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東北邊陲,探秘“血狼”勁旅的特戰女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周猛 陳利 劉建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2-02 15:02

狙擊手郭星

好一個快言快語的川妹子

“我這個人說話語速快,你要是記錄跟不上,可以錄音。”采訪還沒開始,郭星就讓記者眼前一亮︰快言快語、自信率真,一听就是可以聊出故事的兵。

“你最擅長什麼?”

“格斗、射擊。”

“真不敢相信,你看起來挺瘦小。”

“兩者之間有關系麼?”

記者說話冒昧,郭星答得嗆人,也由此開始了一段坦誠的交流。

郭星(左一)與戰友一起進行狙擊步槍射擊訓練。楊再新攝

郭星是個川妹子,成為特種兵之前,擔任“蘇寧團”團史館解說員。那一年,部隊整編調整,新組建的特戰旅在集團軍範圍內征召女兵,郭星沒和家人商量,就自主決定報了名。

話別老單位,團領導听說她選擇了特戰旅,開口鼓勵︰“好好干,特戰旅是個好單位。”沒曾想,正沉浸在離愁別緒里的郭星脫口而出︰“首長,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感覺你們不想留我呀。”一句話,鬧得團領導既有些尷尬,又對這個女兵多了幾分不舍。

來到特戰旅之後,郭星遇到的第一個挑戰就和槍有關——參加旅狙擊手集訓,備戰集團軍組織的比武考核。作為首批參訓女兵,郭星深感壓力山大,“要是集訓成績不理想,別人會說︰‘看吧,女兵就不適合這個訓練課目’。那樣的話,等于斷了女兵以後的參賽機會。”除了壓力,更讓郭星擔憂的是集訓規則的殘酷︰全程淘汰制,每次階段考核,5發子彈成績低于49環直接出局。

準備滑雪訓練的郭星。楊再新攝

“悲劇的是,越是怕啥越來啥,第一次考核我就打了48環,眼淚瞬間就流下來了。”郭星形容說,“就像你小時候,特別特別想要一個玩具,纏著大人買來之後,卻發現自己玩不好。氣自己不爭氣呀!”

怎麼辦?卷鋪蓋走人?郭星不甘心。為了能繼續參加集訓,郭星使出了女兵的專屬權利——哭。“一連3天,每當看到隊長組訓回來,我就跑到他面前,也不說話,就低頭哭。”被纏的沒辦法,集訓隊長只好答應讓郭星重回訓練場,可郭星心里清楚,“要是下次考核再不過關,就真的沒臉再賴著不走啦。”

留給郭星的“逆襲”時間只有5天。“每天3發訓練彈,別人都是一次性壓進彈夾,我每次只壓一發。心里還要不斷地告誡自己,這是最後一發彈,千萬不能隨意打出去。”那幾天,常常是第一發彈打出去時,剩下的兩發彈已經被郭星攥在手心捂得發熱。

對于每一發子彈,郭星都格外珍惜。楊再新攝

盡管自信射擊水平提高了很多,可真的再次走進考核場,郭星還是緊張的不行。“瞄了半天,都不敢扣扳機,生怕萬一擊發了又沒打準。”郭星記得,自己正在胡思亂想中,肩膀猛地一疼,隊長一荊條抽下來,沖著她吼︰“想啥玩意呢!快點把子彈打出去。”

“是隊長看出了我的緊張,抽一下幫我釋放壓力。”緩過勁來的郭星,終于發揮出平常的訓練水平,打進了及格線。“就是隊長下手太狠了,等到晚上洗澡的時候,我的肩膀上還留有一道紅腫的血痕。”郭星又扭頭看了看肩膀,轉而燦爛一笑,“不過,也真神奇,從那之後,槍械射擊我再沒緊張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