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軍事論壇∣創新人民戰爭指導 鑄就克敵制勝法寶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馬德寶 吳 婧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7-06 06:50

創新人民戰爭指導 鑄就克敵制勝法寶

■馬德寶 吳 婧

引 言

在我軍歷史上,黨領導人民軍隊先後進行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等,打敗了國內外一個個強敵,演出了一幕幕以弱勝強、以劣制優的人民戰爭活劇,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一個又一個奇跡,為贏得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作出了偉大的歷史性貢獻。這些成就的取得,關鍵在于中國共產黨能夠著眼形勢發展,不斷創新戰爭指導,練就了高超的戰爭指導藝術,鑄就了制勝強敵的銳利武器。

積極能動、力爭主動,演出威武雄壯的戰爭活劇

在我軍歷史上,黨領導的人民戰爭,有著鮮明的不同于其他戰爭的特點和規律,為我們認識戰爭本質,從而能動地駕馭未來戰爭提供了深刻啟示。

積極能動,充分發揮人的自覺能動性。人民戰爭之所以能以劣勝優、以弱勝強,其中一個關鍵點是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作用。在我黨我軍歷史上,中國共產黨人不僅科學地把握戰爭制勝規律,具備高超的指導藝術,過硬的政治、軍事素養,而且善于充分調動人民群眾、廣大官兵、各級指揮員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創造克敵制勝方法,並在戰爭實踐中鑄就了不畏強敵、藐視敵人的大無畏氣概,不懼艱險、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前僕後繼、一往無前的革命英雄主義,勇挑重擔、密切合作的戰場協同,為戰勝強敵提供了不竭的強大動力。

贏得主動,努力把握戰爭行動自由權。立足最壞可能,充分做好準備,是爭取主動、避免被動的基礎。在戰前爭取主動,就要預見戰爭可能的最壞走向,提前進行準備。朝鮮戰爭爆發後,黨中央防患于未然,及時組建東北邊防軍,為後來應對朝鮮危局、跨過鴨綠江進行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創造了條件。此外,在戰時奪取主動,還要注重在關鍵地點、關鍵節點集中優勢兵力,形成對敵優勢。1947年3月,胡宗南率25萬人進攻延安,為誘敵深入,我軍主動撤離。3月23日,我西北野戰軍以6個旅的絕對優勢伏擊敵第31旅,贏得了青化砭戰役勝利。

政治主導、全面發力,發揮人民戰爭的整體威力

強調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注重從政治高度指導戰爭,堅持戰略服從政略,夯實制勝政治基礎,是黨奪取戰爭勝利的基本經驗。

堅持政治主導,匯聚制勝強敵的強大整體合力。抗美援朝戰爭中,新生的人民共和國之所以能打敗世界頭號軍事強國,關鍵在于黨中央統攬全局,開展了波瀾壯闊的抗美援朝運動,全國各族人民萬眾一心,聚集起支撐這一偉大抗爭的磅礡偉力。黨的領導,體現在科學規定人民戰爭的對象、依靠和領導力量,動員、團結、組織最廣大人民參與、支持戰爭,構建健全有力的黨組織,發揮黨員在戰爭中的先鋒模範帶頭作用,體現在各條戰線與武裝斗爭緊密結合,實行“三結合”武裝力量體制,提出正確的戰爭政治綱領和軍事戰略方針,實施有力的作戰指導。

搞好政治工作,夯實克敵制勝的深厚政治基礎。在人民戰爭的長期實踐中,黨領導人民軍隊確立起官兵一致、軍民一致和瓦解敵軍的原則,實行強有力的革命政治工作,為戰勝敵人提供了重要的政治保證。解放戰爭時期,人民軍隊通過“訴苦”和“三查三整”的新式整軍運動,激發官兵斗志,促進內部團結,夯實了奪取勝利的思想政治基礎。正是有了這樣強大的思想政治基礎,人民解放軍士氣如虹,橫掃千軍如卷席,僅用4年時間就消滅了800多萬國民黨軍。

注重政治斗爭,發揮政治攻勢與武裝打擊的綜合效能。將政治斗爭貫穿戰爭始終,統籌打好政治軍事仗。在解放戰爭中,黨領導成立了“敵軍工作部”,開展“高樹勛運動”,加大瓦解敵人力度,並創造了北平模式,開啟了以壓促談的新路子。在強大的政治攻勢下,起義、投誠和接受改編的國民黨軍高達177萬。在抗美援朝戰爭第二階段,根據戰場內外形勢變化,黨中央敏銳爭取和把握以談判方式解決問題的機會,創造了以打促談、邊打邊談、打談結合的斗爭新方式,開創了在大國戰略對峙背景下打好局部戰爭的新路子。

著眼全局、抓住重點,把握戰爭制勝的關鍵樞紐

黨在領導人民戰爭的實踐中認識到,戰爭全局是由不同空間、不同階段、不同要素等構成的,駕馭戰爭的關鍵是把著眼全局與抓住樞紐統一起來,如此方能切實推動戰局向著有利于己的方向發展。

在戰爭全局指導上勝敵一籌。全局決定局部,戰略決定戰術,贏得戰爭勝利的首要因素是搞好戰略指導。全民族抗戰時期,黨在全面分析中日雙方各種矛盾的基礎上,提出全面抗戰的綱領,實施持久戰戰略,實行“基本的是游擊戰,但不放松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的方針,為贏得抗戰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創造了重要的條件。在這一戰略指導下,人民軍隊揚長避短、積小勝為大勝,不斷消耗侵華日軍實力,持續推動敵我力量對比變化,並最終贏得勝利。而日本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輕視中國作為進步性大國等因素的影響,在戰略指導上存在分散兵力、逐步增兵、全局協同不力等方面的問題。

在樞紐上奪取主動贏得勝利。贏得戰爭,必須突出重點,集中主要精力、主要資源解決敵我對抗的主要矛盾,關鍵是抓住戰略樞紐去部署戰役,抓住戰役樞紐去部署戰斗,確保贏得戰略樞紐上的主動和勝利。遼沈戰役中,林彪從東北戰局出發,主張先打長春,再由北向南逐步解放東北全境。但毛澤東從全國戰略大局出發,把重心轉向奪取錦州,以切斷東北國民黨軍陸上南下退路。後來的戰事發展表明,我軍攻下錦州,下活了華北、東北戰局的大棋,體現出把握樞紐帶動全局的高超指導藝術。

根據戰局及時轉換戰爭指導。兵形似水。戰局的快速發展要求不斷調整戰爭指導。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後,黨領導人民軍隊由城市轉向農村地區。創建根據地初期,主要是打游擊戰。隨著紅軍力量的發展,開始由游擊戰向帶有游擊性的運動戰轉變。在向全民族抗戰轉變之際,我軍把主要作戰形式由運動戰轉向游擊戰。全國解放戰爭開始後,主要作戰形式再次轉向運動戰,並根據敵我力量對比變化及時由戰略防御轉向戰略進攻,適時實行戰略決戰、進行戰略追擊。這些戰略轉變表明,根據敵我對比實際、戰爭不同階段及時轉換戰略指導,才能順勢而為,確保有效駕馭戰爭。

以我為主、靈活機動,根據戰場實際創造作戰方法

黨在領導人民戰爭的實踐中形成了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強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實質就是根據實際情況創新戰法、辯證用兵。

靈活選擇時機,主動創設戰場。戰爭是在特定時空進行的力量競賽,奪控戰爭時空,是贏得戰爭勝利的關鍵一著。爭奪戰爭時間,一個重要方面是選好用好甚至創造戰機。1947年,為擊破國民黨軍對山東戰場的重點進攻,毛澤東多次致電陳毅、粟裕,強調“要有極大忍耐心”“忍耐待機”,華東野戰軍巧妙機動,最終調動敵整編第74師孤軍冒進,為在孟良崮將其殲滅創造了戰機。控制戰爭空間,一個重要舉措是主動創造戰場。四渡赤水,妙就妙在不是被動應付敵之包圍,而是主動將兵鋒直指敵守備薄弱之處,通過轉移兵力開闢新戰場來調動敵人,最終成功跳出敵之包圍。解放戰爭中,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和陳粟大軍、陳謝大軍形成“品”字形陣勢協同作戰,在國民黨統治區域成功開闢新戰場。

立足敵我力量對比決定基本作戰形式。兩軍較量,最終取決于戰場作戰,戰場作戰需要有正確的作戰形式。黨在領導人民戰爭中,創造了游擊戰、運動戰、陣地戰三種基本作戰形式,找到了依托步兵、運用輕武器擊敗強敵的戰法。抗美援朝戰爭時,開創了野戰防空、空中對抗等作戰新形式,實現了向以陸軍為主的合成作戰的演變。1955年,我軍在一江山島戰役中成功實行了三軍聯合作戰,打開了向更高水平作戰形式轉變的大門。我軍基本作戰形式的形成和演變表明,作戰形式不能照搬照抄、固守成式,只有立足實際、以我為主、敢于創新,才能揚長避短、有效制敵。

根據戰場實際靈活創新具體作戰樣式。具體的作戰行動,因地形、天候、海況、敵情、我情、民情等因素不同而異。對此,朱德曾形象地說,“有什麼槍打什麼仗,對什麼敵人打什麼仗,在什麼時間地點打什麼時間地點的仗。”抗日戰爭中,我軍創造了地道戰、麻雀戰等作戰樣式,給游擊戰增添了許多新的鮮活內容。抗美援朝戰爭中,針對美軍有海空支援以及陸上火力、機動力強的特點,我軍強調打小殲滅戰,豐富了殲滅戰的實現形式;在“三八線”附近的反復爭奪中,我軍創造了依托坑道實施小規模反擊的戰法,推進了陣地戰與運動戰的結合、找到了打陣地戰的新辦法。

回望歷史,戰爭的硝煙雖已散盡,但霸權主義、強權政治依然在逡巡。黨在領導人民戰爭的實踐中創立的戰爭指導思想,體現了唯物辯證的科學方法、凝聚成靈活主動的創新意識,這些思想之花,會在奔涌向前的時間長河中繼續閃耀真理的光芒,為探索新時代人民戰爭規律和戰爭制勝規律提供不竭的動力之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