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黨的軍事指導理論的創新發展

來源︰軍隊黨的生活作者︰高文儉 申紅心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10-11 09:29

黨的軍事指導理論創新發展的重大成果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黨堅持馬列主義軍事理論基本原則,堅持毛澤東軍事思想指導地位,根據國際局勢變化和世界軍事發展,聚焦國家安全需求,不斷回答國防和軍隊建設中出現的一系列新問題,圍繞人民軍隊性質宗旨、軍事戰略方針、國家安全觀、軍隊使命任務、治軍方式等重要問題,不斷創新和發展黨的軍事指導理論,引領中國特色國防和軍隊建設不斷前進。

始終保持人民軍隊性質宗旨。我軍是來自人民、依靠人民、為了人民的人民軍隊,始終保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始終保持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始終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這既是我軍成立之初我們黨奠定的建軍基石,也是我軍能夠永葆生機活力、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根本保證。改革開放以來,面對國內外軍內外發生的巨大變化,我們黨始終政治清醒、立場堅定,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堅持人民軍隊性質宗旨,保證人民軍隊不褪色、不失魂。鄧小平強調,我軍是黨的軍隊,人民的軍隊,社會主義國家的軍隊,不管如何更新換代,永遠是國家的捍衛者,永遠是社會主義的捍衛者,永遠是人民利益的捍衛者。軍隊要始終不渝的堅持自己的性質。江澤民指出,我們軍隊的軍魂就是黨的絕對領導。加強軍隊建設,最根本的是要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胡錦濤指出,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決定著我軍性質和方向,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興衰成敗,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始終不渝地貫徹。習主席深刻指出,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強軍之魂,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听從黨的絕對指揮,永遠听黨的話、跟黨走。在這個根本政治原則問題上,我們要頭腦特別清醒、態度特別鮮明、行動特別堅決,決不能有任何動搖、任何遲疑。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最緊要的是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決維護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權威,一切行動听從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之後,敵對勢力對我“西化”“分化”的圖謀一刻也未停止,“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的論調此起彼伏。我們黨始終抓住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有效應對各種錯誤觀點和思潮沖擊。從鄧小平主持軍委工作時恢復我軍政治工作優良傳統,到江澤民提出“打得贏、不變質”兩個歷史性課題,到胡錦濤反復強調“三個確保”的時代要求,再到習主席“建軍之本、強軍之魂”的精準定位,我們黨根據內外環境變化不斷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不斷完善相關路徑和方法,建立起了以軍委主席負責制為統領,嚴密、科學、完整的組織領導體制,從根本上保證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制度貫徹落實到軍隊建設的方方面面、貫徹落實到軍隊各項工作的全過程。

軍事戰略方針不斷充實豐富。軍事戰略方針是軍事斗爭準備的基點,是統攬軍事力量建設和運用的總綱。一國的軍事戰略方針既要立足于國防和軍隊發展現實,又要根據戰爭形態改變、國家安全需求變化適時調整完善,才能增強軍事斗爭準備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爭得主動。新中國成立之初,毛澤東確立了積極防御的軍事戰略方針,成為我國軍事戰略方針的總基調。改革開放前,我國還長期實行“積極防御、誘敵深入”的軍事戰略方針。實行改革開放之後,我們黨繼承和發揚積極防御的軍事戰略方針,並根據時代變化不斷調整完善,推動我軍軍事斗爭準備向前發展。1980年10月,中央軍委將“積極防御、誘敵深入”八字戰略方針調整為“積極防御”四字戰略方針。鄧小平強調,要立足現有裝備,采取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爭取以弱勝強,以劣勢裝備戰勝現代化裝備,以持久戰消耗敵人。江澤民指出,服從和服務于國家的發展戰略,按照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逐步做好打贏一場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的準備。胡錦濤深刻指出,軍事斗爭準備要服從和服務于國家總體戰略,著眼維護我國安全和發展利益,迎接世界新軍事變革的挑戰,堅持積極防御的黨在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習主席著眼國家利益全局籌劃和指導軍事行動,根據國家安全和發展戰略,適應新的歷史時期形勢任務要求,提出堅持實行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並形成了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積極防御戰略方針是我軍一以貫之的基本軍事戰略方針,並在軍事斗爭實踐中不斷充實完善。積極防御戰略方針在不同歷史語境下得到具體展現和發展,也體現了我們黨不斷拓寬的戰略視野和不斷提升的戰略水平。在這一發展歷程中,積極防御戰略方針由單純軍事戰略進而融入國家大戰略,使軍事成為實現國家利益的保底手段。

總體國家安全觀得到確立。國家安全觀是對國家安全及相關問題的總的觀點和看法,是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重要依據。我們黨高度重視國家安全問題,在領導國防和軍隊建設過程中不斷深化和完善黨的國家安全觀。鄧小平提出,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要放在第一位,主要聚焦于軍事安全和政治安全。江澤民在高度關注政治安全和軍事安全的同時,對新興安全領域傾注了大量精力,對經濟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意識形態安全和網絡安全給予足夠重視,提出了建立“互信、互利、平等、合作”為核心的新安全觀。胡錦濤深刻把握國家安全形勢發展變化,將國家安全視為有機整體,統籌思考政治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軍事安全、生態安全、信息安全、國民安全,提出了綜合安全觀,並將我國安全與推動世界持久和平、構建和諧世界緊密聯系,注入和諧理念。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開啟了由大向強的新征程。習主席站在新的歷史起點,順應時代潮流,回應人民關切,用整體、全面、聯系、系統的觀點思考和把握國家安全,提出了“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的總體國家安全觀,構建了集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從將國家安全放在第一位,到新安全觀、綜合安全觀,再到總體安全觀,我們黨的國家安全觀不斷完善,安全視野不斷放寬,安全內涵逐漸豐富,安全要求逐步提高,最終形成了內容完整、體系健全的總體國家安全觀。隨著國家安全觀的不斷完善,軍隊的使命任務也同步調整完善,職能定位不斷清晰,國防和軍隊建設在更寬視野、更廣領域、更高層次上得到快速發展。

軍隊使命任務不斷調整完善。軍隊使命任務是軍隊在一定時期內承擔的基本任務和重大職責,是軍隊職能的具體體現,制約著國防和軍隊發展的內容和方向。軍隊使命任務會隨著黨和國家總體任務和面臨形勢的變化而演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飛速發展,國際地位不斷提升,軍隊使命任務也不斷被賦予新的內涵。鄧小平指出,我軍是人民民主專政的堅強柱石,肩負著保衛社會主義祖國、保衛“四化”建設的光榮使命。軍隊要扎實做好反侵略戰爭準備,為保衛世界和平,為保衛祖國領土的安全,為爭取台灣早日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的神聖大業作出新的貢獻。江澤民指出,軍隊既要準備應付可能發生的局部戰爭和武裝沖突,保衛國家安全和領土主權的完整,又要準備應付國內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維護社會的安定。胡錦濤指出,我軍在新世紀新階段要肩負起光榮而艱巨的歷史使命,為黨鞏固執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證,為維護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提供堅強的安全保障,為維護國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戰略支撐,為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習主席深刻指出,我軍要有效履行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為鞏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提供戰略支撐;為捍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提供戰略支撐;為拓展我國海外利益提供戰略支撐;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提供戰略支撐。改革開放40年,我軍使命任務圍繞保障安全的中心職能不斷豐富,從確保政治安全、軍事安全,到“三個提供一個發揮”,再到“四個戰略支撐”,使命任務涵蓋範圍不斷擴大,包含內容不斷增多,與不斷提升的國家地位和不斷拓展的國家利益相適應。在這一過程中,軍隊使命任務還實現了由被動保障到主動維護的轉變,彰顯了不斷提升的國家和民族自信。

國防和軍隊改革不斷深化。改革是我軍發展的根本動力,我軍的發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創新史。從“三灣改編”到百萬裁軍再到此次國防和軍隊改革,在黨的領導下,我軍不斷適應新形勢和任務變化推進國防和軍隊改革,實現軍隊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發展。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組織軍隊整頓和改革,圍繞給部隊“消腫”,裁軍100萬,改革軍隊體制編制,完善各類規章制度,規範軍隊各項工作,提出走中國特色精兵之路。江澤民繼承和發揚了鄧小平“走中國特色精兵之路”的思想,圍繞“壓縮規模、優化結構、理順關系”的基本原則,裁減軍隊員額50萬,大力推動軍隊現代化建設,使我軍朝著“精兵、合成、高效”的目標大步邁進。胡錦濤把深化改革作為國防和軍隊發展的強大動力,立足軍隊改革面臨的新形勢、新情況、新任務,適應信息化條件下一體化聯合作戰需要,進一步壓縮軍隊員額,裁減軍隊員額20萬人,優化軍隊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加強軍事人力資源政治制度調整,深化武器裝備科研生產體系、軍隊人才培養體系和軍隊保障體系改革,健全完善軍民融合體制機制。習主席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全面推進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著力解決制約國防和軍隊發展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和政策性問題,進一步解放和發展戰斗力,進一步解放和增強軍隊活力,構建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領導管理體制和指揮作戰體制,完成了力量結構和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正向著第三大戰役——政策制度改革展開沖鋒。改革開放以來,改革成為國防和軍隊發展的核心詞匯之一,圍繞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不斷調整軍隊規模結構和體制編制,優化力量構成和指揮管理體制,銳意改革、勇于探索、大膽創新,不斷解決國防和軍隊建設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將中國特色國防和軍隊改革推向前進。國防和軍隊改革是國家改革的內在邏輯在軍事領域的具體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國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改革開放以來不斷推進的軍隊改革,既與國家改革和現代化進程相一致,也反映了國防和軍隊改革自身邏輯,由易到難、由淺入深、由表及里、由部分到整體。當前,國防和軍隊改革進入深水區,需要闖“難關”、涉“險灘”、啃“硬骨頭”,必須下大決心才能取得突破性進展。

治軍方式不斷轉變。治軍方式是軍隊管理運行的基本樣式,決定了軍隊管理的方式方法和效益。經過長期的戰爭和建設實踐,我軍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治軍方式。但由于內外部環境的沖擊和影響,我軍治軍方式也面臨著挑戰。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主席積極總結新的歷史條件下軍隊建設發展的規律和治軍特點,不斷創新治軍理念和方法,推動我軍治軍方式不斷轉變。鄧小平針對軍隊形成的“腫、散、驕、奢、惰”,提出軍隊要整頓,要嚴格整頓紀律,恢復軍隊優良傳統,完善各類規章制度,使軍隊工作有章可循。同時,要把教育訓練提高到戰略地位,通過提升官兵素質改變軍隊面貌。江澤民適應社會主義法制建設進程,把國防和軍隊建設納入法制軌道,提出必須依法治軍、從嚴治軍。胡錦濤把依法治軍從嚴治軍作為全局性、基礎性、長期性工作,要求緊抓不放,創新方式方法,推進軍隊科學管理,探索具有我軍特色的科學管理模式。習主席強調,軍隊越是現代化,越是信息化,越是要法治化。要大力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推動治軍方式實現“三個根本性轉變”,在全軍形成黨委依法決策、機關依法指導、部隊依法行動、官兵依法履職的良好局面。從嚴格紀律到推進法治再到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治軍方式由粗放式向標準化、規範化、精細化轉變。這一過程反映了我們黨對治軍規律和治軍實踐的認識不斷深入,既與國家治理方式現代化進程相契合,也與軍隊改革發展邏輯相吻合,是我們黨建軍治軍實踐不斷深化的必然產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