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立法 用法律維護中華兒女共同的心底之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天芳責任編輯︰李晨
2017-05-15 04:06

國歌,催人奮進的鼙鼓

有那麼一首歌,我們唱起她就熱血沸騰、激情澎湃、充滿力量。對,她就是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的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顯示,關于國歌法的法律案擬于今年6月初審。這意味著,國歌與國旗、國徽一樣,將有一部專門的法律。我們的國歌作為“國家象征”,將有新的“護身符”。

國歌,是由國家正式規定的代表本國的歌曲。我國最早的國歌叫《李中堂樂》,這首帶有明顯個人色彩的歌曲,是1896年李鴻章作為外交特使到西歐和俄國訪問時,為符合外交慣例而臨時編作的。隨後的50年里,《鞏金甌》《五旗共和歌》《中華雄踞天地間》《卿雲歌》等相繼成為國歌。

國歌幾度更換的背後,是國家政權頻繁更迭的悲劇。當時的中華大地,人們渴盼能有一曲戰歌,激勵國人團結奮進,贏得民族和國家的解放。

1935年3月,聶耳為田漢的抗日救亡主題電影《風雲兒女》創作了主題曲《義勇軍進行曲》。1935年7月17日,聶耳不幸逝世,《義勇軍進行曲》成為其23歲短暫生命的最後作品。《義勇軍進行曲》誕生後,不僅很快唱紅大江南北,長城內外,還享譽海外,全球傳播。1940年美國著名黑人歌唱家保羅•羅伯遜在紐約演唱這首歌後,又灌制了一套名為《起來》的中國革命歌曲唱片,宋慶齡還為這套唱片撰寫了序言。在當時的反法西斯戰場上,《義勇軍進行曲》是代表中國人民最強音的一支戰歌,在盟軍凱旋的曲目中,《義勇軍進行曲》也赫然在列。

《義勇軍進行曲》被首次提議為國歌,是在這首歌誕生14年後的1949年。當年9月21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的國旗、國徽、國歌、國都、紀年方案審查委員會座談會上,馬敘倫等主張暫用《義勇軍進行曲》代國歌,許多委員表示贊同。當有人提出對歌詞中的“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等歷史性的詞句做一改動時,很多人不同意,毛澤東和周恩來也贊同和支持不改歌詞,周恩來還說︰“用原來的歌詞才能鼓動情感。修改後,唱起來就不會有那種情感。”隨後的開國大典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響起。

歌聲飄過82年,《義勇軍進行曲》承載著中華民族的苦難與奮進,已成為中國精神的化身,成為我們的國家氣質、國家象征。郭沫若曾稱贊“聞其聲者,莫不油然而興愛國之思,莊然而宏志士之氣,毅然而同趣于共同之鵠的”,“中國革命之號角,人民解放之鼙鼓也”。

《義勇軍進行曲》,歌詞動人心魄,旋律震撼人心。戰爭年代常唱她能激發英雄氣概,和平時期常唱她能培養愛國情懷。抗聯老戰士李敏曾說,“有一次,仗打得眼看就難以支持了,大家唱起《義勇軍進行曲》,敵人居然愣住了,我們鼓起了力量,最終突圍成功。”2015年7月20日,女排大獎賽香港站中國隊與泰國隊賽前熱身時,場地上突然奏響了中國國歌,當時,女排隊員們都立即停止訓練,面對國旗行注目禮,唱國歌。對這一條件反射,女排姑娘袁心說,“這是身為中國人最自然的反應。”

“苦也為你苦,樂也為你樂,感覺最美麗的名字叫中國。無論多麼艱難,有你我怕什麼,最親的思鄉曲就是國歌……”這是紀錄片《華僑魂》里的歌聲;“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這是也門撤僑時同胞登艦前的合唱。“語言的盡頭就是音樂表現的地方。”是的,國歌是游子對祖國魂牽夢繞的心曲,國歌是我們對祖國發自內心的驕傲。

國歌是國家的象征,不容任何褻瀆。盡管我國對國歌的演奏、使用等有明確的規定,然而社會上仍有對國歌不尊重,甚至侮辱的現象,國歌甚至被一些人篡改為炒股歌等。還國歌以莊嚴,確實需要法律這把利器。這法律,維護的不僅僅是一首歌,更是中華兒女共同的心底之音。

國歌里流淌的,是深沉濃郁的情感,是家國天下的情懷,那字里行間里的情愫,那激昂旋律中的力量,終將不再只是一段心靈的獨白,而會在傳唱中匯成心中永恆的交響。

駿馬追風氣魄揚,國歌高唱礪精神。讓我們“棄燕雀之小志,慕鴻鵠以高翔”,當好新時期的“義勇軍”,“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去追逐可期的強軍夢想。

(作者單位︰邊防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