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讓信息技術助力戰場博弈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胡建新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1-02-09 09:13

●一旦信息技術被廣泛而深入地運用于戰場博弈,敵對雙方轉圜騰挪的余地將更充分,跌宕起伏的節律將更震撼,斗智斗勇的舞台將更精彩

博弈,語出《論語》。博者,局戲也;弈者,下棋也。博弈論的樸素思想,即起源于局戲和下棋。弈林高手對局,總是周密考慮雙方可能的多種走法,經過精心盤算,確信某一著棋無論對手如何應對自己均能趨利避害時,便決定落子。從某種意義上說,戰爭就是一種博弈,有時候需要在權衡利弊的基礎上冒險而行,有時候需要在預測成敗的情況下投子而定。

戰場博弈,即通過計算、對比和運籌,選擇一種但不限于一種優化方案,實現最大限度地趨利避害,從而增加勝算的概率。田忌賽馬,就是一種簡單或曰原始的戰場博弈,在雙方都有上中下三種馬匹的情況下,如何對陣才能取得最佳戰果,便是博弈所要解決的問題。實質上,它是運用數學選擇有利路徑和確定最優策略的一種科學方法。馬克思指出,一門科學只有在成功地運用數學時才算達到了真正完善的地步。蘇聯將領瓦伊涅夫也認為,數學計算在軍事上的廣泛運用,標志著軍事科學發展到一個更高的階段。無數戰爭實踐證明,一旦將數學等科學方法引入戰場博弈,就可以有效避免戰爭決策的隨意性、概略性和不確定性,增加趨利避害、揚長避短的穩定性和成功率。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工程師蘭徹斯特為評估炮兵射擊效果,用常微分方程描述作戰雙方兵力火力消耗過程,建立作戰解析數學模型,打下了火力運用理論的數學研究基礎。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運用數學方法研究解決深水炸彈攻擊潛艇深度、航空兵部隊轟炸瞄準精度等一系列作戰難題,取得了其他方法難以達到的效果。

戰爭研究和決策不是憑感覺行事,而是運用計算、數學模型等方法進行推演和論證,既是軍事科學的進步,也是戰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要求。現代戰爭涉及勝敗的因素和條件更加復雜,戰場博弈面臨的決策選擇也就更加困難,需要進行全面而系統的計算、分析、對比和籌策,在千頭萬緒、浩如煙海的數據中作出最佳選擇,確定最優方案。太平洋戰爭中,美軍得知日軍大型護航船隊將從新不列顛島駛往新幾內亞,擬對其實施轟炸。當時有南北兩條航線,日軍船隊究竟走哪一條,美軍無法得知,甚感棘手。但運用博弈方法進行計算分析後發現,如果先炸北線,一旦撲空再轉向南線,還有兩天轟炸時間,仍可確保消滅日軍船隊;如果先炸南線,雖能贏得三天時間進行更有把握的轟炸,可一旦撲空,再返回北線就只剩一天時間,難以完成攔截任務。于是,美軍決定轟炸北線。結果,日軍大型船隊幾乎全部葬身海底,戰爭結局顯示了戰場博弈的實用價值與成功範例。

隨著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突出特征的新一輪科技革命正向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領域滲透。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等前沿信息技術越來越廣泛應用于作戰決策、指揮控制和戰場管理領域,使兵力火力部署、戰略戰術運用、人力物力保障等有了更廣的選擇空間和更多的優化路徑,戰場博弈也就有了更好的運用手段和運作平台。一旦信息技術被廣泛而深入地運用于戰場博弈,敵對雙方轉圜騰挪的余地將更充分,跌宕起伏的節律將更震撼,斗智斗勇的舞台將更精彩。無論最後誰勝誰負,都將經歷一場智勇相搏、戰技相較、血火相拼的信息化智能化戰爭大洗禮,從而大大提升戰場博弈的能力和水平。

戰爭好似一盤大棋,戰場博弈始終貫穿其間,蘊藏著無窮奧妙、無數技巧和無盡智慧。未來信息化智能化戰爭更像一個雲譎波詭的大棋局,其玄機之深奧、變幻之莫測,非一般弈者所能洞察和駕馭。在這種情況下,誰能更高屋建瓴、思想敏銳、反應迅捷,善于將最新信息技術成果運用于戰場博弈,借此分析戰爭態勢、識辨戰場情況、決策作戰行動,做到能博善弈、能謀善斷、能征善戰,誰就能牢牢掌握戰爭主動權,最終抵達克敵制勝的彼岸。搏戰尚未開始,勝敗已經料定——這是學習掌握基于信息技術的戰場博弈之“硬核”所系、精髓所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