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邊防“能人”傳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小紅 魏小龍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10-05 19:54

邊防官兵,戍邊巡邏,周而復始,鮮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然而,這些看似平凡的戍邊人,卻個個蘊藏著可敬可親的戍邊事。近日,記者走進滇南,在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采訪,就遇到幾位“能人”。

“虎班長”王緒清

“虎班長”,個頭不高,虎背熊腰,皮膚黝黑,從不喊累。

戍邊9年,“愛軍精武標兵”“優秀士兵”“優秀士官”“優秀共產黨員”……各種榮譽,攢了一籮筐,他還是二等功臣哩。

“虎班長”之名何來?老兵說,因性格直爽、軍事過硬、能打善戰,像“小老虎”。也有人說,他性子直,認準的事,說干就干,的確很“虎”。

那次,連隊組織叢林戰法對抗,“虎班長”帶“虎隊”,和“龍隊”穿叢林、涉險灘、爬絕壁,全程比拼。憑著虎勁,“虎班長”帶隊披荊斬棘。然而“龍隊”亦非等閑,龍虎之爭,高低難分。

黃昏,高山攔住去路。走大路安全,但用時長;山路雖險,勝算卻大。

“走山路,怕危險還當兵?”“虎班長”一馬當先。天暗路陡,突然,一個黑影滾下山溝。原來是開路先鋒“虎班長”踩了空,小腿被翠竹戳一口子,血流不止。

“虎班長”拒絕攙扶,自行包扎,繼續奔襲。“虎隊”一舉完成夜間穿插任務,先于“龍隊”到達目的地。次日,他又率隊完成多個課目對決,戰勝“龍隊”奪冠。

那年,駐地地震。“虎班長”剛執勤歸隊,來不及休整,主動請纓,星夜救災,汗水濕透衣衫,雙手磨出血泡,戰友們感慨︰“真似猛虎!”

長期執勤,與星辰相伴,與山稜相依,走遍防區角角落落,“虎班長”成了“邊防通”。那年,他因執行邊境維穩處突任務表現突出,榮立二等功;後來,又經層層選拔提干,入軍校深造。臨行,他撂下話︰學成歸來,還要戍守腳下這片熱土!

差點忘了說,“虎班長”名叫王緒清。

“鐵連長”張坤

“鐵連長”張坤,素質硬邦邦,鐵尺量得準,執紀賽鐵鋼。

那日,帶隊潛伏叢林4小時,任務畢,“鐵連長”背部麻癢難耐,脫衣細看,一“山虱子”鑽入肉內,只露尾在外。

到駐地衛生院,醫生面露難色︰蟲子鑽得深,開刀才能取,但無麻醉藥,須到百里外,就診縣醫院。

“鐵連長”堅決要取,醫生無奈,開刀取蟲,“鐵連長”面色不改。

戰士劉杰,身胖體差,與連長同鄉,想請求連長“關照”。“鐵連長”帶他開“小灶”︰每天5公里越野,俯臥撐、仰臥起坐早晚各百。半年後,劉杰瘦了20余斤,奪得連隊“訓練尖子”。

那年,上等兵鄧濤面臨退伍,想獲評“優秀士兵”。雖素質過硬,但為“保險”,鄧濤帶上香煙拜訪連長。“兵心有桿秤,拿榮譽靠表現,找我也沒用。”送禮不成,鄧濤忐忑不安。後經民主投票,支部討論,鄧濤贏得全連認可,如願以償。

後來,“鐵連長”晉升副教導員,又有了新名號︰“鐵教導員”。

“金牌王”陳泉

“金牌王”陳泉,在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知名度頗高。各級比武中,他勇奪金牌,是名副其實的“金牌王”。

陳泉從大學參軍,入伍後苦練本領,不足半年,同戰友代表軍區參加全軍軍事三項比武,奪得團體冠軍。

後來,原軍區遴選隊員,備戰國際特種兵比武。陳泉刻苦訓練,獲得征戰國際賽場資格。出國參賽,陳泉和戰友挑戰極限,勇奪16項第一,榮立一等功,當年被評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保送軍校學習。

學成歸來,陳泉與戰士們同吃苦,同娛樂,摸爬滾打,訓練場上永遠沖在前。

“一人過硬是單槍匹馬,人人過硬才是千軍萬馬。”經特種兵專業訓練,又在國際比武中奪冠的陳泉,發揮特長,針對每名戰士特點,展開針對性訓練。

下士周九林,手榴彈投擲總在40多米徘徊。陳泉發現他投彈時扭腰送胯用力不對,糾正後,周九林成績突破50米。中士張曉明,據槍不穩,射擊成績起伏不定。陳泉帶他一起訓,在槍口吊水壺練據槍,放彈殼練穩定。半年後,張曉明考核打出48環……陳泉科學訓練,官兵補齊短板,訓練成績很快提高。上級考核,連隊優秀率提高了20%。

新華社解放軍分社•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