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精干 更扁平 更靈活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蘭永明 曾祥賓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7-07 10:43

更精干 更扁平 更靈活

——透視現代軍隊組織形態演變趨勢

■蘭永明 曾祥賓

引 言

進入信息時代,信息取代能量成為戰爭制勝的主導因素,信息技術強大的感知力、聯通力,使信息優勢成為制勝現代戰爭的關鍵,加之迭代突破的智能技術的綜合作用,現代軍隊組織形態正發生著深刻變化。準確把握現代軍隊組織形態演變趨勢,對加快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

力量體系日趨一體聯合化

現代戰爭,信息技術的發展使各武器平台乃至各作戰要素得以聯成相互支撐的有機整體,敵對雙方不再是單一武器平台和單一軍兵種力量之間的較量,而是體系與體系的對抗,以平台為中心的作戰方式正在被以網絡為中心的作戰方式取代。為打造高度一體化的軍事力量體系,發達國家軍隊積極采取多方面措施,尤其重視持續改進聯合指揮體制。進入21世紀,聯合指揮體制發展呈現出以下新動向︰

聯合指揮體制向部隊層級拓展。針對特定任務需要,美軍開始組建部隊層級常設聯合指揮機構。其目的是,在遇有危機時,消除臨時組建聯合特遣部隊指揮機構進入情況不及時、聯合指揮能力不強等弊端。

重視建設可動態部署式聯合指揮機構。2013年,在北約的新指揮體制中發生了一個重大變化,設在荷蘭布林瑟姆和意大利那不勒斯的聯合司令部改為可部署式司令部。這意味著其行動將更加靈活,可根據任務需要隨時部署在戰區,指揮軍兵種力量遂行軍事行動。

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向跨域聯合型轉變。近年來,著眼增強跨域作戰指揮能力,應對“混合戰爭”挑戰,克服地區型、軍種型聯合作戰指揮機構難以從全域視角審視作戰行動的不足,美軍將航天司令部、網絡司令部升級為一級聯合司令部。2014年12月,俄國家防務指揮中心正式投入作戰值班,這標志著俄羅斯加強了對軍事組織和國家強力部門的跨域指揮、戰略指揮能力。

規模結構日趨精干高效化

信息技術的深入發展,使武器裝備作戰效能呈幾何量級增長,軍隊數量和質量與戰斗力之間的關系發生了深刻變化,質量開始佔據主導地位,數量優勢難以彌補質量短板,軍隊規模結構不斷向精干高效化發展。主要表現在五個方面︰

軍隊總規模逐步精簡。1990年,美軍現役總兵力為211.7萬人,到1994年底減為165.05萬人。2004年,美軍現役總兵力減至142.68萬人,至2014年又減至132.6萬人。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共接收原蘇軍282萬人的部隊,經過持續裁減,截至2012年,武裝力量員額裁減到100萬人,2017年進一步減至80萬人左右。

基本作戰單位小型化。21世紀初,美陸軍加快推進軍事轉型,將陸軍基本作戰單位由師改為旅,基本作戰單元由旅改為營,且各級部隊編制員額比轉型前明顯減少。

小部隊、高效能、大行動。2011年,美軍擊斃本•拉登的“海神之矛”行動,雖只出動了2架MH-60黑鷹直升機和24名海豹突擊隊員實施行動,但其背後是由偵察衛星、航母、遠程運輸機、支援直升機等力量構成的整體聯動系統,在傳感器直達射手的體系支撐下,由總統在華盛頓直接指揮,實時感知戰場態勢,動態調控作戰力量,高效達成作戰目標。

主戰武器平台減員增能。如,美軍新研制的福特級航空母艦與尼米茲級航空母艦相比,作戰性能明顯提高,但由于自動化程度更高,全艦成員從尼米茲級的5680人減少到4539人。

無人化系統佔比日益增多。近年來,無人機、無人潛航器、無人車輛智能自主化和戰技術水平大幅提升,使地面機器人、海上無人潛航器、空中無人機等越來越成為軍隊組成結構中的重要力量。俄羅斯2014年就明確在每個軍區組建獨立的軍用機器人連,預計到2025年機器人裝備將佔整個武器系統的30%以上。

指揮體制日趨扁平網絡化

信息時代,信息獲取快捷、信息處理迅速、指揮決策實時準確、指揮控制情報通信一體化等特性,使現代軍隊日益從以垂直指揮關系為主的縱長橫窄的“樹”狀結構,改變為橫寬縱短的扁平“網”狀結構。

縱向扁平。信息化指揮的實質是用信息流控制能量流和物質流。著眼信息快速流動,各國軍隊普遍采用扁平狀新型指揮體制。如,美陸軍持續減少集團軍數量,且讓部分集團軍部兼戰區陸軍司令部,軍、師平時不再直轄部隊,僅作為一級指揮機構,遂行任務時視情配屬部隊。2008年“新面貌”軍事改革,俄軍將指揮層級由“軍區—集團軍(軍)—師—團”四級調整為“戰役戰略司令部—戰役司令部—旅”三級。

橫向集成。如美軍為整合戰術層次的各種作戰力量,通過為各級部隊和各種作戰平台配備通信終端和系統軟件,利用各種衛星、無線寬帶、數據鏈開發構建了聯合戰術網絡系統,實現了各軍種指揮機構、作戰部隊、單兵以及武器平台之間實時的互聯互通互操作,建立了網絡一體、橫向集成的聯合指揮控制網絡。

分布聚合。近年來,美軍著眼未來強對抗環境提出分布式作戰概念,積極引入先進的信息化系統,開發更有彈性的指揮與控制方法,由集中指揮轉向分布式指揮與控制,意在建立一支更加形散神聚、分布控制的聯合部隊。目前,這一趨勢正由戰略級向戰役、戰術級延伸。如2019年1月,美陸軍正式成立情報、信息、網絡、電子戰和空間部隊,使該部隊具備執行多樣化任務的能力,並可有針對性地調整兵力部署,以消除聯合行動時因部隊分散而造成的不利影響。

新興領域作戰力量發展日趨加速

實踐表明,新興領域作戰力量突破,輕可逆轉態勢,重則鎖定勝局,日益成為現代戰爭的“破局利刃”乃至“定音之錘”。為此,世界軍事強國高度重視加快新興領域作戰力量的建設發展。

加快發展太空作戰力量。近年,美軍常態化組織“施里弗”“太空旗幟”“全球哨兵”等太空戰系列演習,積極開展X-37B空天機動飛行器試驗,2019年8月29日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這些表明,美軍太空力量正加速由信息支援向太空作戰方向發展。2015年8月,俄軍將空天防御兵並入空軍,組建新空天軍,開始向空天一體的方向轉變,邁上了空天一體攻防作戰的新階段。

加快發展網絡攻防作戰力量。美軍“震網”病毒對伊朗核設施的破壞、俄軍對格魯吉亞的網絡攻擊以及烏克蘭的大面積斷電等網絡攻防戰例表明,網絡空間已發展成為影響現代戰爭的“新領域”。為此,2017年8月,美軍將網絡司令部升級為一級聯合司令部。2018年9月,美軍網絡司令部下屬133支網絡任務部隊完成擴編,形成全面作戰能力,由建設轉向戰備,在網絡空間遂行軍事行動的主動性、進攻性明顯增強。

加快發展傳統領域高超聲速等新機理武器。高超聲速、高能激光等新機理武器,可極大地改變作戰方式、把控戰爭節奏,有助于在最短時間內用最小的代價解決戰略問題。在俄軍成功完成時速超過20馬赫的“先鋒”高超聲速導彈測試後,俄總統普京稱,“先鋒”高超聲速導彈試驗成功對俄軍隊、甚至整個國家來說都是一件大事。

部隊編成日趨模塊化多能化

模塊化編成,是信息時代軍隊一體化力量建設的必然要求,可以提高部隊靈活調整能力,能更好地適應多樣化作戰任務需要,有利于力量體系“一盤棋”設計。模塊化是現代軍隊一體化力量的基礎,多能化則是模塊化作戰功能的外在反映。當前,主要呈現出以下三個發展特點︰

標準化。編成結構標準化,是實現模塊化的一個重要基礎,使各級各類部隊成為戰場上可隨意調用的“預制件”,能夠根據不同任務進行靈活編組。比如,美軍對師以上司令部編制和旅以下戰斗部隊編制進行了標準化設計,支援部隊也基本采用模塊化的標準編制,這種編制形式有利于陸軍部隊的拆分重組。

多能化。現代戰爭中,傳統的大建制大規模合成部隊,難以應對信息化戰場快速機動、精確打擊、非線式作戰的挑戰。因此,發達國家軍隊注重將戰斗支援和戰斗勤務支援分隊直接編入作戰分隊,以提高部隊遂行多樣化任務的獨立作戰能力。

跨域聚合。適應現代戰爭進一步由陸海空傳統領域向空天、網絡、心理、電磁、認知等領域深入拓展,借助信息化、智能化技術日益增強的多域交聯、網絡一體功能,跨域聚合編成方式將日益成為一個新的發展方向。如2017年,美陸軍著手成立一支實驗性戰斗部隊——多域特遣部隊,加速推進多域作戰概念的測試和驗證,旨在將遠程精確火力與情報、網絡、電子戰和太空分隊結合起來,以支持或促成一種新的作戰方式。

有人/無人協同日趨成為一種重要編組形式

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使人與武器裝備有機融合成為現實。各類無人機、無人潛航器、無人艦艇,以及地面機器人加快發展,使有人/無人協同編組越來越成為重要發展方向。2011年美國國防部發布的無人系統綜合路線圖指出,有人/無人編隊將成為一種基本作戰模式。近年來,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開發的“忠誠僚機”項目,其目的是讓無人機在有人機之前,事先對空中威脅目標進行偵察預警,或者在有人機指揮下實施先敵攻擊。2015年12月,俄軍運用人/機器人混合戰斗編成,在敘利亞戰場分多路抵近並攻擊極端武裝分子,取得了近乎“零傷亡”的戰果。綜上可知,隨著協同通信、數據融合、決策輔助、信息分發、人機交互等關鍵技術的突破,將極大地提高人類與人工智能系統的雙向通信能力,人機協同甚至人機融合的能力將會有新的提升,從而創造出超越機器和人類個體智能的有人/無人密切協同的編組形式,並成為未來作戰的重要支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