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國悲觀之中,他們為何“決不繳槍!”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作者︰冷熱貓責任編輯︰張藝
2018-12-05 12:47

今天是“百團大戰”勝利78周年的日子。如今,故紙已黃,重新翻閱它們除了幸喜、敬畏,我時常在想這樣一個問題——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反法西斯情緒低迷的境遇之下,在多數人認為抗日無出路的狀況之下,八路軍的將士們為何依舊寧死不降,誓不繳槍?

打開時光機回到那段歲月,我愕然發現,“百團大戰”的勝利,是用無數個這樣的故事書寫出來的。在波瀾壯闊的戰場上,原來八路軍並非什麼天降神兵,寧死不降,誓不繳槍只因血肉之軀內多了一些神秘的力量,蘊含了一顆偉大的內核。

這顆偉大的內核就是,這支軍隊從創立之初,內心就蘊涵著對人民群眾的無限敬愛,在基因里就深深烙下了“人民軍隊”的屬性。只有人民的軍隊才能與人民感同身受,只有人民的軍隊才會把人民的苦難當成自己的苦難。

人民子弟兵看著自己的父老鄉親乾坤倒懸,生于水深火熱之中,豈能有繳械投降的道理。他們有的只是團結一致、抵御外辱,把日寇趕出中國的鐵一般的堅定信念,他們有的只是還父老鄉親朗朗乾坤的決心意志。

日寇解不開這一奧秘,他們奇怪每一次端著刺刀和機槍進入村莊,逼問人們“抗日分子”在哪里?得到的回答永遠都是“不知道”。日寇不解,難道這些人不怕他們的刺刀和機槍嗎?日寇為了解開這一疑惑,為了證明他們的刺刀和機槍是可以征服一切的利器,一次次在中國抗日軍民身上施展他們的暴行。

真可笑,他們沒想到任何試圖以武力迫使抗日軍民折服的想法都是愚蠢的。平漢路東面有一個叫柳陀村的地方,這是一個被日寇和汪偽漢奸血洗的村子。八路軍一個姓胡的通訊班班長被日寇五花大綁帶到村子的壩子里,日寇讓他指出村長、婦女隊長,還有村子里的保衛隊隊長,胡班長不說話,日寇用繩子勒著他的脖子,反反復復幾次勒個半死,胡班長就一句話“不知道”。

最後,日寇綁走了59名青年男女,幾天後,望都縣民兵發現了他們的遺體,所有人頭發被日寇燒光,無論男女手足皆被卸下,眼楮被挖掉,慘不忍睹。

“我們柳陀村是越燒越旺,越殺越旺,天塌地陷也不會向鬼子低頭!”日寇的暴行沒有嚇倒柳陀村的村民,卻激起了更多人誓死抗敵的決心。埋葬完殉難烈士的遺體,柳陀村幸存之人擦干眼淚,踏著烈士的足跡再一次走向抗日的道路。這就是中華民族不能被征服的象征。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發動百團大戰的先決條件之一。只要軍隊在實際行動上,尊重廣大人民的利益,就能獲得群眾的愛戴和擁護,就能夠在群眾的援助下,戰勝與克服任何困難。

燒不掉的抗日決心,殺不完的復仇兄弟,胡子花白了,扶著我的拐棍也要和日寇拼命!國仇家恨交織,人民群眾渴望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這“王師”便是真正抗日的隊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