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由抗美援朝作戰說指揮員素養”系列談︰將有勇,則士無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 楊 材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12-01 06:40

將有勇,則士無畏

——談指揮員的表率力

■張 楊 材

抗美援朝戰爭伊始,毛澤東同志就把自己的長子毛岸英送上了朝鮮戰場。毛岸英出國作戰僅34天,就犧牲在美軍飛機投下的凝固汽油彈的熊熊烈焰中。毛澤東同志得知兒子犧牲的消息後,沉默了很久,才對在場的工作人員說︰“戰爭嘛,總是要死人的……”當有人建議把毛岸英的墓遷回國內時,毛澤東同志說,不必了,共產黨人死在哪里就埋在哪里吧。作為一位大國領袖,他拒絕了這份好意,並且在文件上寫下這樣的字句︰把岸英的遺骨和成千上萬的志願軍烈士一樣,掩埋在朝鮮的土地上。後來,友人向毛澤東同志問及此事,毛澤東同志說︰“我作為黨中央的主席,作為一個領導人,自己有兒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又派誰的兒子去呢?”

很少听說世界上有哪個國家軍隊的統帥在大敵當前時先于部隊深入危機四伏的戰場。志願軍出兵朝鮮的命令下達後,“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在距前線一千多公里的東京豪華住宅中享受生活時,他的中國對手、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已經把指揮部甩在身後,僅帶幾名隨員和一部電台進入朝鮮,踏上充滿硝煙的戰場。彭德懷當時深入敵後,在沒有任何武裝警衛的情況下與南朝鮮軍的一個團幾乎擦肩而過,又奇跡般地從包圍圈中穿了出來,回到部隊繼續指揮作戰。戰爭期間,美軍飛機天天轟炸掃射,兩次把志願軍司令部的房屋炸毀,堅守在指揮位置上的彭德懷司令員兩次幸免于難……上甘嶺戰役期間,當板門店談判陷入僵局,美國首席談判代表哈里遜狂妄叫囂“讓大炮和機關槍去辯論”時,志願軍第15軍軍長秦基偉的回答是“抬著棺材上上甘嶺”,45師師長崔建功說︰“打剩一個連,我去當連長,打剩一個班,我去當班長。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嶺還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的!”

抗美援朝戰爭中,高級指揮員抱定不怕犧牲的決心和敢打必勝的信念,基層指揮員更是直接用行動作表率。上甘嶺戰役,第15軍45師連級干部傷亡65%以上,排級干部傷亡近90%, 27個建制連隊有16個3次打光重建。在干部的感召率領下,志願軍戰士們前僕後繼、視死如歸,硬是用血肉之軀頂住了敵人的瘋狂進攻。上自最高統帥,下至無數基層指揮員的率先垂範,激發了我軍官兵壓倒一切敵人的精神力量。不需要重金懸賞,不需要督戰壓陣,只要一個手勢,一句“共產黨員跟我上”,志願軍官兵們就義無反顧地無懼犧牲、沖鋒向前。多少英雄兒女在關鍵時刻,拉響手榴彈、炸藥包躍入敵群,舍身炸敵地堡、陷入敵人重圍召喚炮兵“向我開炮”、為了全局忍受烈火吞噬至死不動……驚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壯舉,鑄就了令敵人難以理解的“謎一樣的東方精神”。

軍隊戰斗力的強弱,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軍官隊伍素質的高低。不僅戰時“打仗即打將”,即便平時也是“兵隨將轉”。“其身正,不令而行”,一名優秀指揮員,除了具備為將之道,同時無不具備一種使人由衷景仰、無悔追隨的人格魅力。戰場上制勝,當然需要指揮員的睿智與果斷,需要指揮員敏銳地創造和把握戰機,然而“人的因素”特別是“人和”的優勢,卻不可能在戰事臨頭時召之即來。這需要指揮員身體力行,一以貫之地用人格力量去營造,用自身的影響力、感召力、表率力去贏得。新的歷史條件下,面對形形色色的新威脅、新挑戰,各級指揮員崇德重義、立身為旗,才能贏得部屬發自內心的尊重和信任,這始終是我們凝聚人心、成就事業、實現目標的重要前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