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管理工作做得既有硬度又有溫度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謝凡責任編輯︰伍行健
2020-03-09 13:45

把管理工作做得既有硬度又有溫度

——貫徹落實《軍隊基層建設綱要》系列談ゝ

軍隊能不能打仗、打勝仗,管理往往起著關鍵作用。把管理作為一門藝術來鑽研,讓管理有直抵人心的溫度,管理在戰斗力建設中的關鍵作用就能顯現。實踐證明,只有堅持嚴管和厚愛相統一,部隊才能出戰斗力,出凝聚力。

近日,在某部組織的基層管理工作網絡調查中,83%的官兵在“多些人情味”一欄後面打了勾。官兵對“人情味”的期盼,其實是希望日常管理工作中多些溫度。

一提到管理,人們自然想到“嚴”。的確,嚴密的軍事組織、嚴明的軍事紀律和嚴酷的軍事斗爭,決定了軍隊必須嚴格管理。嚴是必要的、必須的,但不能只有“嚴”,正如陳賡大將所說︰“管理士兵不是冷冰冰,這樣是帶不出願給你擋子彈的士兵的。”實踐證明,只有堅持嚴管和厚愛相統一,部隊才能出戰斗力,出凝聚力。正是基于此,《軍隊基層建設綱要》明確規定,基層在日常管理中要堅持嚴格要求同熱情關心相結合,堅持紀律約束同說服教育相結合,把管理工作做得既有硬度又有溫度,提高部隊專業化、精細化、科學化管理水平。

習主席強調︰“軍隊能不能打仗、打勝仗,管理往往起著關鍵作用。”把管理作為一門藝術來鑽研,讓管理有直抵人心的溫度,管理在戰斗力建設中的關鍵作用才能真正顯現。

“管理的核心是激發。”宋朝時,岳飛將孫武提出的“智、信、仁、勇、嚴”為將五德的次序做了調整,改為“仁、信、智、勇、嚴”。這里的“仁”,仁愛之意多于仁慈。日常帶兵中,岳飛以“仁”打頭,“卒有疾,親為調藥。諸將遠戍,遣妻問勞其家”。但同時以“嚴”托底,“卒有取民麻一縷以束芻,立斬以徇”。正是因為岳飛在管理中寬嚴相濟、嚴中有愛,才鍛造出了讓敵人感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雄師勁旅。

當前,基層絕大多數一線帶兵人在管理中是有溫度的,但與《綱要》對標對表,硬度過硬、溫度不足的現象還時有發生︰有的管理指導思想有偏差,滿足于“管為看、管為查、管為不出事”;有的效果評估處于表層,有時還停留在“出門看隊伍,進門看內務”層面;有的管理方法簡單粗暴,“滿負荷管理法”“疲兵政策”還有市場。提起這些,一位戰士說︰“哨聲少了,笑聲就多了。”以上基層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值得我們高度重視。

溫度來自知兵深。有的帶兵人講,今天的兵難帶、難管理。其實,問題不在兵身上,而出在管理者身上,出在不真知兵、深知兵上。知兵之道,得其心也。想對官兵真知、知真,不讓他們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就必須跟官兵心靈相通、情感相投、生活相融,堅持做到日常生活和戰士侃在一起,軍事訓練和官兵摔在一起,周末休閑和大家玩在一起。如此,管理的溫度便會隨知兵度的提高而自然升高。

溫度來自同理心。1938年7月,與戀人王新蘭分別一年的蕭華到八路軍總部請示任務時,毛澤東發電報讓他等到隨後趕到的王新蘭後一起行動。感動不已的蕭華回電︰“國難時期,一切以民族和黨的利益為重,個人問題無須顧慮。”毛澤東以天下安危為己任,但也不忘關心前線將領的家事。正是這種推己及人、設身處地的同理心,才激發出眾志成城、丹心報國的奮斗能量。人心換人心,瑪瑙兌黃金。日常管理中,心里裝著官兵,能體諒官兵的感受,將心比心,換位思考、感同身受,這樣富有同理心的管理,才能讓官兵感到“心里暖暖的”。

溫度來自高效能。基層官兵反映,同一件事重復開會、反復填表,“最讓人不爽”。這也印證了心理學上的愉悅隨重復消減理論。當代管理大師邁克爾•波特在《管理就這麼簡單》一書中告誡,要讓一個單位強大,管理中更應多考慮“能否少做些什麼”。大道至簡。基層管理中,既講“以正確的方式做事”,更求“高效地做正確的事”。這樣的管理,順兵心、得兵心、暖兵心。

(作者單位︰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