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作戰是信息化戰爭的重要作戰形態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胡艮勝 王毅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20 13:31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世界上相繼爆發了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等幾場具有信息化戰爭特征的高技術局部戰爭。隨著戰爭信息化程度的不斷提高,聯合作戰已經成為信息化戰爭的重要作戰形態。

習主席強調,要強化戰斗隊意識,堅持戰斗力標準,集中精力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做好軍事行動各項準備。認真研究這幾場戰爭,可以看到,海灣戰爭是人類戰爭形態由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的標志,而伊拉克戰爭則是迄今為止陸、海、空、天、電和心理等多維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典型戰例。克勞塞維茨認為,每個時代的戰爭,各有其特定的限制條件和使用範圍。無論是冷兵器時代的糧草保障,還是熱兵器時代的油料、彈藥等物資技術保障,都體現了各自時代的保障重點。21世紀戰場的焦點將是爭奪指揮優勢,這就向尚處于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發展階段的我軍各級指揮員提出了全新的挑戰。

指揮體制向合成化方向發展。從高技術局部戰爭的特點上看,發達國家的軍隊作戰指揮體制正在發生巨大的轉變。21世紀的戰場指揮,無論在何種作戰樣式、作戰背景下,都將是以聯合作戰為基礎的合成化指揮,這業已成為世界軍事發展的一個必然趨勢。

指揮要素向一體化方向發展。指揮技術領域的信息革命最終將通過數據鏈把各類、各級指揮要素連成一個有機協調的整體。可以預見21世紀的戰場,各級指揮員都將是同一個指揮網絡下的一個終端,大家以網絡為中心,通過共享網絡信息,相互支援、協調行動,從而使指揮效能成倍增長。但同時,他們也將面對這個網絡化高技術指揮系統隨時可能出現的復雜問題。

指揮強度向精確化方向發展。隨著精確打擊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武器裝備的數字化正推動著指揮走向精確化。因為要實現精確打擊,首先就要有精確的指揮。沒有精確的指揮,就使得高技術武器變成無頭蒼蠅、無的放矢。

指揮速度向短平快方向發展。戰爭實踐說明,誰要想奪取當今戰場的主動權,誰就必須先具備比對手更快的戰場反應能力,其前提就是加快指揮的節奏,提高指揮速度。未來與具有高度機動力的強敵作戰,從目標搜索到火力實施或者規避轉移都必須是一個快捷的過程。否則,不用說難以消滅敵人,就連保存自己都很困難。可以說,指揮速度將體現未來戰場的生命力。

指揮對抗向系統化方向發展。信息化條件下指揮員和指揮機關面臨的高壓力、高風險的指揮活動,客觀上對作戰計劃的科學編制、作戰資源的優化調度、作戰進程的精確控制提出了十分強烈的軍事需求。在此背景下,以作戰規劃為代表的新型指揮籌劃手段應運而生,作戰規劃裝備及相關技術發展逐步成為軍事領域關注的焦點。

習主席高度重視作戰規劃建設問題,多次作出重要指示,特別強調“要立足我軍實際,發揮我軍優勢,結合時代要求,吸收外軍經驗,緊跟世界新軍事革命發展趨勢,深入研究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研究現代戰爭指揮規律,研究軍事斗爭重大現實問題”。

習主席的重要指示,準確把握信息化條件下聯合作戰指揮發展趨勢和戰爭形態演變的重要規律,深刻揭示了作戰規劃在聯合作戰指揮中的重要作用,為我們順應世界新軍事變革、加快聯合作戰規劃建設指明了方向。當前,我軍作戰規劃建設剛剛起步,特別是作戰規劃裝備研制和技術發展方面尚處在探索階段,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軍事強國,在作戰規劃裝備建設和技術運用方面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深入研究外軍作戰規劃裝備與技術發展特點趨勢,系統分析其成功做法和先進經驗,對于指導我軍聯合作戰規劃裝備建設與技術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