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導員曹長偉說︰他會干活不會寫材料

來源︰解放軍文藝作者︰王東海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1-19 23:06

按說在連隊,陳珂也寫過材料,但機關的材料與連隊的材料有天壤之別。書到用時方恨少,在機關干活沒兩把刷子不好混,陳珂急得抓耳撓腮。

陳珂在葉明峰留下來的老電腦里搜索,沒找到幾篇。他氣得直罵,留的什麼爛攤子。

他給葉明峰打電話,葉明峰說上周硬盤出問題,被格式化了。早不壞晚不壞,偏偏你被處理了要壞。修硬盤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葉明峰又甩手不管。倒是葉明峰在電話里听見陳珂火急火燎怨聲載道,暢快許多。

陳珂靈光一閃,師里問我要,我問連隊要,逼連隊寫,一級一級往下要。

哪知打一圈電話,很多連長幾乎是脫口而出,單位沒合適人選,我們單位不報。

陳珂愣沒琢磨明白,按說這是好機會啊,怎麼反都不報呢?

又一個連打來棄權電話。陳珂怒火攻心沒好氣道︰“必須報一個!”掛了電話,心中又有些歉意,小干事給指導員發號施令,日後關系可怎麼處。

陳珂揣著一顆焦灼的心,掛著一張苦逼的臉,許久,終于報來三篇。

陳珂打電話給警衛連指導員曹長偉。

曹長偉就是那個非喊陳珂一起共進夜宵的人,席間稱兄道弟,親密無間,感情得到了升華,從此成為“創業共同體”。席間陳珂搭著曹長偉的肩,本想開句玩笑暖暖場,他說曹書記啊,在座的人里就數你牛,你這名字道出了我們共同的心聲啊。大家一時發呆,然後哄堂大笑。曹長偉耷拉著頭,起身上廁所去了。

曹長偉接電話說︰“這事不是我們報了就能定的。既然定不了,干嗎還要報。”

陳珂恍然,這事該先問問主任的意思。

陳珂想起報到第一天,主任就對他說過語重心長的話,在機關要“會學習、會組織、會調查、會協調”。看來領導能當領導,都是有道理的呀。

曹長偉又說︰“這麼個小名額,跟連隊主官有啥關系,現在有的主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這番話讓陳珂恍然大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就連自己都盤算著進退得失,更何況那些連長們呢?天下太多看似簡單的事,卻一點都不簡單,就因為聰明人太多了。可這點小聰明,又能成什麼大事?陳珂感覺在機關一天,比在基層一年都學的多。他忽然莫名懷念起連隊里的簡單生活來。

陳珂把三份材料呈主任閱。

主任不悅道︰“要有呈閱件,你就這樣拿給我看啊?”

陳珂滾燙著臉退出主任辦公室,匆忙擬好呈閱件。

這回主任頭也不抬地看了好久問︰“三個人是怎麼選出來的?”

陳珂答︰“報上來的。”

主任低頭繼續問︰“總要有個排序吧?”

三份材料,有一份推薦汽車連士官龍雨瑤。其間龍雨瑤給陳珂打了三次電話,又是陳哥好又是首長好,使出百般解數非要陳珂幫他推薦。

當然要推薦老連隊的龍雨瑤,給老連隊爭口氣,自己也能在老連隊留個好名聲。

陳珂張口欲言,又閃念一想,堵住了嘴。自己剛來機關,才幾斤幾兩。再說主任為啥要問?他真的需要問一個小干事的意見嗎?莫非主任早已心中有數?

陳珂清清嗓子,試探性地說︰“我剛來,還不熟,主任您看呢?”

主任掃了幾眼,慢騰騰地抽出一份材料,摁桌上,終于抬起頭來說︰“這個寫得還行。”

陳珂踮腳探頭,連說好。

主任摁在桌上的材料,是推薦軍械股助理員林瑞濤的。

林瑞濤是誰?軍械股的名人,也是場站的名人。軍械股長逢人便夸,選部下就選林瑞濤這樣的,再蛋疼的事兒只要交給林瑞濤,股長站旁邊抽煙就行。

林瑞濤下一步要接股長,已是路人皆知。

陳珂卻開始琢磨,主任為何選林瑞濤?好多事情,若沒心沒肺地坦然面對,忍忍也就過去了。可陳珂非要多想,想多了就容易誤會。

曹長偉曾跟陳珂說過,領導誤會下屬是天大的事,下屬誤會領導算屁大點事。

陳珂想多了,主任瞧也沒瞧他。

主任仰頭,若有所思中氣十足地說︰“林瑞濤這麼出名,選他報上去,希望更大點。”

陳珂回辦公室,想了又想,還是主動給軍械股值班室打電話,問︰“林瑞濤在嗎?”

值班員說︰“林助理不在。”

這時有人奪過電話陰陽怪氣地問︰“哪位領導啊?”

陳珂報︰“陳干事。”

電話那頭忙說︰“陳大干事啊,我是劉助理啊。”

劉助理?陳珂記得,他可比陳珂大好幾屆呢。

劉助理若無其事地問︰“找林助理有什麼好事兒啊?”

這小子,平時吊兒郎當,打听起事兒來倒挺有能耐。陳珂懶得理他,隨口說主任點了林助理的名,要把他推薦到師里。

劉助理突然提高嗓門道︰“那是好事兒啊!”

掛掉電話,陳珂心念不好。剛才一時大意,竟說出“主任點名”,剛才可是劉助理啊。

劉助理是誰?劉助理與林瑞濤兩人正為爭股長的位置暗中較勁呢。

自己張口就說“主任點名”,萬一劉助理誤會主任照顧林瑞濤呢?這不是給主任抹黑嗎?尤其劉助理,就算不誤會,也愛在背後閑言碎語,傳到其他領導耳朵里,可怎麼想?都怪自己不長心。

正擔憂著,林瑞濤打來電話。他在飛機場,听筒里滿是殲十的轟鳴聲。

陳珂把門關上說︰“林助理,你的材料還要再改改。”

哪知林瑞濤在電話里扯起嗓門問︰“你又不能定,改了有啥用?”

陳珂咬牙切齒地說︰“跟你說,是主任點你名了。”

林瑞濤一听分外激動,連說︰“好、好,我馬上改,你說怎麼改?”

陳珂說︰“要有特色、有切身體驗,不要編造,不要夸大,套話少說,多舉實例。”他拿著手機把自己剛百度來的“如何寫好事跡材料”念給林瑞濤听。

林瑞濤精神亢奮地說︰“好,保證完成任務。”

哪知頃刻,曹長偉就給陳珂打來電話問︰“你是不是要林瑞濤交材料啊?”

陳珂說︰“對啊,你怎麼知道?”

曹長偉說︰“別提了,那鳥人讓我寫。他會干活不會寫材料。”

(短篇小說︰《蜉蝣飛在時光里》節選)

《解放軍文藝》•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