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于進行戰爭設計,是一流軍隊的題中應有之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袁 藝責任編輯︰董
2018-06-21 17:19

以我為主,避免戰略設計走入誤區

戰爭設計的前提是對未來較為準確的預測,由于未來多種不確定性因素的存在或對手的刻意誤導,因而存在著誤判和偏離未來實際的可能,使得戰爭設計易落入陷阱或誤區。要避免在戰爭設計中犯錯,必須以我為主,努力做到三個“搞透”。

搞透對手。戰爭是你死我活的暴力對抗,戰爭設計則是潛在對手之間沒有硝煙的超前博弈。以我為主的戰爭設計,不是一廂情願的戰爭設計,而應是在搞透對手基礎上的戰爭設計。研究對手時應力避兩種錯誤傾向︰一種是對對手研究不夠,忽視或者低估對手,對雙方戰略互動變化因素考慮不周,對作戰中對方可能行動預判不足。另一種是被對手刻意暴露的戰略意圖牽著鼻子走,迷失在對手設計的圈套里。當前,強國軍隊作戰理論創新十分活躍,各種作戰概念推陳出新,無形之中制造了許多混淆視听的“技術迷霧”“戰略迷霧”。這就要求我們在研究對手時,既要鑽進去又要跳出來,既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把作戰理論和作戰概念背後的真實意圖搞清楚。

搞透自己。任何戰爭設計,都必須認清自身優勢和不足,立足自身未來可能具備的客觀條件。新中國成立之初,在優先發展導彈還是飛機的問題上,錢學森認為,新中國工業基礎薄弱,導彈是一次性運載工具,對材料要求較低,發展難度相對較小,因此應優先發展導彈這種戰略武器。這無疑是在搞透了我國當時國情和軍情後做出的正確選擇。當今時代,科技發展門類分支眾多,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發展面臨多種路徑選擇,戰爭制勝手段和途徑增多。這就更需要我們認清本國經濟實力、工業水平和科技優長等,擇優並合理組合發展作戰手段。

搞透環境。任何戰爭都是在特定環境中爆發的,只有把未來戰爭所處的戰略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信息環境搞透,才能在戰爭設計時趨利避害。未來信息化戰爭,戰爭空間不斷拓展,作戰環境早已超出傳統地形的概念,戰爭設計應充分考慮太空、深海、網絡、電磁、認知等新空間新領域對作戰的影響。這就要求我們在完全認識和掌握傳統戰場環境的基礎上,把新型戰場的環境因素搞清搞透。

突破“黑洞”,推進戰爭設計範式轉換

未來戰爭形態的加速演變,給預測和戰爭設計帶來了較大困難。有的專家甚至預測,照此發展速度,未來可能會出現超出人們目前認知水平和能力的“認知黑洞”。當前,應按照理技融合的思路,推進戰爭設計範式的根本轉變,探索實現傳統軍事謀略與戰爭工程化思想的有機統一。

加快更新戰爭設計理念。改變以往戰爭設計重邏輯思辨輕數理分析的“哲學化”傾向,真正走開從定性到定量再回到定性的綜合集成法的設計路子,推動戰爭設計工程化。改變以往戰爭設計重宏觀頂層設計輕微觀底層落實的“務虛化”傾向,把頂層戰爭設計從戰略到戰役、戰術逐步細化落實,最終轉化為部隊實際戰斗力,解決“最後一公里”不能落地的問題。改變以往戰爭設計重當下近期輕未來長遠的“近視眼”傾向,注重保持長期常態化跟蹤研究對手,在雙方戰略互動中進行連貫動態比較,以期在較長的時間趨勢軸上準確定位和認清對手。

健全完善戰爭設計機制。打通將先進作戰概念轉化為部隊實際戰斗力的各個環節,形成從提出概念到成立試驗部隊、評估論證、演習檢驗、形成實案、專項訓練的新質戰斗力生成機制。走開一線中高級指揮員、參謀人員和軍事科研單位合作交流、共同開發戰爭構想和作戰概念的路子。針對青年官兵思維活躍、對新事物敏感的特點,開展群眾性作戰概念創新活動,及時捕捉官兵思想火花,形成新作戰概念的收集、梳理、上報、評估、轉化和推廣運用機制。

改進戰爭設計方式方法。借鑒學習外軍淨評估做法,綜合利用競爭優勢分析技術、場景分析方法、假想敵機制、模型模擬工具、逆向論證程序和多層次邏輯框架等分析和綜合手段,提高戰略預測能力。借助深度學習、自主學習等人工智能技術,發揮“電腦參謀”的輔助決策作用,提高作戰方案計劃擬制的快速性、科學性和可操作性。加大各級指揮機構運用兵棋推演、仿真模擬等戰爭設計手段的力度,檢驗作戰方案的風險和可行性,提高籌劃決策質量。加緊作戰數據工程建設,大量積累外軍數據、戰例數據、演習數據等,為戰爭設計提供可靠的數據支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