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年後的今天如何認識《共產黨宣言》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李海青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2-24 09:02

今天是《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作為標志著科學社會主義誕生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共產黨宣言》自發表以來,深刻改變了人類歷史的進程,影響巨大而深遠。回顧一百多年來馬克思主義恢宏的發展與傳播史,國際共產主義壯闊的運動史,回顧近百年來中國共產黨沐風櫛雨、砥礪前行的革命、建設與改革史,《共產黨宣言》確立的價值理念、提出的任務使命、闡發的理論原理、強調的方法原則始終具有坐標原點的重要意義。

《共產黨宣言》明確了共產黨人為民的矢志初心。《共產黨宣言》指出,共產黨人“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換言之,共產黨人沒有自己的私利,其所追求的是在社會發展基礎之上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解放、每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對于共產黨人的這一初心與宗旨,毛澤東用中國化的語言形象地將之稱為“為什麼人”的問題。“為什麼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共產黨就是要奮斗,就是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為人民服務。”確實,只有沒有私利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甘作人民群眾的工具,共產黨才能當好人民的代表,才能贏得群眾的信任,人民才能把自身解放和發展的領導權委托給共產黨。這種初心是共產黨人對于人民群眾最為深沉的價值承諾。今天來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進一步堅定共產黨人的人民立場,牢固樹立為人民利益與幸福而奮斗的價值信念與崇高情懷。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

《共產黨宣言》強調了共產黨人實現共產主義的理想使命。《共產黨宣言》提出了“兩個必然”的著名結論,指出了共產主義理想的科學性及其實現的歷史必然性。今天資本主義依然存在種種的矛盾與危機,特別是隨著全球化的發展,資本主義基本矛盾在世界範圍內不斷積累、深化和擴展,這些矛盾與危機在私有制的框架內不可能得到徹底解決,共產主義依然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必然方向。中國共產黨自成立起就把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而奮斗確定為自己的綱領,而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巨大成就也充分證明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正如十九大報告指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科學社會主義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今天來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牢記使命,更為牢固地樹立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在新時代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不懈努力。

《共產黨宣言》闡發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作為對社會發展本質與規律的深刻總結概括,具有普遍的真理性。《共產黨宣言》作為馬克思主義的標志之作,其對人類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揭示,對資產階級辯證作用的描述,對共產主義必須注重發展生產力並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闡釋,都是完全正確的。我們今天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努力學習並掌握這些基本觀點,並以之為指導來觀察、分析世界大勢與中國實際,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提升解決問題與制定正確路線、方針、政策的能力。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言,尤其要深刻理解《共產黨宣言》關于無產階級政權要“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思想,毫不動搖地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社會生產力;尤其要深刻理解《共產黨宣言》“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的思想,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使改革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尤其要深刻理解《共產黨宣言》中闡發的共產黨人的先進性思想,按照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全面從嚴治黨,同一切弱化先進性、損害純潔性的問題做斗爭,確保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尤其要深刻理解《共產黨宣言》中的全球化思想對于我們對外開放的現實指導意義,明確共產主義是一種“世界歷史性”的存在,提高對外開放的質量和發展的內外聯動性,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共產黨宣言》指出了對待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方法論原則。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這個《宣言》中所闡述的一般原理整個說來直到現在還是完全正確的。”“這些原理的實際運用,正如《宣言》中所說的,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這一方法論原則告誡我們不能以教條主義的態度對待馬克思主義尤其是《共產黨宣言》中的一些具體結論,而應把馬克思主義與具體的歷史及時代條件相結合加以運用,這也是我們黨的思想路線所一貫強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進了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未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肯定還會遇到新問題、新挑戰,這就要求我們要繼續以《共產黨宣言》中提出的基本方法論原則為指導,展開新研究、得出新認識、找出新規律、提出新理論,更加深入地推動馬克思主義同中國發展的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開闢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新境界。

(作者︰李海青,系中共中央黨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