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空軍女飛行員高溥宇︰夢想的天空,等待著我們繼續飛翔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黃琳穎  袁 帥 高溥宇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1-11-11 07:06

今年是人民空軍招收第一批女飛行員70周年。經過70年的接力培塑,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擁有女飛行員最多的國家之一。

如果用一條時間軸,串聯起新中國女飛行員逐夢藍天的高光時刻,一條壯美的航跡躍然于歷史的天空︰1952年3月8日,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女飛行員在北京西郊機場駕機參加試飛典禮。2009年4月,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以全優成績完成學業,編入作戰部隊。2015年初,首批雙學士殲擊機女飛行員全部完成改裝訓練,奔赴一線部隊。2016年,首批“飛豹”戰機前艙女飛行員完成改裝訓練,改寫“飛豹”戰機前艙無女性歷史。不久前,中國空軍發布消息︰“運-20飛機上第一次有了女飛行員的戰斗英姿”……

女飛行員培養,不僅是新中國女性地位提升的標志,也是國家整體實力、軍隊訓練水平的象征。女飛行員們作為戰斗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空軍官兵練打贏、促轉型的沖鋒隊列中一道別樣的風景。

今天,人民空軍迎來72歲生日。本期“軍營觀察”,讓我們聚焦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一大隊副大隊長高溥宇,從戰斗機女飛行員這個特別的角度,去觸摸空軍實戰化訓練體系不斷升級、整體戰斗力向世界一流水平不斷邁進的時代脈動。

——編 者

有夢想就有藍天

——回望空軍女飛行員高溥宇的青春航跡

■空軍報記者 黃琳穎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袁 帥

初冬,上弦月色與助航燈光交相輝映。突然,戰機的轟鳴聲由遠及近,打破了這短暫的靜謐。

20時45分,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持續十多個小時的跨晝夜飛行訓練漸進高潮。女飛行員、該旅飛行一大隊副大隊長高溥宇駕機經過一番空中“廝殺”後返回機場。

轟鳴震耳,身材高挑的“雷霆玫瑰”跨出“飛豹”,摘下頭盔。

上圖︰高溥宇駕駛戰機起飛前示意。 楊 盼攝

不遠處,著陸燈耀眼的光,照在歸巢的戰鷹上。仰望雲頂,又一架次戰機已經起航,風聲呼嘯,航跡如虹。

過眼不只雲煙,有夢想就有藍天。望著眼前的景象,高溥宇說︰“夢想的天空,等待著我們繼續飛翔。”

印 象

只能對自己狠一點

又是滿分!

夏日,一場大雨戛然而止。哨音打破了久違的沉寂。泳池中,高溥宇與其他參加考核的男飛行員並駕齊驅,奮力擊水。

當飛行員,意味著穿過一道又一道窄門。戰斗機飛行員隊伍中,女性更是絕對少數。選擇飛行,對于高溥宇來說,無異于一場義無反顧的冒險。

高溥宇對飛行的初印象定格在天真爛漫的9歲。那年,她和小伙伴們偷偷翻進了離家不遠、已經撤編的航校,第一次嘗試旋梯,眼前的景色隨著旋梯不停變換,在常人看來“暈頭轉向”的體驗,卻讓小高溥宇著了迷。

18歲那年,高溥宇听說空軍在河北招收女飛行員,便毅然報了名。招飛淘汰率高,她只帶了兩天的換洗衣服去體檢,本想著“檢查兩項就被淘汰出局了”,沒想到一干就是十幾年。

閑暇時光里,高溥宇最喜歡彈古琴。悠悠琴弦上,她能听見高山流水,看見壯闊江河。“彈琴和飛行一樣,講究天馬行空。”高溥宇說。

帶著這樣的印象,高溥宇始終沒有將飛行視為一件“有壓力有負擔的事”,反而享受“雲海踏浪自在地飛”。

在戰友們眼中,能成為全旅公認的飛行能手,很大程度上歸功于她對自己的“狠勁”。一次飛行業務探討,長機後艙飛行員劉恩東發現,高溥宇瞄準靶標的方法與眾不同。劉恩東將手邊的本子比作靶標,一邊演示一邊說︰“大多數飛行員習慣瞄準本子的中心打,但是高溥宇的瞄準點卻是本子的短邊。”

實戰環境中,靶標受地形、風向等影響,在顯示屏上只有黃豆般大小。“瞄準這個‘黃豆’,不如盯著卡靶標的一條邊打,那樣更精確。”高溥宇解釋說,這個看似“突發奇想”的方法,是她經過成百上千次訓練得出的結論。

備賽“金飛鏢”期間,除了研究如何突得遠、打得準等常規課目,飛行員還要兼顧游泳、跑步等各項體能訓練。

高溥宇的短板課目是單杠曲臂懸垂,為了快速提高成績,她利用點滴時間訓練,在宿舍門框上架起單杠。起初訓練效果不明顯,她便向男飛行員請教方法,手上磨破了皮,就戴著手套接著練。經過幾個月的不懈努力,她的體能訓練成績達到滿分。

幾名與她搭檔過的飛行員都有這樣的印象︰“她對別人要求高,對自己更狠。” 而高溥宇卻說“對自己狠一點,離打贏就近一點”。

融 合

戰機就是另一個“我”

緩緩滑回停機坪,機械師迎上來問︰“機長,打得怎麼樣?”

“八個目標至少‘揍’上五六個哩!”抱著頭盔的高溥宇高興得蹦了起來。

把散射面較大的火箭彈“揍”準,靠的可不是臨門一腳。

2018年備戰“金飛鏢”考核,高溥宇作為單位代表出征。正式考核中,第一場常規彈射擊成績並不理想,她本想在第二場夜間激光彈射擊中扳回一局。

沒想到,起飛前靶區附近突然出現火情。進入突擊區時,火情已波及高溥宇機組的靶標區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她的發揮,最終只得悻悻而歸。

返程途中,高溥宇最喜歡遠眺艙外的夜景,腳下是星星點點的萬家燈火,遠方是壯闊縹緲的無垠夜色。此時,她的內心卻波瀾四起。

高溥宇明白,訓練場上的成績並不能打贏未來的戰爭,只有將自己和戰機融為一體,才能無視一切風險和挑戰。也正是從那時起,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金飛鏢”考核中證明自己。

今年初,高溥宇機組以連續三個第一的成績高居本單位實彈射擊成績榜單之首,成功從選拔賽中突圍,再次參加“金飛鏢”考核。這一次,考核靶區設置在陌生海域,情況復雜、氣象多變,難度系數比以往更高。

考核前兩個月,高溥宇天天扎在訓練場。清晨伴著海鷗起飛,傍晚隨著夕陽返航,碧波萬里之上,高溥宇始終和戰機戰斗在一起。

對于高溥宇來說,戰機跟人一樣,是有“脾氣”的。備賽期間,她和戰友路磊通力協作,力求把戰機的各種“脾氣”摸準,把戰機的戰斗性能發揮到極致。

每架飛機存在固有偏差,彈著點散布規律也不一樣,人機需要深度磨合。為此,高溥宇主動要求和工廠技術人員、機務人員捆綁研究。那段時間,她像著了魔,連吃飯都捧著資料看,軍械主任劉速成這樣形容︰“不管我們討論什麼,她都要湊過來听一耳朵。”

翻開高溥宇的工作手冊,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飛行記錄。每次飛行歸來,她都會第一時間把飛行數據整理存檔,制成一張設有彈著點、瞄準點、風向、風速等幾十個要素的表格,然後拉上工廠的師傅討論。“只有對戰機的性能參數足夠了解,我們飛行員才有勝利的底氣。從這個意義上說,戰機就是另一個‘我’。”高溥宇說。

今年5月17日,空軍“金飛鏢-2021”火箭彈課目考核中,突防區域低雲密布,高溥宇機組一直在濃雲中穿梭。來到靶區上空,她創造有利條件,迅速判明目標,火箭彈成功發射、精準命中。

夢 想

我們的“戰場”在更遠的明天

夕陽映照萬頃碧波,大小船只往來航行。駕機翱翔在海域上空,高溥宇把自己融入了這“漁舟唱晚”的美妙圖景。

望著遠空的落日,回憶自己的飛行生涯,高溥宇時常有一種在夢中的感覺。

這個夢起源于藍天。最讓高溥宇難忘的還是第一次駕機起飛,“雖然是初教機,飛行的速度並不快,但當自己手拉操縱桿、腳蹬方向舵、沖上雲霄的那一刻,搏擊長空的豪邁是在地面永遠體會不到的。”

有人說,飛行是最讓人向往的職業。對于戰斗機駕駛員來說,這種“向往”往往伴隨著極高的風險和挑戰。

一次夜間打靶訓練,高溥宇與搭檔建立輔助攻擊航線時,突然扎進層雲里。

高溥宇當機立斷,指揮後艙先按儀表保持,監控好飛機狀態。她拉起戰機躍升至攻擊高度,對靶標俯沖過去。千鈞一發之際,他們精準協同瞄準靶標,一擊命中。

這些年,高溥宇參加過大大小小十余次演習。戰機越飛越順手,她卻愈發覺得“自己要做的還有很多”。

那年,高溥宇奔赴某海域參加對抗演練。浪卷雲飛,空中的戰機動若雷電,海上的對手隱蔽攻擊……天高雲闊,目標在哪里?如何發現?怎樣一擊奏效?緊貼實戰的對抗模式,實時考驗著飛行員的戰場思維和戰斗素養。

從此,她更加注重積累飛行數據,向著掌控飛機的邊界性能發起沖擊。在高溥宇的宿舍里,一面整齊地擺放著各類戰備裝具,另一面的書桌上擺滿了各種與飛行相關的書籍。學習室電腦的桌面上,保存著戰機的座艙圖,隨手點開,里面詳細記錄著飛機性能原理、各類性能參數、各型戰機駕駛手冊、各種特情處置方法等多種數據資料。正如高溥宇所言︰“實現夢想不能靠等,還得靠腳踏實地的干。”

參加“金飛鏢”考核歸來,高溥宇還沒來得及迎接鮮花和掌聲,先去參觀了“解放一江山島空戰紀念館”。

紀念館里,她在一幅展板前駐足許久。展板中記錄了飛行員劉建漢的故事︰解放一江山島戰役中,劉建漢駕駛轟炸機孤身闖過國民黨守軍的高射炮火封鎖線,英勇投下4顆炸彈,重創敵艦,被譽為“空中神投手”。

劉建漢生前所在部隊正是高溥宇所在旅的前身。“今天我們的戰機更先進了,但敢于跟敵人拼刺刀的精神不能丟。”高溥宇說,“成為英雄的傳人,更要延續他們的夢想。”

鼙鼓催征,天幕的藍色上排列著魚鱗似的白雲,又是一個飛行好天氣。

听到樓道里進場飛行的提示聲驟然響起,清亮的眼眸炯炯有神,清爽自然的短發別在耳後,高溥宇走到鏡子前端詳了一下自己,深吸了一口氣。

薄霧中,遠處的場坪上戰機轟鳴。她知道,屬于他們的“戰場”,還在更遠的明天……

一個人要像一支隊伍

■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一大隊副大隊長 高溥宇

我曾經無數次幻想,如果不選擇飛行,會擁有怎樣的人生?

也許,成為一名畫手;也許,做一名醫生……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想我依然會選擇加入空軍。因為,從戰機座艙里看見的藍天最美,馳騁高空的感覺最酷。

今年是我入伍的第13年。從一名高中生成長為戰斗機飛行員,一路走來有艱辛,有坎坷,更有收獲。

上圖︰飛行歸來,高溥宇英姿颯爽。 楊 盼攝

自進入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戰斗序列以來,我已駕駛“飛豹”戰機安全飛行近千小時。幾千個日日夜夜,上百次起降,從前艙改裝到教員座改裝,從普通飛行員到飛行中隊長再到武器控制室主任、飛行大隊副大隊長;從遠海訓練跨區機動作戰到參加空軍突防突擊競賽考核,從精確制導武器射擊到實兵對抗演練……在一場場實戰化練兵“風暴”中,我用6年時間給自己提交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在今年空軍“金飛鏢-2021”突防突擊檢驗性考核中取得了殲轟機組單架次激光彈徑差最小、某型火箭彈命中率最高的優異成績。

刀在石上磨,兵在難中練。近年來,空軍實戰化訓練向縱深推進,官兵練兵備戰熱情持續高漲,部隊戰斗力不斷提升。回望兩次參加實戰化品牌訓練的經歷,我深刻感到,通過以考促學、以考促訓,不但深度檢驗了訓練成果,也使我的戰場思維和戰斗素養得到了質的飛躍,加快了成長為優秀戰斗員的進程。

我們是人民空軍發展壯大的見證者,更是偉大事業的參與者。越來越多的女飛行員登上直升機、跨上運輸機、駕駛戰斗機,飛遍大江南北,穿越壯美山河,擔負的使命任務也更多樣、更艱巨。一代代女飛行員不忘初心,積極適應新角色、勇闖新領域、提升新能力,在艱辛與汗水中追逐制勝空天的夢想。

今年7月,我在北京參加了一檔節目錄制,有幸見到了空軍第二批女飛行員苗曉紅。84歲高齡的她,白發紅顏、目光炯炯、精神矍鑠。采訪時,苗老談起自己執行飛行任務的種種經歷,眼楮里閃著光彩,激動地拉著我的手說︰“你們趕上了好時代,能有機會飛上祖國自己研制的新型戰斗機。這在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的確,不管身在何方,女性想脫穎而出都並非易事。女飛行員天生被眾人矚目,但我清楚,這種矚目背後更多是責任和使命。

戰場不分男女,戰爭只看輸贏。成為一名優秀的飛行員、一名能打必勝的戰斗員,背後付出的代價和努力是對等的。面對質疑,實力和成績才是最好的回答。

我曾讀過作家畢淑敏寫的《一個人要像一支隊伍》——“一個人,要像一支隊伍,對著自己的頭腦和心靈招兵買馬,不氣餒、有召喚、愛自由。”對于我們飛行員來說,飛向更高更遠的藍天,既是我個人的夢想,更是我們這支隊伍共同的願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