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推進軍事科學創新勁該往哪使?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衛星責任編輯︰董
2018-04-09 10:59

著眼服務強軍實踐

軍事科學的發展取決于關鍵領域的重大突破。推進軍事科學時代創新,必須植根強軍興軍和軍事斗爭的偉大實踐,著眼履行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抓住那些具有決定性影響、基礎性作用和連鎖性效應的樞紐關節領域,持續聚力發力,力爭實現突破。

圍繞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目標加強戰略設計。習主席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新時代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出了動員令,明確提出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目標。軍事科學時代創新,應緊緊圍繞建設世界一流軍隊這一總目標,加強戰略設計和路線規劃,確保將人民軍隊建設成一支對黨絕對忠誠、常備多能、精干高效,既能維穩控局遏制戰爭,又能應對危機打贏戰爭;既能有效維護國家安全發展利益,又能有效履行大國國際責任的世界一流軍隊。特別是要發揮好軍事理論現代化的先導牽引作用,通過推進新時代軍事戰略和作戰理論創新,塑造理論的自信和自信的理論。

推動構建支撐民族復興目標的軍事能力。準確把握新時代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歷史方位,以塑造態勢、管控危機、遏制戰爭、打贏戰爭為指向,積極探索新時代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規律,推動構建謀局控局、遏戰勝戰,有效應對多元安全威脅的可靠軍事能力,有效維護海外利益的安全保障能力;有效支撐民族偉大復興的軍事力量體系。特別是要充分認清我軍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尚未完成、軍事智能化發展又壓力凸顯的現實,找準“三化”疊加轉型、復合發展的可行路徑,以時不我待的精神,著力構建中國特色現代作戰體系,加快提升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

確保我軍強軍勝戰成功經驗代代相傳。時代是有傳承的,軍事科學也是講根柢、有傳承的。軍事科學創新既是脫胎換骨,也是懷胎十月,必然帶著歷史傳統中最具生命力的元素。中國軍事科學的時代創新必須注重我軍紅色歷史、紅色基因的傳承,絕不能一味追新獵奇。克勞塞維茨指出︰“不能讓理論的樹葉和花朵長得太高,而要使它們接近經驗,即接近它們固有的土壤。”毛澤東也講過,“我們中國人必須用我們自己的頭腦進行思考,並決定什麼東西能在我們自己的土壤里生長起來。”如果不“從自己經驗中考證”一切帶原則性的軍事規律或軍事理論,不“增加那些自己所特有的東西”,“我們就不能指導戰爭”。只有從自己經驗中考證一切軍事理論創新成果,並增加那些自己所特有的歷久彌新的東西,我們才能構建起接近自身經驗、植根固有土壤的軍事科學體系,並用以指導打贏未來戰爭。

堅持科學借鑒推進軍事概念自主創新。理論創新歷來以概念創新為先導,由概念突破來推動。沒有概念創新和突破,就不可能有理論深化和發展。但是,概念問題歷來也是學術研究中的一個危險地帶。特別是對西方舶來的概念和術語,更應該一分為二、辯證看待。其中,有的概念確屬學術範疇,且具有共性特點,可以探討借鑒;有的雖有成功經驗,但有其特殊條件,必須小心甄別;有的則涉及政治立場,與我格格不入,必須嚴加批判。如何正確借鑒外來理論創新成果,避免生搬硬套、水土不服;如何防止學術成為“學舌”,落入西方設置的理論誤區和話語陷阱,是當前理論界尤為值得注意和警醒的一個問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