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兵備戰中推動積弊糾治!不能這邊改那邊又撿回來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樊博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11-01 21:58

上個月剛將靶場用白石子堆砌的靶子拆掉,10月下旬,在抵達西北某演習地域後,營長靳某又準備讓戰士在山頭壘幾個大白石堆,以便射擊時做參考。旅領導制止他說︰“糾治和平積弊,不能這邊改那邊又撿回來。”

毫無疑問,在“這邊改”方面,各部隊動了不少心思,用了不少招數。有的在教育時揭和平積弊的“老底”,有的讓和平積弊的行為進“黑名單”,還有的對搞和平積弊的人掄起問責的“板子”。高壓態勢之下,和平積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真抓實練、真打實備成為部隊建設的常態。

然而,“病去如抽絲”,要根治“和平病”這一頑疾,絕不是搞幾次教育、列幾個清單、刮幾場“風暴”就能完成的。前不久,在某部組織的和平積弊回頭看問卷調查中,有近30%的官兵就認為“和平積弊有反彈,有變種”。

澆樹要澆根,治病要問源。診治和平積弊這一頑疾,也需要找到個別單位此時改彼時犯的思想根源。

俗話說,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更難。曾經的和平積弊,是帶給了一些人利益的。比如,個別人通過開展“五多”,刷出了存在感,找到了成就感。再如,個別人依靠組織“文山會海”的“絕活”,顯示出“政績”,得到了好處。這些人,當上級對自己比較拿手、用得順手的和平積弊查得緊、糾治狠時,雖不情願改,但又迫于形勢和壓力不得不改。而當上級講得少了,不再查時,他們就會把和平積弊撿回來,甚至還美其名曰︰“我只會干這些東西,不撿回我干啥呀。”

治病講究對癥下藥。藥用得準,就見效快。反之,病就難以治愈。雲南白藥再好也治不好感冒,跌打膏藥再靈也治不好骨折。“和平招”治不了“和平病”。一些和平積弊之所以被撿了回來,就是因為當初藥沒有用對。比如某部針對下發通知過多的問題,專門出台禁令,但是既沒有徹底講清通知滿天飛的危害,也沒有對如何下通知進行規範。結果機關又通過建各種微信群下發通知,炮制出和平積弊的新“變種”。

積弊,顧名思義,就是長期積累形成的弊病。這種病具有很強的耐藥性。治療這種頑癥,沒有幾個療程是難以見效的。與和平積弊的戰斗,不是速決戰,而是持久戰;不是防御戰,而是進攻戰。需要步步為營,步步緊逼,這樣才能取得實效。如果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時斷時續,時松時緊,那麼留戀和平積弊好處的人,就會乘機把它撿回來。

有人說,和平積弊就像糖尿病,患病初期沒有任何癥狀,也不會感覺身體哪里不舒服,而實際上,它一直在慢性損害身體的各種器官,到了晚期,會引發各種並發癥,甚至要了人命。對部隊來說,如果還把改了的和平積弊再撿回來,無異于自斷筋脈,自毀長城。

瑞士著名軍事理論家約米尼曾說︰“一個能把那些容易一時顯示成績,而對戰斗力有危害的思想和行為堅決放棄的軍人,到了戰場是難以吃敗仗的。”我們常說,辦法總比困難多。讓改掉的和平積弊想撿都撿不回來,並不是沒有辦法。比如,海軍海口艦的辦法是,訓練前先想一想要是真打仗這樣訓行不行,考核前先想一想要是真打仗這樣考行不行。正是這“兩個先想一想”,讓和平積弊在海口艦無處藏身。再比如,火箭軍“巡航導彈第一旅”營長羅寅生的辦法是,設置訓練條件時都必須與戰場環境盡可能一致,實彈打靶時都必須把打擊目標當戰時靶標。正是這“兩個都必須”,讓和平積弊在羅寅生所在的營再也沒有市場。

和平積弊是練兵備戰的死敵。堅決消滅和平積弊,除了進一步加強教育、提高認識外,還必須下決心把和平積弊“扔進太平洋”,讓人想撿也“撿不著”;讓和平積弊成為“火中栗”,使撿起的人“傷不起”。如此,練兵備戰才能在推動積弊糾治中不斷走深走實,“守不忘戰”才能真正成為“將之任”,“訓練有備”也才能真正成為“兵之事”。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