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飛向你︰三代空軍赤子守護祖國藍天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雷 謝 等責任編輯︰楊紅
2020-09-21 09:31

機務工作者劉飛保(左)

每一個勇敢的夢,都會飛翔

“飛保,是飛起來保衛祖國的意思,也寓意我父親是飛行員,我母親是保傘員。”一個直白的名字,寄托了劉玉堤和妻子對他們第一個孩子的無限期望。

劉飛保出生那年,是1952年。當時,劉玉堤還在抗美援朝戰場上。

從小,劉飛保的夢想,就是成為父親那樣的飛行員。1969年冬天,他高中畢業入伍。從小就跟著父親走南闖北,他對軍營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後來,劉飛保分配到航空兵某師無線電分隊。戰機電台拆下來以後,就會送到工作間維修,“工作間里,風吹不著,雨打不著,還是比較安逸的”。

當劉飛保有些“慶幸”地把這個消息告訴父親後,劉玉堤一個電話打到了師長辦公室。

沒幾天,劉飛保就從無線電分隊被調到機械分隊。

“你從學校出來,沒有經過苦累的鍛煉,必須要到艱苦的地方去。”這是劉玉堤給兒子的唯一解釋。

機械師,是空軍機務人員中最辛苦的崗位之一。劉飛保走進四面透風的機棚,把飛機的輪胎拆下來。外面飄著雪花,他打來一盆汽油,拿個毛刷清洗軸承,兩只手被凍得又紅又腫。

經過一年艱苦鍛煉,劉飛保迎來了飛行員選拔的日子。遺憾的是,他的身體測試沒有過關,當飛行員的夢想成了泡影。

從沒有給孩子寫過信的劉玉堤,破例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家書︰“你當機械師一定要好好干。你的責任很重大,一手托著國家的財產,一手托著飛行員的生命安全……”

劉飛保謹記父親的教誨,對待工作格外認真負責。因為成功排除重大飛機故障隱患,他多次立功。

“我檢查得細致一些,部隊損失就更少一些。”此後40年里, 劉飛保一直默默從事機務工作,從一線機械員干到主管機務的總工程師、副部長。

劉飛保維護過的第一種機型,就是父親駕駛過的米格-15。退休後,他還組織了“新型環保航空彩色拉煙劑”的研制改進工作,使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飛行表演的彩色拉煙更加震撼壯美。

劉玉堤的家人中有8位投身空軍,從事與飛行有關的工作。陳瀏的爺爺是與劉玉堤同期的空軍飛行員,也曾多次參戰。

“80後”陳瀏是兩家人中最年輕的軍官。現在,他已經成長為空軍新生代飛行員的中堅力量。

在陳瀏招飛入伍之初,就听學長們講過一個震撼人心的故事——如果戰機炮彈告罄,而敵人對祖國和人民仍有威脅,你和你的座機就是最後一發炮彈!

听到這個故事,陳瀏想到了自己的姥爺和爺爺。很多時候,我們“學到”“知道”,但這完全不同于“體會到”。

當陳瀏穿上軍裝成為一名軍人,才真正讀懂,老一輩英雄所做的一切努力,有超乎物質的力量作為支撐,那種力量就是信仰。

由信仰產生的忠誠、擔當和勇氣,凝聚和傳遞著這支軍隊每名軍人應具有的人格。

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壓倒一切困難、壓倒一切敵人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永遠是我們克敵制勝的法寶。

2015年2月16日,92歲高齡的劉玉堤在彌留之際,用極強的意志,忍著強烈的病痛,用顫巍巍的手寫下最後的心願︰“大大發展轟炸機”。

這7個歪歪扭扭的字,留下了一名老飛行員最後的牽掛,也讓世人感受到老英雄建設更強大國防的迫切心願。

最近,劉飛保正在忙一件事︰和中國航空博物館商議,捐贈父親參加抗美援朝作戰相關資料。

聊起新時代空軍青年官兵,劉飛保頻頻點贊︰“他們身上都有一股不怕困難、不服輸的勁頭,老一輩‘空中拼刺刀’的精神還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