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響“學以成人”的哲學樂章——寫在第二十四屆世界哲學大會開幕之際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作者︰王 晉浩天 張穎天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8-13 09:49

8月13日至20日,第二十四屆世界哲學大會,將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召開。

本屆大會是世界哲學大會歷史上第一次以中國哲學思想文化傳統作為基礎學術架構,第一次將中國精神秩序中核心關注的自我、社群、自然、精神及傳統作為核心議題,以“學以成人”為主題展開全方位的哲學研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此次大會將為此增設專場捐贈講座,紀念這位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和革命家。

從1900年的巴黎到2018年的北京,歲月的年輪銘記了一代代中國學人的奮進與求索,見證了中國哲學話語走向世界舞台的歷史征程。歷經百年滄桑的北大燕園,即將以其融貫中西的開放情懷,鳴奏和而不同的哲學交響。

哲學之光照亮百年求索

“經濟活動和進取精神的中心。”歷史學家皮埃爾•米蓋爾如是描述1900年的巴黎。彼時,萬國博覽會和第一屆世界哲學大會在此舉行,工業盛會和思想盛宴交相輝映。

第一屆世界哲學大會由國際哲學界知名學者發起,亨利•伯格森、保羅•納托普、亨利•彭加勒、伯蘭特•羅素、格奧爾格•齊美爾等著名哲學家雲集,哲學諸領域的全球性對話由此啟幕。但很長一段時期,世界哲學大會上鮮有中國學者的身影。

此時的中國,正處于民族危機之中。

這個擁有悠久哲學傳統、塑造了古老文明的東方國度,卻在面臨“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時陷入彷徨,幾近崩潰。

“欲圖根本之救亡,所需乎國民性質行為之改善。”經過從器物到制度再到思想的艱辛探索,中國先進知識分子意識到,當務之急是要用新的哲學對大眾進行思想啟蒙。在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中,1912年,北京大學文科哲學門創立,中國現代哲學自此發端。

李大釗開設了唯物史觀等有關馬克思主義的課程,胡適、馮友蘭、張岱年開闢了創建中國哲學學科的不同研究模式,蔡元培不遺余力倡導美育,杜威、羅素等應邀講學……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傳統哲學、西方哲學構成的中國現代哲學學術版圖從此奠基。“北大的哲學傳統,一開始就是開放的、包容的,同時又植根于中華文明。”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說。

1934年,馮友蘭應邀出席赴布拉格參加第八屆世界哲學大會,在題為《哲學在現代中國》的學術報告中,他向國外同行描繪了中國哲學研究現狀,並講道︰“第一階段的精神領袖們基本上只有興趣以舊釋新,而我們現在則也有興趣以新釋舊。第二階段的精神領袖只有興趣指出東西方的不同,而我們現在則有興趣看出東方西方之間所同。”

“在這屆大會上,馮先生批判了當時中國學界存在的‘全盤西化’和‘古史辨派’兩種思潮,明確了中西哲學比較研究的重要性,並在世人面前表明‘闡舊邦以輔新命’的哲學研究立場。”重新翻閱這篇在中外哲學交流史上頗具影響的文獻,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牟鐘鑒仍為其氣勢所感動。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世界哲學大會被迫中斷,直到1948年才得以再次舉行。同年,國際哲學團體聯合會成立,作為全球最高層級的非政府性世界哲學組織,每5年定期召開一次世界哲學大會成為其主要活動之一。

1978年,中華大地,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一篇哲學文章石破天驚,發出震撼人心的時代先聲。隨後,改革開放迎來學術成長的春天,中外學術交流的大門由此打開。

198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首次組團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了在蒙特利爾舉行的第十七屆世界哲學大會。“在大會閉幕式上,主席致辭後專門請中國哲學家汝信發言。汝信的簡短演說積極、熱情,在世界哲學大會上初次展露了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哲學家的真誠形象。”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姚介厚回憶。

此後,歷屆世界哲學大會都活躍著中國學者的身影。1988年起,邢賁思、姚介厚、謝地坤等相繼當選國際哲學團體聯合會指導委員會委員。進入21世紀,越來越多的中國學者擔任大會分組會議主席。2013年,中文成為世界哲學大會的永久性工作語言。

隨著學術交流範圍的擴大和研究水平的提升,在中國舉辦一屆世界哲學大會,成為中國學者的夢想。

2013年,第二十三屆世界哲學大會結束後,在國際哲學團體聯合會執行委員會上,經過一番激烈陳述、爭辯、質詢、反駁,北京大學在與巴西哲學協會的競爭中勝出,獲得第二十四屆世界哲學大會主辦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