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美式軍援“拱火” 世界動蕩難安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瑞景 王毅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2-08-11 09:08

全球幾乎每一場局部戰爭,背後都有美國軍援的影子——

美式軍援“拱火” 世界動蕩難安

■李瑞景  王  毅

美國軍事援助物資抵達烏克蘭鮑里斯波爾機場。資料圖片

8月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布,美國將向烏克蘭再提供總價達5.5億美元的軍事援助。自俄烏沖突爆發以來,美國已向烏克蘭提供總計87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美國為烏克蘭持續提供軍事援助,旨在讓烏克蘭危機延續下去,最大程度服務其自身利益。顯然,軍事援助不僅成為美國持續“拱火”的工具,還是其維護霸權的一大幫手。

軍援體系由來已久

二戰後,美國政府將對外經濟援助與軍事援助的負責機構區分開來,初步建立起對外軍援的援助機制和實施程序。經過數十年的實踐,美國已建立起一整套軍援體系。

名目多樣的法規體系。1961年肯尼迪政府制定的《對外援助法案》是這套法規體系的核心,規定了美國對外援助的宗旨、目的和途徑等。此外,美國還出台一系列具體專項法規,以規範對外軍援的各項活動。例如,《武器出口控制法案》涉及對外軍售的授權審批、軍售條件等事項,以確保軍售項目與美對外政策和國家利益相一致。《軍品控制清單》則將各類武器進行劃分界定,意在便于軍售計劃的制定與管控等。

層級繁雜的管理體系。美國務院是主管部門,下轄的對外援助辦公室負責具體制定包括軍援在內的對外援助戰略,政治軍事事務局則負責管理援助資金;國防部是對外軍援主要實施者,下轄的防務安全合作局負責制定軍援計劃及監督工作,向盟友提供財政、技術支持,以及防務物資和訓練服務;各戰區及軍種在軍事援助中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其中戰區依據軍援項目內容,負責援助工作的具體實施和效果評估,而軍種則提供戰區在實施軍援過程中所需的各類資源;美國駐各國大使館下轄的安全合作辦公室,負責了解駐在國軍援需求,為美國軍援活動提供支持並進行監督和評估。

各式各樣的軍援手段。軍售是美國最常見的對外軍援手段,其苛刻的軍售條件確保每筆交易都符合其國家安全利益。軍事財政援助在美國對外軍援中佔據較大比重,援助款項並非直接打入受援國賬戶並任其支配,而是主要用于購買美式武器裝備和培訓等其他軍事服務。軍事培訓範圍很廣,所佔預算較低,但屬于長期戰略投資。據統計,以色列在美國對外軍援名單中長期“霸榜”。

意圖鞏固全球霸權

美國推行軍援絕非做慈善。美國通過對外輸出軍事援助,企圖進一步擴大同盟體系和影響力,建立和維護其全球霸權。

冷戰期間,在與蘇聯爭奪全球霸權的過程中,美國祭出軍事援助手段。為遏制圍堵社會主義陣營,美國首先在北約框架下,向西歐國家提供大量軍援,強化前沿對抗硬實力。肯尼迪上台後,在“和平戰略”掩護下,美國加強對第三世界國家的軍援,以同蘇聯在亞非拉地區展開地緣爭奪。1963年,受美國軍援國家和地區數量由1952年的28個增至72個。期間,美國尊奉“實用主義”,對受援國的選擇不再受盟友關系及政體類別的限制,而更強調受援國的地緣戰略價值。例如,實行君主體制的伊朗巴列維王朝就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點軍援對象。上世紀80年代後,美國提出進一步圍堵蘇聯的“新遏制戰略”,對外軍援範圍再次擴大,至1988年已達102個。

後冷戰時代,美國肆意擴大軍事援助的對象,意圖鞏固其全球霸主地位。冷戰結束後,老布什政府奉行“超越遏制戰略”,出台《支持東歐民主法案》,將軍援延伸至劇變後的東歐新生政權,積極收割冷戰成果。“9•11”事件後,美國認定恐怖主義為首要安全威脅。為打贏全球反恐戰爭,美國再次擴大軍援範圍和金額,將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及非洲等反恐戰爭前沿國家和地區列為主要軍援對象。美國軍援金額也從2001年的46.4億美元猛增至2008年的164.7億美元。奧巴馬上台後,美國家安全戰略重心從反恐轉向大國競爭,特別是“亞太再平衡”戰略出台後,美國對亞太地區國家的軍援呈上升趨勢。當前,在“印太戰略”指導下,美國以軍援為手段,加快在印太地區落子布局,建立排他“小圈子”,挑動陣營對抗。

操縱不成反受其累

軍援對美國是一把“雙刃劍”,在獲取安全利益的同時,也會對其自身產生反噬作用。

苛刻的條件往往造成美國與受援國之間的矛盾。美國軍援通常都附加有苛刻的條件,以最大限度確保美國利益。然而,受援國一方面確實需要美國軍援以獲取短期直接安全利益,但另一方面又十分擔心軍援中的附加條款粗暴干涉其內政,從而導致對美國心生不滿。同時,長期的軍援關系也導致受援國在安全上嚴重依賴美國,從而形成兩國間的不平等安全關系。不滿情緒與不平等關系的長期發酵,為美國與受援國關系埋下隱患。如,2003 年,哥倫比亞、南非、保加利亞等35個國家因拒絕給予美公民免受國際刑事法院起訴的“豁免權”,導致美國宣布終止當年對這些受援國共計4760萬美元的軍援。

美國還時常深陷把軍援交給“未來敵人”的窘境。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在阿富汗戰爭時期對塔利班的軍援,客觀上也相當于培養了美軍在阿富汗的“掘墓人”。特別是美國的軍援經常被輸送到戰亂或存在戰爭風險的地區,而大量武器裝備的流入又加劇該地區的緊張局勢,從而擴大戰亂風險。受援國一旦政權垮台,新政權往往自帶“反美基因”,利用美國提供的各類軍援進行反美活動,著實讓美國“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如美國曾大規模軍援伊朗巴列維王朝,霍梅尼政權推翻巴列維後,就用美國當年軍援的武器來對抗美國。

美國軍援不僅反噬自身,也經常將戰亂和動蕩帶到世界各地。今天發生在全球的幾乎每一場局部戰爭,背後都有美國軍援的影子。而且,美國援助的武器可能會通過黑市流入恐怖組織手中,增加全球恐怖主義風險。可以說,美國軍援就是世界各地動蕩的“幕後黑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