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新的軍事革命?六大關鍵詞解讀智能化作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沈壽林 張國寧責任編輯︰董
2018-03-01 03:08

腦機融合——智能化作戰的指揮決策

腦機融合,是指在合理人機分工、高效人機交互的支撐下,充分發揮人腦與機器各自的優勢,實現指揮藝術與技術的融合,在智能化作戰指揮決策過程中,快速、準確、高效、靈活地實施情況分析判斷、定下作戰決心、下達命令計劃。

人機合理分工是腦機融合的關鍵。智能化作戰中人始終是主導。人腦的優勢在于創造性、靈活性、主動性,劣勢在于當受疲勞、遺忘、情緒等生理和心理條件影響時,工作速度會變慢、精度低,不適于重復性、繁瑣性、單調性的任務;而機器的優勢在于不會疲勞、不會遺忘、沒有情緒、速度快、精度高,劣勢在于程序化、被動性、部署復雜。即便是人工智能,也需要數據來學習和訓練,否則不具有認知能力,適合于規範、重復、繁瑣、單調的工作,不適于非常規、跳躍性強的工作。因此,高層決策、總體規劃等藝術性強的工作應由人腦來處理,把需要大量、精確、高速的數據信息記憶、計算、管理任務交給機器,充分發揮腦機兩者優長、彌補短板。

人機高效交互是腦機融合的支撐。人機交互,是讓人、機器能夠互相理解的媒介,目的是讓機器能“听”懂人類語言、“看”懂人類動作與表情、“理解”人的情緒、意圖,並把計算過程和結果用人容易理解的方式呈現出來。智能化作戰涉及的信息、數據種類多、容量大、時效性強,更需要通過視覺、听覺、文本、動作乃至腦電等多種形式的數據信息進行人機交互,建立人腦與機器間快速、準確的信息通道,支撐實用高效的腦機融合。

智能自主——智能化作戰的武器裝備

執行偵察、機動、打擊、防護等智能化作戰任務的各類武器裝備,能夠根據任務目標、敵方情況、戰場環境、自身狀態的實時變化,自主判斷情況、選擇和執行恰當的行動方案,並在作戰過程中不斷學習、改進判斷和決策能力。

智能自主武器裝備具有類人思考能力。自動化早已出現在戰場上,但自動化不同于自主化。自主化也會預先設計一些規則,但不僅僅局限于這些規則,而是能像人一樣對來自實際情況的數據進行理解和認知,從輸入中、從經驗中學習,發現其背後隱藏的特征、模式,不僅能應對事先設計的情況,也能應對規則未涵蓋的新情況。

智能自主武器裝備的性能具有成長性。在自動化武器裝備已有的探測距離、探測範圍和反應速度、打擊精度優勢基礎上,借助強大的計算能力和算法模型,智能自主武器裝備還能像人類新兵逐漸成長為身經百戰的老兵那樣,隨著實戰經驗的積累,不斷學習改進、高效整合這些優勢和應對新情況的方法、模式,從而在戰場上表現得更加出色。

無人爭鋒——智能化作戰的交戰方式

智能化作戰行動,主要依靠無人化武器裝備在泛在雲聯網絡體系支撐下、在後台人的控制下或授權自主地在前沿一線實施高危險性的偵察探測、機動、打擊等作戰行動。

無人爭鋒是在人的主導之下。無人作戰並非沒有人的參與,不是讓無人智能自主武器裝備完全自行決定和實施行動,而是由人主導、采用人機結合的不同方式,人在後台賦予機器一定程度的自主行動權限,讓機器在一線實施作戰行動。人機協同的方式,按照機器的自主權限從低到高,分為“人在環中”“人在環上”“人在環外”三種︰人在環中,武器裝備的行動完全由人來決策和控制;人在環上,武器裝備按照指令自主決策和實施行動,人按照需要隨時介入接管決策權;人在環外,武器裝備被指定了行動限制和目標,自主決策和實施行動。

無人爭鋒是融入體系的行動。智能化作戰無人武器裝備與敵方的交鋒,不是某個軍兵種力量獨立的行動,而是融入體系大背景中的協調一致的行動,依靠泛在雲聯基礎設施隨遇接入,並接受全時、全域的情報支持,各軍兵種相互提供數據、情報、火力和保障等支援,協作配合共同實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