僅逐漸強壯著他的筋骨,更在強大著他的精神。他在日記中鼓勵自己——“認準目標,奮力前進,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得漂亮”“你可以不是最優秀的,但你一定要是最努力的一個。”

努力前進的結果,就是一步一步地成功。新訓結束後,王成龍第一個當上了副班長;半學期下來,他又成為模擬排長;大三時,他又開始當模擬連長。

在一次視頻聊天中,管修梅看到兒子的手上磨出了好幾個又紅又大的血泡,眼淚“唰”一下就流了下來︰“兒啊,要不你回來吧,軍校太苦了。你成績那麼好,來年再考個其他學校也不愁。”王成龍安慰母親︰“男孩子鍛煉鍛煉多好,這點苦不算什麼。我既然選擇了軍裝,就不可能當逃兵!”管修梅知道,兒子是一個認準了路幾頭牛也拉不回來的主兒,她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叮囑︰“你在媽心里已經很出息了,別把自己搞得太累。”王成龍這回變得嚴肅起來︰“我吃著國家的飯,穿著國家的衣,拿著國家的錢,不努力怎麼行呢?”

捧著電話,管修梅不知道再說什麼好了。她想︰這剛剛入學還不到半年,兒子怎麼就完全成了國家的人了呢。但不管怎麼說,看著兒子已經長成了可以經風歷雨的男子漢,管修梅的心里還是無比欣慰。

4年的時間過得太快了,快得讓管修梅都回憶不起來4年間關于兒子有什麼特別的事。平時,王成龍都是定期定點地打電話回家,苦累從沒听他說過,說的都是自己又在哪里取得了進步。家里的經濟條件比較差,有限的幾次休假回家,王成龍都在忙著為家里添置物品。什麼電視機、冰箱、洗衣機,都是他用攢下來的津貼費買的。

坐在畢業典禮的觀禮台上,管修梅的目光里,王成龍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棵在西北大地上成長起來的白楊,臉上那自信陽光的微笑讓她的心里充滿了寵溺。在校期間,兒子兩次被評為優秀學員,英語順利過了六級,全國大學生數學競賽拿過兩次二等獎……現在,又榮立了三等功。要知道,在上學期間能立功,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

從來沒出過頭露過臉的管修梅覺得,兒子把她一生的榮譽都給掙來了。校長為王成龍撥學士帽帽穗的那一刻,管修梅的眼淚再也沒有忍住。她曾撫摸過兒子老繭疊加的手掌,也曾看到兒子休假在家時每天雷打不動地出早操時的身影。那時她總在想,這孩子遭了這麼多罪,他身體里到底蘊藏了多少動能呢?

管修梅沒有看到王成龍在軍校期間的成長,但學校領導、教員和同學們都看到了。每天早晨提前一個小時起床跑五公里的是他;每天深夜還在復習功課的是他;班里出點大事小情,主動承擔責任的是他;哪一個同學掛科或生病,主動給予幫助的還是他。

王成龍把自己的動能都悄悄地記在了日記里︰“縱然自己確實渺小,但我絕不迷茫,我要始終自信,保持自律,時有自省。我喜歡努力的自己,我要讓我的一生都處于積極向上之中。”“感覺身體疲憊得很,不過還要堅持鍛煉,真正自強的人會把認定的事堅持下去,我就要一點一點咬住,堅持住。”“要為祖國的美好明天作自己的貢獻,接力棒接過來了,可不能丟了。”

……

一個剛剛步入“二字頭年齡”沒幾年的年輕人,心中就這樣早早地扛起了獻身國防的使命。這個重任不是誰強加給他的,而是他自己在心中種下來的。當一個人心有追求的時候,他所有前躍的步伐都將變得鏗鏘有力。

從西安回到山東老家後,管修梅刻意保持了低調。當年王成龍考上軍校時,已在鎮上轟動了一番。當一個又一個“優秀學員”的喜報郵回來家時,親朋好友們更是羨慕得無以復加。可管修梅只想兒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甚至對兒子的優秀,已經成了習慣。

軍校畢業之後,王成龍來到新疆烏魯木齊指揮學院進行為期一年的任職培訓。崗位變了,環境變了,沒變的仍是他的努力。培訓結束,三等功民主測評推薦人選時,王成龍又排在了第一。他找到了營長和教導員,懇請把三等功記給別人。在他的心中,已經被證明了就已經足夠了,榮譽不是自己最終的追求。

當800多名學員按照排名對畢業去向進行選擇時,王成龍沒有選沿海城市,也沒有選北上廣。他對管修梅說︰“媽,我想去特戰隊,我想離戰場更近一些!”听著兒子興奮的話語,管修梅把嘴邊的擔憂壓了又壓,只說了一句︰“行,媽听你的。”

其實,管修梅內心很希望兒子能守在自己身邊。可是她知道,早在5年前,她就已經把兒子放飛了。“濟南離家也不是太遠,想成龍了就去看他。”她自己安慰自己。

一切如願。未來如同一幅閃耀著希望光亮的畫卷,在王成龍的眼前鋪展開來。他早已為上戰場做了充足的準備。他就要像雄鷹一樣,在屬于自己的天空中振翅高翔!

然而,任誰都難以相信,那輛失控的大貨車卻讓這一切化為了烏有。幾乎就在王成龍用力地把離他最近的戰士曲鴻健推向路溝的當口,他被貨車撞倒在地,並被車輪推著向前滑去。

醫生接力進行的心髒按壓,最終也沒能挽回王成龍正在拔節的生命。很快,他壯烈犧牲的消息刷爆了微信,多少同學哭著爭相詢問,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管修梅也哭昏了好幾回,她不相信一個月前還和自己有說有笑的兒子就這樣離去了,但她相信一件事——“救人這事我那個傻兒子能做得出來,要是還有這樣的機會,他還會去救。我的兒子我知道。”可是,這樣的機會再也沒有了。

望著鮮紅黨旗下兒子那曾經健壯、如今冰涼的身體,管修梅的痛撕心裂肺。她多麼希望兒子還能像從前那樣,活蹦亂跳地朝她走來,再送她一個燦爛暖心的笑容。“成龍啊!媽想你啊!”悲傷終于沖垮了管修梅早已千瘡百孔的堅強。她的兒子真的成了一條“英雄龍”,而她的淚,也流成了河。管修梅一遍又一遍地抹著淚,嘆息著︰“國家花了這麼多錢培養他,可他還沒做什麼貢獻就走了,給部隊添損失了。”

捧著手中的證書和紀念章,盡管管修梅瘋了一樣地想兒子,但她咬著牙挺著自己的精神頭。她知道,11月6日是一個比9月12日還值得她記住的日子。因為他的兒子為全社會樹起了新時代青年軍人的好樣子,為沂蒙老區的人民爭了光。只是思念的疼痛快要把她的心掏空。她是一個光榮著的母親,兒子卻是一個已經“光榮”了的兵。

王成龍年僅5歲的弟弟還不知道哥哥去了哪里。他還不知道,哥哥已經不再是哥哥,而成為他和許多人成長路上的英雄。這些,管修梅都會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告訴正在成長的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